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多

总会HE的~不要急~

【06】别动我的手办小心赔的倾家荡产

【05】 ←上回

最后本周也还是没走什么剧情啊……


【06】

把最后一个枕套套好,王源拍了拍对王俊凯说:“好了,今晚总算不用挤了,我们再去买点日用品……”

说到一半,他猛地想起原本定在今晚的彩排,看了眼手机,就在十五分钟后。

王源瞅着正在认真叠被子的王俊凯,心里开始打鼓。

他现在还并不打算告诉王俊凯关于《清风渡河山》的一切,因为他还不知道说出一切之后会引来什么后果,尤其是对王俊凯来说,他能不能接受是最重要也最难判断的。

但是只要把他带入到排练场地,以他刨根问底的个性,又肯定瞒不住。

王源思索再三,还是决定先瞒过去再说。其实经过上午的事,他真的不想把他独自一人丢下,可是现在又不行。他想了想,彩排应该不会太久,走开一两个小时不会有什么问题,于是借口要买日用品,把手办精留在了寝室,叮嘱了几句然后就出去了。

当他排练完又一路小跑着去买日用品,路上因为良心有点不安,还去买了两杯奶茶带回去。

 

王源轻轻敲敲门,过了一会里面传来有点急促的脚步声。

王俊凯开门后看到王源眼神一亮,语气略有责备地说道:“怎么去这么久?”

王源看他担心,心里微微一动。他把手上的奶茶拎到他面前,略带讨好地说:“你看,买好喝的去了嘛。”

王俊凯测过身子把他让进黑乎乎的寝室,王源拿出一个led灯放在地上,屋子里稍微明亮了一些。

“喏,这个是吸管,给你。”王源把一杯奶茶递给王俊凯,然后教他怎么喝,“你看,这样一戳,就可以喝啦。”

王俊凯跟着做了,然后低下头,小心翼翼地吸了一口,立刻抬头瞪大了眼睛看着王源。

王源冲他眨眨眼睛:“怎么样好喝吗?”

王俊凯没有放开吸管,鼓着腮帮子点了点头。王源看着他的表情心里有点迷之开心,他发现他特别愿意看王俊凯吃到好吃的食物时候,那种既兴奋,但是又要克制的表情。

王源看看时间也不早了,起身准备离开:“喝完记得刷牙,明天你可以起晚一点,我上午有课,中午来找你吃饭啊。”

刚准备打开门,就听见王俊凯叫他,回头就看到王俊凯微皱眉头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犹豫着开口:“这张床的大小和昨天的差不多……”

王源一头雾水:“是差不多啊,宿舍都是统一标准啊?怎么了?”

王俊凯低下头自己嘟嘟囔囔了句,王源没听清,又追问了一遍。王俊凯抬起头声音微微提高了一点:

“可以容纳得下我们两个人……”

王源听完“噗”的一声把刚喝下去的奶茶喷了出来,然后狂笑不止:“等等,你的意思是还一起睡吗?王俊凯你是不敢一个人睡吗?”

“不是!”王俊凯立刻回答,窘迫的样子让王源笑意更浓,突然就想逗逗他。他走上前一步,把一只手搭在手办精肩上然后凑到他耳边轻声说:“诶,你知道小爷我陪睡一晚,要多少银子吗?”

王俊凯听完脸“唰”地一下红了个遍,他把王源搭在自己肩膀的手给拽了下来,然后蹬掉鞋子动作极快地爬上了床。

王源自己蹲在地上笑了半天,一会抬头发现王俊凯自己把头蒙在被子里没有动静。他走过去戳戳被子,里面还是没有回应。

 

不是吧,真生气了?

王源有点后悔,他想了想,可能从来没有人和手办精开过这种玩笑,手办精作为一个尊师重道,刻苦学习的三好学生,王源这种行为此刻在他心里和登徒浪子也没什么区别了。

怎么办?

王源有点发愁,万一明天一早起来,手办精离家出走了,这要上哪找去?

他又上前拽拽被子,叫了两声名字,还是毫无反应。于是他心一横,脱了鞋三下五除二的爬上了床,然后小心翼翼躺在了王俊凯身侧。

刚一躺下,旁边的被子里传来一个闷闷地声音:“不用,你走吧。”

王源一听有点生气,自己这都主动示好了,手办精反倒闹起别扭来了,岂有此理!

他动了动身子,往王俊凯的位置挪了挪,和他凑得更近。王俊凯于是也往里挪,但是他动一寸,王源就跟一寸,直到把他挤到墙边再也挪不动。

王俊凯把被子哗得拉下来,转头和王源在黑暗中大眼瞪小眼,憋了半天终于说了句:

“……没有钱!”

