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多

总会HE的~不要急~

【08】别动我的手办小心赔的倾家荡产

【07】 ←上回书说道:

手办精的命运眼看药丸,小源要怎么办呢?


【08】

如果是以前,王源看到这样的情节发展,只会略微遗憾地感叹一句:主角的路挡不起啊。

可如今,他已经无法把它当做一个普通的情节看待。

这个书中的少年曾经那样鲜活地站在他的面前,他会生气、会紧张、会害羞、还会奋不顾身地去保护同伴。

那绝不只是一个角色。

无力感一点点袭击着王源,他看着显示屏,把网页一遍遍刷新,可是情节并没有发生一点点转变。

“不是的,王俊凯不是这样的人。他那么尊师重道,道服就算不穿都要每天都洗一遍,他怎么可能会背叛师门,他……”

王源颤抖着在评论区打下自己的心里的话,可是发送的一瞬间就淹没在众多同类型的评论中。

如今他也只是这庞大粉丝群体中的一名,左右不了任何事的,一名无用的读者而已。

 

王源自暴自弃地关上电脑,趴在桌上看摆在前面的手办。

手办也静静的回看他,王源叹了口气,凑上去吹了吹落在上面的灰尘。

就在那一瞬间,突然一道红光闪过眼前。王源愣了一下,然后抬头环顾,没有发现任何红色的东西。

他正想着自己怎么眼花了,不经意低头,却被看到的吓了个激灵。

刚刚还没有任何异样的手办,此刻左眼竟成了血红色。

那红鲜艳欲滴,只隐隐约约看到一个黑色的瞳孔。眼眶里仿佛盛着血泪,下一秒就要溢出。

手办原本俊朗清秀的少年面孔,此时变得妖娆而诡异。

王源直直地与手办对视了片刻,感觉自己后背仿佛袭来一阵凉意,竟然一动也动不得。

直到室友小D地一声呼喊才让王源从这种状态中回过神来:

“王源,你中午吃什么啊?”

“不、不知道……那个小D,我不在的时候有没有人,动过我的手办?”

小D翻着手机的外卖软件心不在焉地答道:“没啊……你那手办那么宝贝谁敢动啊……唉,要不然我还吃炒饭吧都吃了三天了……”

王源又使劲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向手办。

那鲜红的眼眸依旧注视着他。

王源被这种目光看得一阵紧张,他下意识地将手指伸向手办的眼睛想把它遮住。谁知在碰到的前一秒,手办突然毫无征兆的向后倒去,碰倒了原本放的好好的水杯,引起一连串连锁反应。

王源惊呼一声开始抢救被水淹没的书,他拿起来用纸巾吸着书本表面的水,才发现这原来是《清风渡河山》的第一部。王源总是习惯性的把它放在目所能及的地方,虽然已经不怎么会翻了。

他仔细地擦拭着封面,其实这本书已经不新了,边边角角有着些许的破损,还是很多年前的第一版。

他翻开封面,后面印着作者简介。只有寥寥的几个字:大雨依旧,作家,喜独,喜雨。

王源皱起眉头,大雨依旧出了名的冷淡。网站微博也从来不回复,签售活动从未出席。

如今仅凭这一点信息,那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找到这个人,而自己这些天来的诸多疑问,除了他又有谁能解答呢?

余光不经意间看到书脊一行小字——“成华出版社”。

王源一拍脑袋:最简单途径,不就是找出版社吗?

 

王源专业课成绩一直不错,老师印象也很好。只是对于王源突然想去出版社实习这个事,感到微微有些诧异。王源倒也不避讳,拐弯抹角地说了自己其实想去结识一些著名作者。

老师点点头,夸到:“小伙子有上进心就是好的啊。”

于是一个星期后,王源站在了出版社门口。

可能是因为出版社太久没有新鲜血液了,编辑姐姐阿姨们对这个新来的小朋友都挺热情的。在王源“不经意”提到喜欢的作品时,一位编辑姐姐主动说:“诶大雨依旧吗,他稿子之前我负责过,最近准备再版,过两天还要去找他讨论下相关事宜呢。”

王源眼睛一亮:“真的吗?那我……”

编辑姐姐大手一挥,把一摞材料丢到王源手上:“看你表现咯。”

结果等王源独自一人按响雨大家门铃的时候,他还有着一种不真实感。前一天编辑姐姐突然说自己病假来不了,嘱咐他务必要把合同交给雨大。

还重点强调了一句:不要多说话。

自己看了雨大的作品多年,他的遣词造句,表达方式早就印在了自己的脑海里。可是,在现实生活中,自己对这个人几乎一无所知。如今就要见面,王源觉得自己应该是激动的。

可是最近林林总总的事情加起来,导致他内心除了激动外,更多的是忐忑和探求。

王源拽了拽身后的背包,里面不仅有编辑姐姐再三交代的重要的合同,还有他自己一直以来内心的疑问:

他把王俊凯手办也一并带了过来。

 

门铃响了三声,无人应答。

王源又按一遍,这次等了很久,直到他以为不会有人应答了,准备给编辑姐姐打电话的时候,门口的通话灯突然亮了起来。王源一看连忙说:“您好我是出版社编辑,之前和您约好的,今天来给您合同。请问您方便吗?”

