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多

总会HE的~不要急~

【27】别动我的手办小心赔得倾家荡产

凯源凯  【1-2】
穿书源x小反派凯

【26】←上回书说到他们一起去找九曲,结果小○为了赌气吃掉了那颗小球……


【27】

王源不知道自己究竟躺了多久,可能只有几个时辰,他一直处于半梦半醒之间,直到听见杂乱的脚步声夹杂着锁链叮呤咣啷的细碎声响,隔着水面传来时,才终于坐起身,望向声音来处。

九曲披散着头发,脚上套着锁链,正被几名苍羽山弟子压着,蹒跚地走着。

他一路被押送到了离自己不远的另一座孤岛上,把他放下后,几名弟子启动了开关转身离开。

稀稀拉拉的脚步声过后,整片水牢又归于寂静。

王源遥遥望过去,见他仰躺着,不知是不是醒着。过了良久,就在王源又要再次睡过去的时候,听到那边传来似有似无的一句:
“我一直以为我能救他,其实我连自己都救不了……”

王源没有回应,九曲也不像是在和他讲,只是在那边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他不满意我处处压他一头,觉得明明是师兄却什么都要听我的……呵,可笑,这种虚名我从来就没在乎过……”

他声音很轻,夹杂着几声的咳嗽声,在空旷的水牢里显得虚弱又苍白。虽然他没有指名道姓,但是王源却听得出来,这段叙述中的那个他不是别人,正是已经走火入魔的八洄长老。

“从他开始练这什么劳什子心法我就知道了,没什么瞒得住我的,尤其是他的事。”九曲轻笑了一声,然后继续说道,“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

“所以我千方百计地找到了柏仁草,就等他走投无路那天来求我,求我给他一个机会。”

“这样我就可以道貌岸然地做出一副宽宏大量的样子,我甚至可以帮他隐瞒一切,到那时候我们就不再是什么师兄弟,也不是冤家——而是共犯。”

“可是我没想到啊,他就算是死,也不愿意来找我。”

九曲停了下来,就在王源觉得他不会再开口的时候,他却突然大笑起来。

不同于刚刚的轻笑,这是一种好像是宣泄一样的大笑,听着甚至有些瘆人。王源隔着水面看去,九曲整个身体都在剧烈的颤抖着,笑到后来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听得水下的怪物都不安地来回游动了起来。

九曲终于停下,他喘了一会才把气喘匀,然后向着王源这个方向微微侧过来说道:“我知道柏仁草在你手里,本来只是想逼着你拿出来救王俊凯,谁知道……”

“谁知道我原来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柏仁草。”王源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九曲那边一时语塞,片刻,他叹了口气,开口道:“你吞了那草,就没什么不适?那草药性很奇怪,你不一定能承受的了……”

王源皱了皱眉,他从吞下到现在,除了最初时有一些气血上涌的感觉,到现在竟然也没什么不适了。

他于是敷衍道:“不劳您费心……”

话音还未落,突然从水牢上方的岩壁上传来剧烈的震颤,像是遭受到了什么重击一般。围绕着王源的一圈水面都波动了起来,沉在水底的怪物开始躁动着发出尖锐刺耳的吼声。

沙土和碎石从上面大片大片的滚落下来,王源躲了又躲,却还是被砸了几下。他转头看向依然淡定自若的九曲,仿佛没事人一样仰着头看向上面。

重击还在继续,不知道是多大的攻击力,才能让看起来坚固异常的岩壁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纹,仿佛下一秒就要整片砸落下来。

王源看看脚上粗壮的锁链,用力扯了扯,却是纹丝不动。他又抬头看了眼已经松动的石壁,从旁边找了块石头,对着锁链重重地砸了下去。他虽然使出了十二分的力气,却没抱太大希望。谁知“哗啦”一声,手腕粗的锁链竟然就这么断了,连带着那块石头也碎得彻底。王源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手,根本没反应过来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就在他愣神的时候,岩壁终于承受不住,整片轰然下坠,从王源的头顶直直的砸下!

王源感觉到一片阴影笼罩,抬头发现早已经来不及。他下意识闭了眼睛,向旁边的水中倒去。

还未入水,他身子猛地一轻,腰上被紧紧地箍着,一路飞出了水牢。

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王源浑身一震,风声水声,一切声音此刻都仿佛销声匿迹,只留下那一句温柔的话语:

“源源,我回来了,别怕。”

水牢的岩壁同时也附着结界,此刻没了结界压制,水牢里的怪物们争先恐后地顺着河道游了出来。其中还有不少终于摆脱了束缚,伸展着各式各样的翅膀一飞冲天。

一时间,水牢地区仿佛新的人间炼狱一般,怪物的吼声不绝于耳,震得耳膜发痛。

王俊凯刚刚把王源放到一块稍微安全的地带,还没等王源站稳,他忽然拔剑,转身暴起,猛地捅进了一只从身后扑来的怪物的眼睛。一声嘶吼之后庞然大物轰然倒下。

王俊凯拔了剑,不在意的一甩,回头向王源走来。

王源对上那一双熟悉而澄澈的眼眸时,眼眶一酸,脚下竟然一步都迈不开。

他哽咽着唤了声他的名字:

