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多

总会HE的~不要急~

【04】别动我的手办小心赔的倾家荡产

本周震惊!我竟然更新啦!

【03】 ←上回


【04】

“老板!再来一碗小面。”

看着眼前埋头苦吃的少年第二碗也见了底,王源还是抬手又帮他叫了一碗。

吃得正想的王俊凯似乎感觉到了他的目光,吧嘴里的嚼嚼咽下去之后放了筷子,有点窘迫的说:“……其实修道之人本是不怎么需要食物充饥,可能是我修行尚浅所以……”

王源故意做出一副“好有道理”的表情,然后把刚到的一碗面往他面前推了推:“给,不够在点。这个是我家乡特别有名的小吃,怎么样好吃吧?”

王俊凯抬头看了看店里挂的招牌,问道:“重庆小面?重庆,是你的家乡吗?”

王源点点头:“嗯,重庆好吃的那真是多了去了,小面只是怎么说呢……对!沧海一粟!”

“真的吗?”手办精被这个厉害的词汇给震惊了,看起来一脸期待,“我吃过最好吃的食物,是一个师兄从山下带回来的糕点……记忆久远,已经不记得是怎么个滋味了。”

他腼腆的笑笑又接着说:“其实山上一日三餐都很好,只是口味清淡,我似乎已经忘了苦辣酸甜是何滋味了。这面,真的很好吃。”

王源听完又在脑子里回想了一遍,其实《清风渡河山》并不是一本有烟火气息的小说,里面没有太多有关生活日常的描写。看着书里那个克己复礼,不苟言笑的小反派,此刻像个小孩子一样为吃到好吃的而开心,王源觉得自己仿佛看了只有他一个人能看的番外一样,偷偷窃喜了一下。

想到小说,王源又开始发愁。

尽管他还并不能完全相信王俊凯是手办变的,但是当下他也没办法解释凭空出现的人和凭空消失的手办。

只是,如果这是真的,那要如何才能让他回到他该回的地方?或者是,变回去?

 

他拿出手机,打开之前购买时候的商城。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当初是商城主动送他的,那他们的售后,理所应当该解决这个问题。

但是此时商城已经下班,电话没有人接通。王源值得作罢,想着明天再打。

他一抬头,就看到王俊凯静静吃完了面,正静静的看着他手里的手机。见王源注意到自己,王俊凯赶忙问:“这块石头竟会发光?是什么法器?”

王源扶额。

看来以后要解决的问题还多着呢。

 

夜渐渐深了,王源带着王俊凯在楼下晃荡,他们一个手里拿把剑,一个手里还拎个头套,大老远看过去像提着颗头一样,引得路人频频侧目。

王源想着这样终归不是个办法,起码要先解决了今晚的睡觉问题,最后还是决定随便找个酒店先住下。

“一个标间。”

前台大妈手指上下翻飞头也不抬的说:“198,身份证拿一下。”

王源把身份证放在桌子上,大妈指指他后面:“还有一个呢?身份证。”

王源这才想起来,手办精哪里来的身份证。

这边王俊凯皱了一下眉,他默默重复了“身份”两个字,接着把手伸进衣袋掏出了玉佩。

王源见状一把把他的手按住,然后对着前台大妈笑嘻嘻的说:“没事没事,我们还有点事,先不开了。”说完拽着王俊凯的袖子走了出去。

王俊凯见状也没说什么,默默跟在他身后走了一会。一会他突然想到什么,快步走上去对王源说:“不用找客栈了,我们修道之人有个可遮风避雨的地方就行,你先回去吧。我在附近找个山洞就可以了。”

王源听了他的话又无奈又好笑:“附近哪里有山洞给你找……算了我们回宿舍,挤一挤还是可以的。”

见王俊凯还想在找山洞这个问题上和他探讨下去,王源假装听不见,转身往宿舍走回去。

 

回到寝室,已经熄灯了。王源室友都没什么打游戏熬夜的爱好,早早都上床休息了。

他们轻手轻脚关门进去,王源丢给王俊凯一套自己的运动服就去卫生间换衣洗漱了。等他收拾妥当出来,发现王俊凯还是维持原来的姿势,手里抱着衣服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王源走过去轻声问:“怎么不换啊?”

