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多

总会HE的~不要急~

【05】别动我的手办小心赔的倾家荡产

本周是个过渡章~

【04】←上回


【05】

有了这样的猜测后,王源一改策略,迅速蹲下身,开始在地上寻找有没有疑似手办的物体。

然而一圈都找完了,却连个影子都没看到。

王源站起身稍微休息了一下又蹲下锲而不舍地继续找。

他找了没一会儿,路边来来往往的人突然增多,很多没有看到蹲着的他,接连被撞了好多下。

王源被撞的头晕眼花,只得站起,却见所有人都往体育馆跑,他觉得有些奇怪,转头问旁边的学长:“这是怎么了?”

学长眯起眼睛看看体育馆位置,若有所思道:“应该是哪个体育类社团吧,每年他们都要整点动静出来,人全都被他们弄走了……”

王源又环视了一圈,依旧没有看到王俊凯的身影。

他突然想到什么,冲学长打了个招呼就匆匆往体育馆方向跑去。

 

等他赶到的时候,体育馆二楼满满当当都是人,所有人都围在一间教室门口,王源费力好大劲才一点点挤到前面去。

里面是击剑社团的训练场地,隔着巨大的落地玻璃,穿着白色的击剑服装和护具的社团成员们正在训练,不时传来剑与剑摩擦的鸣响和成员的喊声。

然而王源此刻完全没有关注这些,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那个站在场地中间,还穿着他运动服的人身上。

手办精一动不动的站着,眉头紧锁表情严肃,手里竟然拿了一把剑。

而他的对面站的则是一个已经全副武装的人,带着面罩,手里也握着一把剑。

此情此景,把王源好不容易找到手办精的喜悦给打消了一半。

他踟躇地喊了一声:“王俊凯……”

虽然现场乱糟糟一片,但是手办精还是听到了他的声音,他转过头看向王源的方向,然后对着他坚定的点了一下头。

接着,他摆出了一个只有在武侠电视剧里才会看到的姿势:双腿微微弯曲半蹲,一手握剑横于身侧,另一手食指中指并拢指向前端。

在他摆完这个造型后,王源隔着对面那人的防护面罩都仿佛看到他“这啥”的表情。

不止是王俊凯对面的仁兄,在场所有人都被他这奇怪的举动搞得莫名其妙,当然还是有几个好事者完全不顾场合的感叹道:“这小哥哪个专业的?好帅啊!”

此时的王俊凯凝神屏气,他按照所学,摆好架势,将体内真气慢慢催动。

可是,他却突然发现,原本就在丹田和身体各个部位随时可以感知的真气,却全都消失不见,自己仿佛只剩下一个空壳。

王俊凯心下一慌,又快速安静下来,闭上眼睛再次感受体内的气息。然而依旧和以前一样,什么也感受不到。

他猛地睁开眼睛,周遭的嘈杂声一时全部涌入耳朵。抬头发现对面的对手此刻也已经摆好姿势,随时准备送出第一击。

王俊凯自诩不是什么武学奇才,但终日的刻苦练习和聪明的头脑也足以让他成为同辈人中的佼佼者,从未陷入过如此窘境。

对方此时突然发动,一剑直面送来,王俊凯瞳孔微缩,身体快速侧移躲过一击。

虽然丧失了对真气的感知,但有扎实的武学基础在,他还是可以迅速地感知和反应对方的剑式。

对方见一击不成,又迅速变幻角度方向,连续击来,都被王俊凯堪堪躲掉。

他一边闪躲,一边思考着何时出招,脚下一个没注意竟踩到旁边一块地毯打滑了。而对方恰好看准时机直直地向他而来,王俊凯措手不及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够了!”

他感到一阵熟悉的气息,从旁而至,挡在了自己的前面。他睁开眼便看到王源正扭过头来,皱着眉头看着自己问道:“没事吧?”

王俊凯呆呆地点了点头,王源又扭回去对着对面刚刚摘下头盔的那个男生说:“自己全套装备,对手什么也不穿,好意思吗?”

