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多

总会HE的~不要急~

【03】别动我的手办小心赔的倾家荡产

震惊!大学宿舍古装美少年突然出柜为哪般?

点击本文即可知晓【够了】

【1-2】 ←上回书


【03】

 

王源一动也不敢动,寝室里没有开灯,他渐渐地适应了黑暗,于是顺着剑慢慢扫过去,终于对上了执剑人的眼睛。

此人大约十七、八岁的少年模样,个头略高王源一些,头戴发冠,身着青色长袍,此时正抿紧了唇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眼中满是戒备与警惕。

今夜是满月,此时月光正透过窗户洒进屋中,也正好打在他的侧脸上。

一袭青衣,剑眉星眸,青剑出鞘,势如虹岚。

不知为何,王源竟然想到了这句话。

见王源没有反应,少年又把剑向前逼近了几分,身子也跟着向前倾,带着强大的压迫感再次开口道:“说!汝为何人!此为何地!”

 

王源看着那柄反着月光的剑,再看看少年近在咫尺的脸,思考了半响,最后嘴角僵硬的扯出了个笑来:“这位兄台,你是哪个cosplay社团的?你在我们宿舍干嘛?排练?”

少年显然没有理解王源在说什么,他眯了眯眼睛,手中的剑并没有放下:“考思类是何物?你再胡言论语下去休怪我——”

王源见对方的“排练”没有一点要停下来的意思,还变本加厉起来,也变得有些不耐烦,直接打断他:“好了好了,我不管你是谁的朋友啊,能不能先别玩了,我今天累了一天了……”说着伸手向后准确无比地打开了宿舍的灯。

电灯嗡了几秒“噔”的亮起,照亮了整个房间。

执剑的少年面对突如其来的光明竟然一把收走了剑,用袖子快速遮住了脸,并三步并作两步地退到了房间角落。

王源感到自己身前的压迫感终于退去,稍微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脖颈,回头发现刚刚那个气势汹汹的人的样子,竟控制不住的笑出了声。

少年还维持着挡脸的姿势,此时整个人背对着房间蹲在了墙角,口中还在念念有词:“……应该听师父的话,学艺未精就不该下山的……”

王源看看灯又看看蹲着的人,一时间不明所以。

他这是?怕光?

 

他思考了一下,怕光这种病似乎是存在的。于是他轻咳了两声说道:“咳咳,这位朋友,那个,你不能见光吗?不能的话我把灯关了……”

“不能见光?此话未免欺人太甚!阁下要杀要刮出手便是,为何还要出言暗讽,君子坦荡,又有何惧……”

角落那一团略微动了动,声音越说越低,袖子却依旧没有拿开。

王源见状,只得慢慢走过去蹲下,把对方遮着的袖子拉开一点。少年转头过来和他对视,眼神中透露着“视死如归”四个大字。王源笑了一下无奈地说:“好啦别躲了,你到底是谁啊?”

少年犹豫了一下刚要开口,却突然看到了王源的身上穿的cosplay服装,他的眼神瞬间由敌意转成了惊讶,出口问道:“苍羽山道服?汝竟是苍羽山弟子?”

王源低头瞅瞅自己的衣服,更加无言以对,刚想辩解,只见少年突然扑过来抓住他的肩膀晃个不停,一边急切的问:“既为同门,可否告知如何返回苍羽山?此地究竟为何地?”他又遥遥指了一下天花板上的灯,小心翼翼地问:“这……又是何种法术,为何从未见过?”

一连串莫名其妙的问题搞的王源头大,他只得反抓住对方不断摇晃自己的手臂让他先停下,然后说:“你一上来就乱七八糟问了我一大堆,我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呢。你到底是谁?”

少年听了缓缓松开手,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襟和头冠,把剑收好站起,对着王源抱拳,正色道:“在下苍羽山灵洄峰弟子,王俊凯。”

王源沉默了五秒,然后把他连人带剑的推出了门外。

 

关上门,王源一边收拾着刚刚撞掉的东西,一边竖起耳洞听门外的动静。

少年在门外拍了几下门喊道:“这位同门,既已自报家门,为何又把我推出来?此地究竟为何地?到底如何回苍羽山去?”

王源翻了个白眼没搭理他,自言自语的念叨:“哼灵洄峰王俊凯,我他妈还是灵曲峰张青枫呢,想欺负我读书少?没门。”

拍门声突然停了下来,王源停了手里的动作凑过去听。

 

“怎么在这里拍门啊,里面没人吗?你找谁啊?”