王俊凯摇摇头把衣服还给他:“没关系我不用换衣服,就在这里打坐就可以了。”

王源也知道他的脾气了,于是自己爬上床铺躺下。

但是他心里又想,明天一大早室友醒来看到他一个大活人就这么坐在那里,还不被吓死。于是他探出头对还在下面坐着的王俊凯说:“你还是上来吧,我有事要问你。”

王俊凯想了一下,还是也不好推脱,只得脱了鞋子和外衫爬了上去。

王源见他爬上来,给他腾了点位置,两个人面对面盘腿坐着。他想了想自己要确定的问题然后开口问道:“你现在多少岁了?”

“十九。”

“那,灵洄峰的大师兄不是你?”

王俊凯没想到对方会开始问自己和门派有关的事情,楞了一下:“不,我只有筑基初期,怎能担任大师兄的位置……我不过是一名弟子罢了。”

王源点点头,心说:没几年你就飞速升级,毫不留情地踹掉了你走火入魔的大师兄成为灵洄峰最年轻的第一弟子,现在倒是谦虚的很啊。

他定了定神,又问道:“那,你认识张青枫吗?”

王俊凯似乎是在认真的想着,王源怕他没方向,还补了一句:“是灵曲峰的人,有印象吗?”王俊凯把自己脑海中的名字都过了一遍,还是摇了摇头:“说来惭愧,仅仅是我们师门的弟子姓名,我都还未记全,更不敢说是灵曲峰弟子……”

王源听到他的回答暗暗地松了口气,心道还好还好。

因为在他遇到主角之后,所有的事件就会开始一环扣一环的发生,而他的命运也会随之开始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王源穿越小说看的不多,所以此刻他也不知道这个突然出现的人何时会不见。只是此刻,他看着对方诚挚的眼神,很想把以后会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他。告诉他远离张青枫,远离那些纷争,不要听信小人谗言,只要做好你自己的就行了。

可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不知道如何告诉对方,你的人生不过是一本供人娱乐消遣的小说而已。

 

王俊凯看着突然陷入沉思的王源,低声问了句:“怎么了?这个张青枫,是对你很重要的人吗?”

王源听到他的问话从沉思中回过神来,他下意识回答道:“不,是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人。”

王俊凯皱了皱眉:“对我来说……?”

“没什么,我好困啊,睡了。”王源没再解释什么,躺下去闭上了眼睛。

经过一晚上相处,王俊凯已经学会在王源不想说的时候不追问。他点点头,小心翼翼地在床铺上不大的空间里转身,准备从床上下去。

王源突然伸手,在这个晚上第四次扯住了他:“就在这里睡吧,坐在下面明天一早会吓到我室友的。”

王源闭着眼睛,他感觉到旁边的人静静地坐了一会,然后轻手轻脚地在旁边躺了下来,他微微又往墙里移了点位置,然后说:“晚安。”

不等对方发问,他又自己补充道:“我们这个次元睡前都要说这个。”

在王源沉入睡眠前一秒,他听到王俊凯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晚安……”

 

第二天王源是被室友的闹钟给吵醒的,一片安静的寝室中传来几个室友陆陆续续起床的动静。

王源早上没课,他本来打算翻个身继续睡,却不经意看到了床尾的人,一下子激灵了。

好的,昨天一晚上,并不是在做梦。

王俊凯穿着里衣正在打坐,见他醒来手臂上举运行了一个周天放回膝上,对着他略微一点头。

 

等听着室友差不多都出去了之后,王源下床走到门边锁了门。

落锁的那一刻,王源突然鬼使神差的想到一个词——金屋藏娇。

他回头看看正在套上外衣的王俊凯,一夜过去他的发丝有那么一丝凌乱,但是却丝毫不影响他的俊朗,确实也配得上“娇”这个字。

王源被自己这一闪而过的可怕想法吓得不清,他晃晃脑袋进洗手间洗漱去了。

 