那个男生一听有点不服气的回话:“诶,是他自己说的什么‘练武之人为何还需此等保护’,最讨厌你们这种外行没事随便逼逼了好吗!我就说那你懂什么你行你上呗,他竟然往哪里一站说‘请赐教’诶我这暴脾气当时就上来了……”

王源听了没几句就了解了大概发生的是,他看男生越说越有劲赶忙快速打断他:“行行行我都知道了,那就算是不开心,也不能直接把剑往人家身上招呼吧,万一出事怎么办?”

“我根本也没想着伤他,肯定点到为止,我的技术那可是社团里数一数二的这点本事还是有的。”男生把自己的剑放回剑鞘,又顺手取下了头盔,他又皱了皱眉看着王源说,“还有啊,刚刚你一下子冲上来挡在前面,幸亏我收剑快不然还真就戳你身上了。”

身后的手办精突然向前一步,搬过王源的身子从头到脚认真地看了一遍然后严肃地说:“他说的对,你下次切勿如此莽撞,刀剑无眼,万一伤及性命……”

“没事的他那剑戳不死人的,那个剑是钝的。”

“那也不可,钝剑又如何,只要动用内力同样不可小视!”

“行啦,还不是因为你乱跑?我刚刚说个话的功夫你就不见了!”

“我见你正与师兄说话,不便打扰,就想随便看看,不想却被一人拉住带往这里……”

“你就这么跟陌生人走了?”

“对方实在热情,所谓盛情难却……”

旁边的男孩抱着头盔看着这俩人拉拉扯扯来来去去终于忍不住:

“诶!你们两个有完没完?我还在这儿呢?要唠嗑别现在唠啊!”

王源王俊凯终于意识到还在人家的地盘,王源连忙转过身,对着男生伸出手:“不好意思啊,那个你好,我是大二编辑出版的王源。他是嗯……大二摄影的王俊凯。”

看着王俊凯又要抱拳立刻把他的手拉下来,让他照自己的样子摆出手势。

男生看到王源已经自报家门了也不好再端着,同两个人握了手,顺便自我介绍:“大三数媒,程宇森。诶你是摄影的啊,那我们在一个院啊,为什么我没见过你?摄影的人我都挺熟的……”

王源迅速接过话:“诶别提了我这哥们不爱上学,天天翘课,在学校里见不到几次,对吧!”说完用肩膀怼了一下王俊凯。

王俊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

程宇森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又接着问道:“我看你动作姿势不错诶,你以前是学过吗?”

这下还不等王源开口,王俊凯就自己回答道:“不才,学过七年。只是我的剑与你派不太一样。”

“不一样?你们是什么样的?”

“剑面要宽,也更为锋利,较这把也更重一些。”

程宇森听完自己比划了一下,恍然大悟一般:“哦!我知道了!就是电视里看的那种剑啊!那你学的不就是那个那个那个……”

他手指对空点了半天,突然打了个响指说道:“对!太极拳!”

 王源觉得他们认识了一个不得了的人。


上课时间也快到了,王源看王俊凯对击剑很有兴趣的样子,便把他拉过来说:“我要上课了,要不然你就先在这里和程学长一起?大概一个半小时,就是大概一个时辰不到,我就来接你。”

王俊凯听了之后显得有点不安,王源转身的时候他下意识扯了一下他的衣角,又迅速放开。

王源感受到这细微的动作,想了一下对他说:“我以为你喜欢这个……那你还是和我一起去上课?”

王俊凯还是要摇了摇头:“修行本就应在个人,我已耽误你许久……你去做你事,我就在这里等你,哪里也不去。”

王源又和他交代了几句,比如不能随便告诉别人他的来历,不要动不动就抱拳,说话要直白简练……说完就匆匆跑去上课了。

 

这一下午王源也没怎么好好听课,他越想越觉得不应该把手办精一个人丢在那里。他才刚来一天,对这个世界还一无所知。不仅如此,按年龄来说,王俊凯刚刚下山游历,就算是在原著里,也是个初出茅庐的傻小子。

王源越想越坐立难安,好不容易熬到下课,飞速往体育馆跑去。

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门口,扫视一圈,却只有一个个穿着训练服的人在训练,根本没发现王俊凯的影子。

王源当时就急了,他扭头一看,程宇森正坐在一旁乐呵呵地玩手机。

他冲过去抓着他就摇了起来:“王俊凯人呢?他又去哪里了?”