王源赶忙赔笑:“不要钱不要钱,能和王大侠士同塌而眠是我的福气。”

王俊凯又看了他两秒,然后一掀被子把王源罩了进来,有点不自然地说:“……天凉了,晚安。”然后闭上了眼睛。

王源笑吟吟地看着他,然后也轻声说:“晚安。”

 

自此,和手办精每天同进同出,同睡同吃的生活就这么开始了。

王俊凯每天跟着王源去上课,有时候也会自己去击剑社团观摩练习。晚上就回寝室呆着,玩玩刚学会的平板电脑。

起初的几天,王俊凯还有些不适应,不太敢和人说话,也不敢离开王源独自行动。后来渐渐地也学会了用这个时代的方式做一些简单的事,后来还能帮王源拿拿外卖,在王源上课睡着时帮忙点个到什么的。

天气好的时候两个人会出去散散步,王俊凯会和他讲一讲自己在苍羽山的事:门派的上古灵兽久瞳、师父的独门武功、师兄们的爱好习惯、门派每五年一次的“华林狩鹿”还有自己院子里海棠树下的猫……林林总总,有王源从书上知道的,也有不知道的,不过每一件他都听的津津有味。

只是每次手办精说完后,眼神里闪烁的思念情绪,总会让王源心里泛着酸。

他会莫名其妙来到这里,当然不可避免的与自己有关。

但是他什么都不敢说,只能在王俊凯不在的时候反复登陆商城询问客服。

说来也怪,之前给自己售后的那个客服,在这之后,竟然消失了!王源依稀记得对方的编号,询问下来,现在的客服说根本就没有“554”这个编号,他们商城不过7个客服,每个都是用两个大写字母“AA”、“BB”做名字,“554”这种根本是不存在的。

王源一脸懵逼,只能再旁敲侧击地问起有没有发错货送手办活动,客服有点不客气的说:

“您说的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内部根本没有这种规定。我查看了一下您的订单,只有一只手办显示已经签收成功了,其他的事情我们就不知道了。”

王源怕在追问下去,对方听闻他多收到了一个手办,会让他直接寄回去,最后还是敷衍过去了。

之后每天他都会上去看看那个奇怪客服在不在,然后继续默默守着,这个全世界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秘密。

两个星期过得飞快,尤其是有了一个人搭伴之后,做什么事都多了点不一样的感觉。

尤其是每次有新的事物发生,手办精都会瞪圆了眼睛看着王源,王源就一点点和他解释,什么是地铁,什么是飞机,什么是麻辣烫,什么是肯德基。

王源意外发现,这些时日,他竟从王俊凯这里获得了不少成就感,心里还有点美滋滋。

 

一下课,王源收拾起书本,一路来到“手办精临时托管所”体育馆,然后趴在窗边,像一个家长一样暗中观察着王俊凯的一举一动。

经过几天的观察,就算是穿着全套击剑服,王源也能通过一举一动把他认出来——因为他总是里面动作最奇特的一个——倒不是他动作不对,反倒是因为他练武的缘故,对自己的每一个动作都能精确把控,所以比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要标准。不过因为练的时间短,他的动作会比别人慢上一半,就成为了场上比较与众不同的存在,每次看得王源都很想笑。

“哟,王先生又来接王俊凯放学啦。”

王源正看得津津有味,冷不丁被旁边突然出声调侃的程宇森吓了一跳,两个人在这几周的相处中也慢慢地熟悉了起来,成了不错的朋友。

“是啊,我们俊凯今天表现怎么样啊,能不能进国家队啊。”王源已经习惯了他这种说话方式,顺其自然的接了起来。

没想到程宇森听完换了一副难得认真的表情:“诶,你别说,这不是不可能的。我认真观察了,他基础很好,对肌肉的控制能力非常强,假以时日,必成大器啊!”

可能是受王俊凯的影响,程宇森现在也时不时会冒出几句文绉绉的话,王源听了没当回事,又转回头看向王俊凯。

程宇森在旁边絮絮叨叨也不死心:“诶你听了没有啊,你不是说他天天翘课,应该也不喜欢摄影吧…过两天国家击剑队过来交流,是个机会啊。”

王源这次倒是听进去了,他想了想开口问道:“这事,你和他说过吗?他是怎么想的?”