回答他的是一片沉默,和门锁“咔哒”一声开启的声音。

王源看着门微微开启的缝隙楞了一下,他想出声再次确认一下,又想到编辑姐姐叮嘱的话,默默地开门走了进去。

进屋之后他就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屋里很黑,明明是大白天却拉着厚重的遮光窗帘,只从靠近地面的位置微微透出一丝丝光线。

王源从明亮的地方一下子进来,一时间什么也看不清。他靠着微弱的光线分辨出应该是客厅玄关,视线可及之处没有任何人。

他摸索着前进,此刻也顾不得什么礼仪问题,出声问道:“请问大雨前辈在吗?我是新来的编辑王源。您在哪里?”

依旧无人应答。

照理来说,看到这样的情况,王源应该立刻转身就离开,可是他心里的疑问仿佛推动着他继续前进,不找到答案誓不罢休。

他又朗声问了几句,一边摸索着走到了窗户边,准备先把窗帘拉开。

窗边桌子上放着一台电脑,已经不新了,显示器甚至还是很久之前,屏幕还略带弯曲的款式。

屏幕闪烁着灰白色的光芒,在黑暗的空间里就像一座灯塔一样,指明了方向。

王源感觉自己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牵引着一般,一步步向电脑走去,控制不住地看向屏幕。

屏幕上看起来就是普通的文档页面,但好像又不太一样。

但是王源并没有关注这个,他的全部注意都被文档上的文字吸引了。

虽然这段文字没有写任何标题,但是王源一眼就看出,这就是下一章更新的内容。

原本应该被埋伏好的人一举拿下的王俊凯突然极端黑化,以一己之力几乎摧毁门派众人布下的天罗地网,继而大开杀戒。

王源看得浑身发抖,嘴里喃喃道:“这不可能……他不会……”

他看得非常专注,直到身后传来近在咫尺的脚步声,王源才突然回过神来。

可是就在他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背后被人猛地一推,他整个人向屏幕前扑去。

一道猛烈的白光刺入双眼,他惊呼一声用手捂住,继而感觉自己整个脑袋都开始剧烈疼痛,陷入了无法思考的空白。

最后耳畔只余下一声苍老又沉重的叹息:

“既然不愿意,那你就自己来改变吧。”

 

热,火烧一般的灼烧感包裹着他的身体。

王源缓缓睁眼,发出几声细微的呻吟。自己仿佛身处熔炉之中,视线所及之处都是触目的鲜红。

是火,还有血。

他试图让自己清醒,可是强烈的痛感一分不停地袭击着他,只能不断地挣扎,却不知该怎样缓解。

耳畔是痛苦的哀嚎夹杂着惊恐的尖叫,还有肉体被刺穿时发出的鲜血飞溅的声音。

王源强迫自己睁开眼,却一眼看到那个站立在熊熊烈火中间的人,几乎立刻就认了出来。

“王俊凯!我在……”脱口而出的话却在看清他之后被生生咽了回去。

挺拔修长的背影如今又高了些许,肩膀不再似曾经瘦弱的模样,变得宽阔沉稳。

可他一身青衣却被鲜血染得几近全红。

右手上的那把,曾经每天都要擦拭的一尘不染的青剑,此刻却早已看不出样貌,鲜血从上面成股成股的流下。

火势在继续蔓延,王源觉得自己每一次呼吸都带着刺痛的感觉。但是他不敢动,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前方那个人屹立着,火焰在他的脚下匍匐,仿佛怯懦一般的不敢近身。

浴火中的背影带着一种残暴的气息,这种气息让王源重逢的喜悦消失殆尽。

因为他想起来这是什么地方,是刚刚自己看到的、故事里的苍羽山。

 

突然,前方原本站定的人身形微动,一点点朝着王源的方向转了过来。

王源屏住呼吸,看着远处的那个人,那张熟悉的脸慢慢地出现在自己的视野。

看清他样貌的一刻,王源倒吸一口凉气,全身颤抖起来。

少年眉目长开些许,英俊依旧。

可他的左眼,却是一潭血红。

王俊凯的视线缓缓落在王源身上,打量了一会,然后把头向一边歪去,表情似乎是有点疑惑,嘴里喃喃自语到:“竟然还剩一个。”

接着他把头又回正,嘴角扬起了一个诡异的弧度,跨过尸骸,踏着火焰,一步一步地向王源走来。

青剑在地上划过,留下一条蜿蜒的血线。

王源此刻顾不得浑身的剧痛,手脚并用,狼狈地向后退去。

眼前的这个人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手办精,他充满了危险和杀戮的气息,这种认知让王源想要逃开。

可是他越是觉得恐惧,手脚就越是不听使唤,全身的力气似乎都已用尽却也没能爬出几步。

王俊凯一点点的逼近,嘴角还挂着一丝笑意。他局高临下地看着不断向后躲避的王源,眼神中还有几分戏虐。

离王源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他把剑提起来。

一阵腥风过后,那柄剑第二次抵在了王源的咽喉。


【09】

--------------------------------------------------------------------------------

上周考试啥的就没更,我错了_(:з」∠)_

中二黑化手办精可还喜欢~

评论(10)
热度(100)

© 废话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