程宇森被摇的手机差点脱手扔出去,他往场上角落一指:“不就在那里嘛!哎我的段位诶,打完这把我都要上铂金了啊……”

王源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一个身穿击剑服带着头盔的人正在独自一人练习着。王源向前走进了几步,静静地看着他认真的动作和不停重复的脚步。

看着看着,他似乎就看到了王俊凯在灵洄峰的日日夜夜,不断地练习,不断地请教,从一个小小的孩童,慢慢地练成了翩翩的少年。

这样的人又怎么会是反派呢?

他比谁都有资格成为主角才对。

似乎是感应到他的视线,动作停了下来。然后他摘掉头盔,对着王源露出了一个笑容:“你来了。”

王源点点头,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对视着。

这样的画面,没有人忍心打破这份宁——

“哈哈哈对面一帮傻逼,这样我都能赢!劳资还拿了MVP啊哈哈哈哈!”

王源嘴角抽了抽,程宇森从旁边一蹦一跳地过来,自来熟地拍了下王源的肩:“怎么样!我教得不错吧!他还是很有天分的一学就会,你看穿上衣服还真像那么回事吧!”

王源一边笑着连说是是是,一边暗暗地躲掉他的手:“那学长,没什么事我们就先回去了?”

程宇森大手一挥:“下次再来玩啊!”

王俊凯听完明白这是要告别了,于是又像之前一样伸出右手:“承蒙阁下教导……”

“再见啊!”王源不等他说完拽着王俊凯一溜烟跑了。

 

吃好晚饭,两个人一路去了之前王源学长的寝室,因为很久没交电费,里面黑漆漆一片,各种道具用品堆满了整整半个房间。好在房间是四人的,还有两个床位空着,铺床被子就可以用了。

晚上不能交电费,王源于是走过去把窗帘拉了起来,两个人借着窗外的光收拾了起来。

天光还未完全消失,月亮隐隐约约地藏在云层后面。

“诶,王俊凯,你那里的月亮,与没有比较圆啊?”王源半开玩笑地问了一句。

王俊凯听了之后抬头看看窗外,又思索了一下:“师父说过‘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天下的明月大概都是如此的。”

王源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手办精还以为这是自己师父的大作吧,真是压不住子瞻的棺材板。

王源起了兴趣,想知道到底“大雨依旧”还糟蹋了多少文化瑰宝,他又问:“你师父还说什么啦?”

“师父还说‘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说完王俊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楞楞地看着外面的若隐若现的月亮。

王源看着他,心里突然有点不好受起来。

书里说手办精少小离家,上山拜入灵洄峰学艺,从小带大他的就是他的师父八洄长老。

灵洄峰上寒冷又人烟稀少,八洄长老本身也是一个极为冷淡的人,所收弟子本就不多,而且个顶个的冷酷面瘫。

这也就造就了王俊凯日后同样面瘫的个性的原因。

而此时的他,还不是那个高高在上、能力超群的灵洄峰首席弟子,只是个第一次下山的懵懂少年。离开生活了这么久的地方,来到完全陌生的世界,无论如何都会想念吧。

微弱的天光渐渐消失,窗外的路灯接着一盏盏的亮了起来,映在了少年眼中。

王源看着手办精眼中的情绪,暗自下定了决心,出声道:“你一定能回去的。我会尽我所能帮你,你不要担心。”

王俊凯转头看向王源,少年黑色的瞳孔此刻仿佛正在闪闪发光,里面是是满满的坚定。

他举起一根食指,又示意王源拿出一根食指,然后对上。

轻轻地戳了三下后分开,在空中画了个圆

王源跟着做了一遍,不解的问:“这难道是种……法术?”

王俊凯笑笑:“这是很小时候我娘教我的,她说这样约定之后,就能再见。”

他又转过头去看着远远的明月说:“回去了,也会再见的。”

王源跟着转头过去趴在栏杆上。

他此刻觉得,今晚这并不圆满的明月,真的很美。



----------------------------------------------------------------------------

修仙看得不算多,很多内容啊、体系啊什么的就闭着眼睛瞎来啦哈哈哈哈


【06】←下回

评论(5)
热度(107)
  1. 简行废话多 转载了此文字

© 废话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