“说来好笑了,我和他说的时候,他好像根本不知道国家队的意思,我解释了半天,他最后让我来问你。你不会真的是他监护人吧问你干嘛……”

王源听了没回答,他转过头遥遥看着场中的那道修长身影,只见他慢慢停了下来,把剑收回剑鞘,一把摘掉头盔,下意识看向窗边。看到王源冲他一笑,然后指指后面的换衣间。

王源对着他点点头,一来二去两个人都已经习惯了相处模式。

那边程宇森还在念念叨叨什么国家队,王源趁他不注意偷偷摸摸跑了。

 

更衣室里没人,王源一进去就看见王俊凯刚刚脱下训练服,拿着毛巾准备走入淋浴间。

王源看着他微微带汗的皮肤,还有小腹上隐隐约约的腹肌线条,突然就有点不好意思,他转过身,咳了一声问道:“那个,学长和你说国家队的事,你有什么想法吗?”

回答他的是哗哗的流水声,原来王俊凯已经进去了。

他只能跟进去,隔着门对他喊:“红色是热水蓝色是凉水啊,别弄错啊!”

等到里面传来应答,王源才出来靠在门边等他出来,等着等着脑子里不禁开始想关于以后的事。

算算时间手办精已经“变成”这样半个多月了,丝毫没有要变回去的意思。一两个星期无所谓,但是如果以后都是这样,该怎么办?且不说生活费的问题,他倒是相信王俊凯光是凭着这张脸可能就能很好的活下去,可是他没有身份,没有家,这么一个凭空出现的人要怎么开始一点点建立和这个世界的联系呢?

王源揉揉眉头,这边王俊凯已经洗好出来了开始换衣服。王源看看时间,今晚又有排练,周末就是正式演出,他犹豫了一下开口:“今晚上……”

“我自己叫外卖是吗?”王俊凯换完了衣服,回头一边整理着东西一边说。

王源有点心虚地“嗯”了一声。王俊凯皱了皱眉,扳手指算了算:“你好像每过两天,晚上就会不见一次,是有什么要紧事吗?”

王源惊了一下,没想到手办精虽然看起来一句不问,其实都暗暗记在心里。

大概也很记仇吧。

王源腹诽到,但是嘴上还是打着哈哈:“啊没什么要紧的,学习上的事。”

王俊凯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看着他这个样子,刚刚忧愁过未来的王源,觉得自己又多了一个难题。

 

等王源匆匆换好衣服来到训练场地后,却发现大家都聚在一起热火朝天地聊着天。

他凑过去听了几句,也没听懂在说什么,好像是和《清风渡河山》有关。他拍了拍旁边一个人问:“怎么了?”

那个人见他这么问还挺惊讶:“诶你不知道啊?哦……也难怪,你应该不是《清风渡河山》的粉丝吧!我跟你说啊,雨大发了个声明,这本书将无限期停更了!”

王源楞了一下,自己最近忙着“带孩子”已经很久没有看相关消息和更新了,此刻听到粉丝心又重新被唤起,不禁有些急切地问道:“停更?为什么啊?”

那人拿出手机飞快的点到大雨依旧的微博给他看。

雨大写着:“因为角色设定问题,现将要无限期停止更新,待到我本人重新将一切梳理一遍后,会再告知大家。尽请谅解,期待再见。”

王源看了这话,下意识地想到了手办精。他现在很难不把这两件事牵扯到一起,可是却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难道是因为手办精从书里跑出来了,所以雨大就没能写下去了?可是写书又和这个人物有什么关系?不应该是作者创造角色吗,作者怎么会受制于角色?

他的脑海里充满了各种千奇百怪的假设,他就带着这样的情绪一直跟着众人排练着,全程心不在焉,直到有人推推他,他才回过神来:

“啊,不好意思,怎么了?”

“你看那个人是不是来找你的?”推他的人指了指台下。

王源跟着看过去,一眼看到站在那里的王俊凯,他还穿着王源的白色卫衣,手里抱着iPad,此刻正用一个可以说复杂的表情看着王源。

王源心里一抖,一瞬间僵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

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对视了半天,看到别人开始纷纷把视线转到他们身上,王源才扯出了个笑脸,一边祈祷他没来太久,一边走过去状似不在意地问道:“啊你怎么来了,来多久了?”

王俊凯没说话,过了一会轻轻地问了一句:“清风渡……河山?是什么?”

王源刹那间竟然有了一种难以言说的解脱感。


---------------------------------------------------------------------------

下周不确定更不更啊

不出意外,应该,也许可以_(:з」∠)_

【07】←下回

评论(8)
热度(110)

© 废话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