废话多

总会HE的~不要急~

【09】别动我的手办小心赔得倾家荡产

【08】←上回


【09】

“你不是王俊凯!你是谁?”

对面的人先听到这个名字似乎陷入了思考之中,但似乎只有一瞬间,接着他又笑了起来:“将死之人,不需要知道这么多。”

“我是王源啊,王源!王俊凯你不记得我了吗?!”

王俊凯听到他的话,嘴里喃喃地重复了两遍他的名字,脸上出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表情,手里的剑随着表情的变化颤抖了下。

但他很快就恢复了原来的表情,用颇有些气急败坏地声音说道:“少废话!“手里的剑又向前几分,贴上了王源的皮肤。

王源捕捉到了他那一丝短暂的表情,突然就不觉得害怕了,此刻他只想搞清楚,这到底是鸠占鹊巢还是人格分裂。

他把身子向前倾,急切地用手一把抓住了剑身。

剑刃锋利,瞬间就隔开了他手掌的肌肤,混着剑上的血迹一滴一滴的落下。

王源此刻已经无暇顾及这一切,他有些声嘶力竭地喊道:“你记得我的对不对!我是王源!你醒醒啊! ”

王俊凯看着他的剑上属于王源的血迹,原本邪气的面孔竟然变得惊慌起来。

“放手!”他一边说一边想把自己的剑收回去,但刚刚动了一下,王源的血流得更加厉害,他忍不住发出了“嘶”的一声。

这一声仿佛触动了什么开关一般,王俊凯突然痛呼一声,用手另一只手迅速捂住左眼,整个身体微微佝偻,剧烈颤抖着。

王源看他这样,顾不得自己的还在流血的手掌,往前爬了几步连声问道:“你怎么了! ”

 

过了一会,王俊凯缓缓把手拿下来。只见他原本血红的左眼此时开始慢慢地褪去颜色,逐渐恢复了一片清明。

他抬头看到王源的一刹那,手里的剑“啪”的落地,双膝仿佛失去力气一般,蓦地跪倒在地。

“王源……王源……我……找了你好久,怎么都找不到……”

他双手像寻找一个支撑点一般,牢牢地抓住王源的肩膀,眼睛就像以前一般,认真而专注地看着他,眼中充满着无助和痛苦,王源被看得心里一阵难过。

他把自己尚在流血的手在衣服上擦了擦,然后轻轻抬起,在手办精的背上一下一下安抚地拍着:“好了好了……你看我就在这里啊,我们说好会再见的。”

王俊凯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拼命地摇头:“我不想这样的,我……我控制不了自己,王源我根本不想这样做……”

雨大傻逼!

王源对大雨依旧残存的那一点好感此刻都因为手办精红红的眼眶而消失。

他心里默默地骂了一句,刚想再安慰两句,谁知道王俊凯突然一把把他推远!

“……怎么了?”王源向后倒在地上,一脸诧异地看向他。

“不行……你,你快走!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变成那个样子,别留在这!快走!”

王俊凯见王源还愣着不动,于是自己开始向后退去,他看向王源的目光里都是煎熬,可是却依旧义无反顾地往更远的地方退去。

他一边退一边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剑,然后慢慢颤抖着放在颈边。

王源一看顿时炸了,他踉跄着跑过去,抓住王俊凯的手一边冲他吼道:“你疯了!这不是你的错!”

“不……来不及了,都没用了,我犯下如此滔天罪行,已经不配活着了……”

王源夺下他的剑丢在地上:“你在被人操控你知道吗?所有的一切你的同门、师父还有你身边的一切,都是被人控制着的啊!”

“控制,何谓控制?”

“他们……他们都不是真的,不,他们对于你来说是真的,但是…但是……”

王源说道一半,自己也开始产生了怀疑。

对于不同的世界来说,究竟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他陷入了一种困境中,一时吞吞吐吐起来。

王俊凯看他这样,突然地就笑了,那是一种释怀的笑,带有几丝失落的意味,过了半响,他说:“你终究还是不愿意告诉我。”

王源一听急了:“不是!这个情况很复杂,等我们到安全的地方再说!我们先走好不好……”

那种灼烧感始终没有减退,反而更加热烈起来。

他低下头,看到火势已经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火舌卷着他的衣裤缓缓向上爬。

王源刚想俯身拍掉,就听见前方传来一声轻笑。

他保持着弯腰的动作,艰难的转过身。接着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了出去。

只那一声他就知道:黑化手办精出现了。

身后的传来他带有一丝慵懒的声音:“哦?你是觉得在我身边,不安全吗?”

这他妈不废话吗,谁刚刚用剑指着我的?

王源边跑,心里边骂道。

“又跑?我找了你这么久,结果你还是见到我就跑。你要怎么样才能听话的留在我身边呢?嗯?”

