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多

总会HE的~不要急~

【07】别动我的手办小心赔的倾家荡产

【06】←上回书说到:

主人公刚与手办精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却为了不让手办精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被他在排练场地抓了个正着然后——


【07】

“什么清风什么河山啊,你快点回宿舍去,我马上就结束了……”

“王源,为什么这些人会对我的世界那么了解,甚至连穿着都一模一样……”王俊凯看着台上形形色色的人物,眉头紧皱,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是他不能认知的。

王源抓抓头发,正在绞尽脑汁地想该回答什么,这时候排练的人也差不多准备开始了,扯着嗓子喊他快点过来。

王源像是被解救了一样,他回身应了一声,然后对手办精挥挥手:“我还有点事……这样,你先回去,我回去再和你说。”

王俊凯并没有听他的话,他有些急切地上前一步,拉住王源又接着说:“我一直相信你告诉我的,这个世界和我的不一样。只是这些时日过去,你还是不愿意告诉我一切。”

他的表情像是又恢复了刚见面时那样,好看的眉蹙在一起,有些生气又带了点疏离。王源看着他一时不知该怎么办。

那边的人又催促了一下,王源下意识地甩开了王俊凯拉着自己的手,一边向后退一边给王俊凯比口型“回去”,说完转身向场地跑去。

 

后来王源一直在想,如果他知道后来发生的事,他当时是死也不会甩开手办精的手的。


就他跑开没两步的时候,王源头顶上方原本好好挂着的铁质道具,突然毫无征兆的直直掉下来!

王源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一道身影就向自己扑来。他感觉到自己不受控制的向后倒去,后脑被一只手护住,背部“哐”的撞上了地板,紧接着巨大的压迫感降临在了他的身上。

他听到身上人的一声闷哼之后,便失去了知觉。

 

再睁开眼时,是熟悉的寝室天花板,墙上那张被撕掉过一个角的海报好好的贴着,装了空调后就没开过的风扇上挂着几道隐约的蜘蛛网。

一切好像都是一如平常。

王源感觉自己睡了很长的一觉,后背有点隐隐作痛,头脑也不是那么清醒。

他坐起身,床铺发出微微声响,床帘外突然传来室友小D的声音:“王源你醒了啊,没事吧?”

王源揉揉额头,问道:“我怎么了吗?”

小D有点吃惊地说:“你排练时候昏倒了,你不记得了?昨天晚上还是他们七手八脚把你抬回来的……”

王源听到这里,昨晚的一切都重新冲进脑海。他浑身一震,接着也不顾全身疼痛猛地跳下床,急迫地抓了小D问:“王俊凯呢?”

小D脸上写满了问号:“啥……王俊凯是谁?”

王源想确实没和小D说过王俊凯,于是换了个说法:“还有一个男生,昨天是他救的我!他在医院吗?昨天送我的人有说把他送去哪里了吗?”

小D更加奇怪:“昨天他们就说你排练时候突然昏过去了,然后大家一起把你送去医务室,说没什么事就送回来了……什么救你的男生?”

王源愣住了,他重复了一遍小D的话:“我自己昏倒的?我明明是被道具给砸的,他们为什么要隐瞒这个?”

小D听了也愤怒了起来,他拿出手机直接给那边打了电话接通了之后怒气冲冲地问道:“你们怎么回事,我兄弟被砸伤怎么不说啊?”

对面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小D眼神开始变的奇怪起来,他抬头看看王源,轻声说:“他们说根本没有?要不然王源你和他们说吧。”说着把话筒递了过来。

王源接过电话直接劈头盖脸地问起来:“我昨天被道具砸的时候,救我的那个男生呢?你们把他送哪里了?”

对方的反应却好像根本不知道这件事一样,他略带歉意地说:“你是不是还有哪里不舒服?昨天我们真的很抱歉没有注意到你,因为你一直都是一个人站在后排位置,所以你昏过去的时候我们才发现你原来不舒服,真的不好意思……”

王源听完连声问了好几句什么,但是他无论怎么追问王俊凯的下落对方都仿佛根本这件事没发生过一般,王源到最后甚至要直接对着电话吼起来,弄得小D也一直在拍他别动气。

对面接电话的人被王源的问题搞得莫名其妙,只能翻来覆去地回答那几句话。

直到王源说到关于掉下来的那块道具铁板的时候,对方竟然噗的一声笑了出来说:“你说那个道具?它怎么可能会砸坏人呢?那就是一块打印出来的泡沫板啊,根本不是铁的。”

王源听完张着嘴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突然开始头疼,揉着太阳穴安静了好一会,想把脑海里乱七八糟的画面整理清楚。

昨天晚上,他跑去排练,手办精突然来找他,他让手办精自己回去,手办精不愿意,王源甩开他的手,然后……

一幕幕都清晰地回放在眼前,身上被压制住的窒息感仿佛还在,对方为什么就不认呢?