王源下午有课,课后还有排练,但是无论如何是不能让他在寝室躲着了。

王源思考片刻,一抬眼看到王俊凯正在把自己的外袍披上,赶忙过去把自己的运动服丢给他:“给,穿这个。”

王俊凯看看王源的穿着,再看看衣服点了点头,背过身就开始换衣服。

王源看着对方一层一层的脱下自己的繁杂的衣物,少年自小练武,身上的肌肉锻炼的匀称有力,常年藏在繁杂的衣物下,肤色白皙,也没有什么练武之人常有的伤疤。

王源看着对方慢慢吞吞的动作,有种想冲上去让他快点穿好的冲动。他克制了一下然后转过身去,过来一会问道:“你好了没?”

“嗯……就是这个,这个绳子……”

“什么?”王源回过头去,王俊凯已经穿好了一套衣服,抛去了层层叠叠的长袍,此刻显得十分挺拔,一双长腿显露无疑。虽然留着长发却一点也不违和,反倒是把原本普通的运动装穿出了艺术气息,他这会儿正盯着脚上的运动鞋不知所措。

王源看出来他不会系鞋带,蹲下去一点点教他,王俊凯也学的挺快的,不一会就自己打了个漂亮的结。

王源又让他把长发绑成一个马尾,两个人收拾妥当后一起出了门。

 

中午在食堂吃过饭,正好遇上社团招新,食堂周围的空地上都是吆喝着的社团,各家都使出自己最吸引人的花招,企图骗取一些新入学的小朋友们。

王源见王俊凯东张西望的眼里充满了好奇,于是带着他周围逛了逛。

本身对社团活动不是特别有兴趣,当初因为一个同高中的学长的关系,最后加入了话剧社。但是平时排练的活动基本不参加,偶尔客串演一个群演而已。

走着走着突然听到有人打招呼。

“诶,王源?”

王源听到声音回过头:“学长?你今天怎么也来了?”

学长带着副眼镜,一脸书卷气,正站在看起来有点冷清的摊子旁边和他打招呼:“嗯,今天没事就过来看看,应该也是最后一次啦,马上毕业了嘛。这位是?”

王源已经有经验了,趁着王俊凯开口前抢先说道:“我一朋友,那个艺术学院的,学那个……额,摄影对摄影。”

学长点点头说:“这样啊,看起来确实很摄影。”

回头一看王俊凯正歪着脑袋若有所思,过了几秒又对他摇了摇头。

王源给他比个口型“以后再和你讲”就回头和学长聊天去了。

学长看看有点萧瑟的摊位笑着摇摇头说:“现在虽然越来越多人看话剧,可是还是没什么人演话剧。确实啊是在太浪费时间了也没什么用。”

王源听了这话微微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自己也是不参加活动分子之一,只能有点尴尬地接话道:“喜欢的人多了是好事,会慢慢好起来的。”

学长似乎陷入了自己的情绪一时间竟然出不来:“唉希望如此吧,我反正也毕业了,以后这个社团怎么样就看造化吧……我寝室还堆着一大堆道具什么的,寝室空着也没人住,不知道会不会坏掉,也没个人愿意把东西收走……”

王源心不在焉的听着学长的碎碎念,突然敏感的捕捉到一个关键词:“学长你寝室空着?没人?”

“是啊,空着好久了,我们几个早就搬出去住了……”

“那,能不能借给我? 我有个朋友……嗯这两天有点麻烦没地方住?正好我可以去收拾收拾东西,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的?你看……”王源脑子转的飞快,马上接上话问道。

学长听了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而且听到王源要帮他收拾道具,眼睛里甚至还流露出了欣慰的目光:“行啊!反正也没什么贵重东西,就是好久没人住了可能有点脏,要多收拾一下……给这是钥匙。”

王源拿了钥匙,又再三谢过学长,刚准备乐呵呵地去告诉小手办精今晚不用挤在一张床上了。

结果他一转头,原本应该乖乖站在身后的小手办精竟然不见了!

他快速在周围看了一圈,却没看到应该很显眼的一束马尾。

王源刹那间心里闪过一个不好的预感:

他难道,突然变回去了?


【05】 ←下回

评论(11)
热度(139)

© 废话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