王源一阵头皮发麻,那声音就仿佛跟在自己身边一样,不远不近。自己就像猎物一样四下逃窜,却也没有一线生机。

“既然你不说话,那我就,不客气了。”

一阵疾风略过,王源感觉自己被拎着衣服提到了半空中,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又背朝地重重地被摔在了地上。

王源觉得五脏六腑都剧烈疼痛这,他躺在地上一时动弹不得,只得拼命的喘息着。

随后他感觉一阵阴影笼罩着他,睁开眼就是王俊凯那张带着血红眼眸的脸,此刻他的表情充满了探究的意味,正把他压在身下。

王源还没来得说什么,手办精冰凉的手便慢慢地抚上他的脸,从眼睛到鼻子再到嘴唇,一点点细细的描摹着。

明明是如此温柔的动作,可在这样冰冷的体温和诡异的气氛,让王源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

他感觉那双手逐渐向下,来到了他的脖颈,先是轻柔地搭在上面,随后渐渐收紧。

他感觉到这种力度并不是在开玩笑。生命收到威胁的恐惧感让他疯狂地挣扎起来,手脚并用地想挣脱开压着他的人。

“不……放手……你……”王源拼命地扣着紧紧箍着自己手,但是却丝毫不起作用。他只来得及发出几个单音就再也发不出声。

力度还在加大,王源感觉自己大脑一片空白,重度缺氧导致他也看不清眼前人的表情,思绪开始模糊起来。

仿佛溺水一般的感觉围绕着他,他的手脚渐渐失了力气,放弃了反抗,无力地搭在一边。

就要死了吗?

王源很不甘心,还没看到小说大结局,还没通关那个一直在玩的游戏,甚至还没好好告诉手办精关于他的一切,还没能改变着该死的剧情……

不行!不能就这么结束!

王源原本放弃的手又重新抬起,再次挣扎起来。

黑化手办精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切,自言自语地说道:“哦?还有力气挣扎啊?真不一般呢!”

突然,王源的胸前出现了一道若隐若现的光。

王俊凯好奇地看过去,发现光源是一只青鸟的挂饰。

那光线越来越强,竟然刺激的自己睁不开眼。

他感觉自己的眼睛正在被光一点点地腐蚀,剧痛使他不得不松开钳制王源的手,狼狈地捂住自己的眼睛。

 

有一片柔和的光缓缓洒下来,王源感觉困扰着自己的灼烧感正在一点点退去。身体仿佛被凉爽而温柔的水包围着,轻盈地四处飘荡。

这就是天堂的感觉?

王源不禁开始胡思乱想,这天堂原来是水做的啊,感觉未免有些太过真实了。

他飘飘忽忽的,仿佛听到头顶传来欢快的水声,像隔着一层棉花一般听不真切。

难得来一趟,总要留点纪念吧。

王源乐观地想着,于是他努力地睁开眼,想一睹天堂真面目,顺便想大口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

但是,在开口的一瞬间,他就货真价实地喝了满满一口水!

水顺着鼻腔猛地冲了进来,他挣扎着睁开眼,眼前的景象让他发现了一件事。

他真的在水里。

王源拼命向头顶的光源游去,水声渐渐变大,他刚刚露了个头,便被汹涌而至的水流咋个措手不及!

王源连忙向后游开,抬头一看,头顶竟是一条水流湍急的大瀑布!

 

终于能够喘息的王源不停地咳嗽着,呛水的感觉使他的鼻腔连着胸腔都泛着疼痛,但是这一切没有重新呼吸到新鲜空气、发现自己还活着的喜悦来的激烈。

王源渐渐平复了呼吸,向后游了几米想看看这瀑布到底又多高。。

谁知,刚刚移动了一下,他就感觉自己的后背撞到了一个物体。

他回过身来,终于骂出了那句自己经历了这么多都没骂出的话:

我X!

王源撞到的,是一具头朝下漂浮在水面上的尸体!

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种东西,王源可没什么探究的心情。他转过身环顾四周,想找到岸边迅速上岸。

就在他刚游没两步的时候,一只手忽然搭上了他的肩膀。王源余光看到,那手的主人竟然就是那“尸体”。

我XXXXX!

王源疯了一样向岸上游去,边游边试图摆脱身后的“尸体”。但是那手却像生了根似的牢牢地抓住王源的肩膀不放。

王源像装了马达一样飞快地动着手脚,但是由于身后还拖了一个人,怎么样都又不快。

终于快到岸边时,他手脚并用地爬上岸,浑身脱力的感觉让他无法再移动一步,只得一趴着的姿势,艰难的回头看向被自己拖到岸边的“尸体”。

就在他还没看清那到底是什么样的“尸体”时,头上突然遭受一击重击。

王源留在脑中最后的意识是:

下次一定要多买几份保险。

 

--------------------------------------------------------------------------

白手办精(拔剑):去你妈的!源源的小脸我还没摸过!你凭什么摸!

黑手办精(搓火球):哦?还不是因为你怂╮(╯_╰)╭


下回→【10】

第一回【01】

评论(10)
热度(126)

© 废话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