就在王源又想开口的时候,电话里的男生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说:“对了对了,昨天你昏倒的时候怀里还有个手办,我们帮你一起拿回来了,就放你包里了。”

王源听到这话手一抖,差点握不住手机,小D眼疾手快地把自己手机接过来。王源转身就开始找包,找到之后想拉开拉链竟然几次不成功。

终于拉开后,一只手办静静躺在那里。

王源呆呆地看着手办,一动不动。直到小D拍拍他肩膀问他有没有事,他才回过神来,把手办从包里拿出来攥在手里,然后跑出了寝室。

 

一路跑到了体育馆,王源没有休息,又噔噔噔跑上二楼,来到击剑训练场门口,那个几乎每天都趴着看王俊凯的窗前。

他撑着膝盖喘气,还没等抬头,一个熟悉的声音的就响了起来:

“这位同学你没事吧?是不是不舒服啊。”

王源听完缓缓直起身,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来人:“程宇森,你叫我什么?”

程宇森听了神色疑惑了一秒,又舒展开:“原来我的名声已经这么响了啊!同学你是不是慕名而来的?我们击剑社啊……”

“……什么?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昨天还带着王俊凯来找你啊!”王源指着自己,声音带着微不可查的颤抖。

程宇森被问的莫名其妙:“你昨天怎么可能见过我,我昨天在寝室打了一天的游戏啊!”

“你真的……从来没有见过我?”

王源看到程宇森点点头,然后又说了些什么,但是他已经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了。

他微微低头说了句对不起,然后在程宇森奇怪的目光中转身离开。

 

中午阳光很好,刚刚下课,到处都是三三两两的学生,相携着向食堂走去。

王源也跟着人流走进食堂,他下意识走到第二个窗口说道:“两碗酸辣粉。”然后愣了一下又纠正道,“不好意思,一碗就够了。”

他端了碗,找到了个位置。把手办放在前面看着,半天也没有动筷子。过了一会,他把碗向前推了一推,推到手办前面,然后笑了笑说:“你看,这你最喜欢的,今天抢到了,你再不吃我就吃了啊。”

手办精还是维持着那个举剑的姿势,毫无变化。

王源收起笑脸,他叹了口气,举起筷子一口一口极慢地吃了起来,直到吃到嘴边一圈都红红的时候,才停下来,对着手办默默说:“……其实一点都不好吃,重庆的才叫好吃。你要是待的再久一点,我就带你去我的家乡了……”

还没说完,突然有人出声叫他。王源抬头一看是话剧社的学长,学长看着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走到他身边关切的问:“王源怎么一个人吃饭啊?”

王源笑笑:“没什么,他们都有事。”

学长推推眼镜,又探究地问了一句:“是不是这两天帮忙整理寝室太累了?”

王源听了这话眼睛猛地瞪大:“你说的寝室,是你的寝室吗?!”

学长点点头:“是啊……当然是我那个……”

“所以学长,我是问你借过寝室对吗?你记得这件事吗?”

“我当然记得,也就是半个月前的事啊!”学长笑了笑,仿佛王源在问一个很没水准的问题。

王源内心咚咚咚跳个不停,然而学长的下半句话让他好不容易燃起希望又消失了个精光:

“你当时说要整理道具嘛,就把钥匙给你了。”

学长看到王源的表情一瞬间陷入冰点,紧张地问道:“怎么了?是不是任务太重了?没关系的你不想整理就放那里……”

王源摇摇头,起身端起餐盘带上手办,和学长简单说了两句,就道别离开了。

 