“王俊凯……”

 少年嘴角微微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他三步并作两步地向着王源跑了过去,一把将他抱进怀里。

熟悉地气息让王源再也忍受不住,这么多天来的悲伤、绝望、痛苦,在这一刻终于释放了出来,他把头深深地埋在对方的肩上,哭得放肆。王俊凯轻拍着怀中颤抖的身躯,好像只是几天不见而已,却瘦了那么多。他心疼地吻上王源的耳侧,轻声地一遍遍重复道:“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可眼下的情形显然没有给二人太多温存的时间。听到近在咫尺的吼声,王源猛地睁开眼睛,一只长着奇怪的角和四条腿的鱼怪就到了眼前。

久违的拥抱就这么被打断了,王源气急,竟然就这么冲上去一把抓住了怪物的角。

那怪物大概也没料到王源会这么直直地来送死,停了那么一下,下一秒王源就抓着它的角一把提起了它庞大的身躯,重重地扔了出去,“砰”的一声撞在了远处的山体上。怪物抽搐了一下,就不动了。

看看手上残留的液体,王源嫌弃地甩了甩。转头就看到王俊凯正一副难以置信地表情看着自己。

王源愣了一下,又立马握着手腕“诶呦”了一声,王俊凯见状赶忙走过来,他脸上还挂着泪,鼻子红红的,眼神带着点哀怨,和刚刚那个一把将怪物丢出去的简直不是一个人。

“伤到哪里了吗?”王俊凯顿了一下,又补了一句,“刚刚,是怎么回事?”

王源眨眨眼睛:“你再抱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还没等这个拥抱成形,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惊呼:

“王源师弟!”

王源回头,见是谢小天谢小迪二人,他们看上去像是刚刚赶来的模样,还在不停地喘着气。

谢小天抬头看看满天的怪物,又看了眼已经不复存在的水牢,断断续续地说:“我……我和小迪偷了水牢的钥匙准备去救你,这、这到底……”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谢小迪的尖叫打断:“王源!快离开你身后那个人!”

王源身后哪有什么别的人,只有一个王俊凯罢了。王源皱了皱眉,刚想开口说什么,谢小迪又红了眼眶颤抖着声音冲他吼道:

“他、他刚刚杀了好多人!”

王源一愣,皱着眉看向王俊凯。

这句话显然对王俊凯的冲击更大,他微眯着眼睛满脸的迷茫,嘴里喃喃地重复道:“我……杀了人?”

说完后他眼前蓦地闪过一道血红,随之而来的还有剧烈的头痛。王俊凯狼狈地捂住自己的头,跪倒在地痛苦地呻吟起来。

变故发生的太快,王源眼看着他像是自残一般地捶打自己的头,他冲过去擒住了他的两只手,拼命让他看向自己,对他喊道:“那不是你王俊凯!那个人不是你!你看着我!”

“怎么不是他!我看得清清楚楚,他、他杀了灵秀峰峰主……”谢小迪跪坐在旁边,眼神失焦得盯着某个地方,边哭边说。

王源看着王俊凯逐渐变得血红的眼眸,心里一片绝望,他好不容易找回来的王俊凯,就要这么再次离开他吗。

他不允许,他不想再失去他第二次。

可是他又能怎么办呢?

“你的血,把你的血喂给他,快!”

九曲突然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他御剑漂浮在不远处,对着王源说道。

王源死死地盯着九曲,王俊凯一只眼睛已经完全变成了暗红色,另一只红血丝正在一点一点地蚕食着剩下的清明。

王源心一横,猛地咬破了舌尖,对着王俊凯的嘴唇吻了上去。

舌尖传来刺痛和血腥的气息,王源努力撬开对方紧闭的牙关试图把血渡进去。废了一番功夫,舌尖才终于触到对方的柔软。

王源睁着眼睛盯着王俊凯的瞳孔,看到他眼中的红色真的慢慢地消了下去,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等到红色终于全部褪去,王俊凯也终于闭上了眼睛,脱力地倒在了王源的怀里。王源连忙摸了他的脉搏,探了探鼻息,发现只是昏了过去。

远处的谢小天神色复杂地看着他们半响,然后扶起不知所措的谢小迪,一步一步离开了。

王源把王俊凯跨到肩上,扶着他找到一个隐蔽的山洞。他现在有使不完的力气,更别说扛一个小小的王俊凯。

等到把他安置好,夜色已经渐深了。

王源看着枕在自己膝上的王俊凯,看得入了神。

他了解王俊凯的性格,就算不是被他本人的意识驱使,只要是他亲手做的事,他就不会给自己找任何借口去回避。

王源轻轻抚了下王俊凯微皱的额头,发出一声叹息……


---------------------------------------------

回来了回来了!


评论(4)
热度(57)

© 废话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