回到寝室,桌子上放着一把钥匙,王源认得那就是学长寝室的钥匙。

他打开衣柜,把手办放进盒子里,关上门心里默数三秒又再度打开。

手办依旧还是手办,并没有变回那个清隽的少年,一切都真实的让人遗憾。

王源盯着手办看了许久,接着拿上钥匙出了门。


学长的寝室里一切样子和王源记忆中的没有太大不同,只是所有隶属于王俊凯的物件没有一个剩下。

王源记得自己乱拿的那个刷牙杯,上面有个丑丑的小人,王俊凯还皱眉嫌弃了很久。

此刻杯子和他主人一样消失的一干二净。

王源此刻终于开始在内心承认:那个活生生的王俊凯是真的彻底消失在他的生活中了。

他搬了把椅子坐在阳台,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人,想起曾经就是在这里,他答应过帮手办精找回家的路。

可是他终究什么都没有做,甚至都没有告诉他以后要面对的种种坎坷和危险。他总觉得还有大把的时间,其实只有那么一点。

而仅存的那么一点,可能还是他亲手结束的。

这个世界终于重回正轨,抹掉了和王俊凯有关的一切,却让他如此清晰地记得,仿佛这个人只在他的意识里存在过。

王源想:可能很多年以后,我也会觉得这只是自己的某个幻想吧。

或许这真的就是我的一个幻想?

 

可能是阳台朝南的缘故,阳光好的可怕,王源感觉眼睛微微发酸。

他吸吸鼻子,把手伸进衣兜想找张纸巾出来,却意外地摸到一个小小硬硬的物体。

他拿出来对着光一看,刚刚看清是什么,原本只是酸涩的眼睛却蓦地模糊成了一片。

王源用手背抵住眼睛,脑海中响起手办精说过的那些话:

“在下苍羽山灵洄峰弟子,王俊凯。”

“这个是下山游历时捡到的,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儿,要是不喜欢丢掉也好。”

“下次切勿如此莽撞,刀剑无眼,万一伤及性命……”

“我就在这里等你,哪里也不去。”

“回去了,也会再见的。”

 

王源把那只氧化了的青色小鸟紧紧握在掌心里,笑了笑说道:

“对啊手办精,说好的啊,还会再见的。”

 

王源又回归了原本正常的生活,就像以前一样平静简单。

王源去了击剑社,跟程宇森成了朋友,偶尔会去练习一下;cos演出完美结束,主办因为王源身体缘故有些不好意思,主动加了些工钱给他;客服554出现了但是他根本不记得有和王源说过什么……

过去的那半个月的时光,就此消失了。

那个手办被王源放在了桌子上,不管是学习还是用电脑,只要略微抬头就能看到手办一脸正气的对着自己舞剑。

每次回寝室的时候,王源总会闭上眼睛,想着开门后是不是会从黑暗中冲出来一个少年,用剑指着自己说:“你是谁!”

可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生活好像本就如此,就连王源也几乎这样接受了。

几乎是。

因为他突然发现了一件事——

《清风渡河山》确实停止了更新,至今也没有恢复。

这是在那半个月发生的相关事件中唯一留下来的一个,王源不得不重新思考起,曾经他就怀疑过的事情:手办精和停更之间是否存在联系。

停更之前的章节全部被雨大锁定不能看,但是托热心网友的福还是有很多途径可以看到。王源认认真真地从停更前往回看起来,同时还看了很多同好的分析,关于剧情走向,关于角色性格。他甚至还在想去拜托出版社朋友找一下雨大的联系方式给自己,想和他认真探讨一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而就在王源还没想出个所以然的时候,《清风渡河山》竟然恢复了更新,并迅速更了两章内容,一时间在网上引起了粉丝的爆炸性讨论。

这其实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作者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停更、拖更都是正常情况。雨大虽然拖,但是一天更两章也不是什么闻所未闻的事。

但真正引起这次讨论的,是恢复更新的两章内容。

王源点开更新,慢慢一行一行看下去。看着看着,他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一直到全部内容看完,他也没能从震惊状态中出来。

原本和主角没有太多恩怨的小反派王俊凯,在这两章内容中突然极端黑化,企图制主角和整个门派于死地。主角却早已发现,于是联合众人守株待兔,只等王俊凯落网。

而更新,就恰好停在这一刻。

谁都看得出来,下一更,王俊凯将必死无疑。

王源看着这一切,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

手办精,是不是真的会死?


----------------------------------------------------------------------------

老师说过,写东西要置死地而后生。

所以,我就不断地给自己挖坑-3-

下回→【08】

评论(9)
热度(93)

© 废话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