“这位兄台,可认得这间屋子中的人?与我身长相似,年纪相仿,身形偏瘦,他是我同门。”

“你是说王源吗?他不在?”

“王源,这是他的名讳吗?方才他突然将我推了出来,同为苍羽山弟子,为何突然不顾同门情义……”

门突然唰的一下打开,王源一把把讲到一半的王俊凯扯进来,然后对着路过的路人A同学摆了摆手:“没什么事,这我朋友,你准备洗澡的吧!快去吧,去晚了没位置了,拜!”

关上门,他立刻收起刚刚的笑脸,又郑重其事地看着眼前的少年问道:“我最后问你一遍,你、到、底、是、谁?”

王俊凯看着对方的神色,犹豫了一下从腰间摘下一块玉牌,摊在掌心给王源看。

“这是每个弟子入门拜师时所赐的玉佩,上面有我的名字,这个物件有灵气决不能假他人之手。”

王源脑子里回忆了一圈,原著里确实存在这么个道具。但是这玉牌工艺也并不复杂,仿制的也不是不可能,不能说明什么。

他觉得自己再和他耗下去不是个办法,于是直截了当的说:“行了,你是不是王俊凯这个事,我没办法去相信什么……那你,到底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王俊凯听闻缓缓低下了头,神色有点落寞:“我本是准备一人下山游历,谁知途中突遇大雨,找了一个山洞避雨。闲来无事四处走动,突然感觉天旋地转,再醒来时,也是一片黑暗,稍微活动了下手脚才发现,自己竟然蜷缩在那个柜子里。”

王源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正是自己的衣柜。

他走到自己的衣柜旁边,仔细端详了一阵。

猛地打开,发现整个柜子里没有任何大的变化。上层空间原本就只有零零星星几件衣服,现在有些皱皱巴巴的挤在一起,似是有人待过的样子。

柜子下方放的是手办“王俊凯”的箱子,此刻也完好无损的站在那里。

 

王源脑袋中突然冒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他把盒子快速拿出来打开,因为有点急促,几次还没有打开成功。

他开始有点微微冒汗,旁边的王俊凯本来打算说什么,此时竟也一声不响的看着他的动作。

终于拆开了所有包装,像是为了验证他心里所想的事情一样,原本应该好好地放在盒子中的手办,此刻竟然不翼而飞,只剩一个空盒。

王源闭上眼晃晃脑袋再睁开,又反复确认了几次。

那个盒子就像他现在的脑子一样,完全放空。

 

怎么就,不见了?

一个塑料突然变成大活人了?

王俊凯见他表情呆滞一动不动,于是也凑过去也认真的看着盒子,然后问:“怎么了?”

王源他此刻根本没办法和他解释,因为他自己还处于极度的对自我认知的怀疑中。

他突然看到盒上“王俊凯”三个字,为了避免和这个刨根问底的少年解释过多,他快速把盒子收到柜子中,然后假装不在意的说:“你发现自己在柜子里,然后呢?”

王俊凯接着说道:“出来之后,就听见一阵响动,然后……”

“然后你就把你的剑这样,”王源比了个手势,“抵在了我的脖子上。”

王俊凯义正言辞道:“当时这般情况,我以为我遭到了江湖邪门歪道的绑架,也是出于自保罢了。后来才发现你竟是同门……”

王源一听到他说同门两个字就头大:“打住打住,我真不是你的同门,我……”

 

话音未落,门外传来转动钥匙的声音,王源转头一看,正和刚刚开门进来的小D对个正着。

小D看着屋子中间站着的王俊凯楞了一下,向王源投去疑惑的眼神:“诶,这是你社团的朋友?”

王源看看小D,再看看一旁愣着的手办精,心想待在宿舍也不是个办法。

他敷衍得应了一声,然后和小D说:“那个,我出去一趟啊。”拉上还愣在一边的“手办人”出了宿舍。

 

初秋夜晚凉风阵阵,宿舍区都是刚下课的学生和三三两两散步情侣们。

他们两个人顶着两个古装发型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同门请问……”

“不要叫我同门了,我和你都不是一个次元的人!”

“何为次元?”手办精又露出他标志性的皱纹疑问表情,“我们的装束明明相同,倒是这里其他人的和我们不一样。”

 

王源一看见他这么固执,心一横,直接上手开始拆头上的头套。

王俊凯被他的动作震惊的数不出话,因为从他的角度看来,王源正在发疯般的扯自己的头发。

在他的认知里,这样的举动行为八成是练功走火入魔了。

王俊凯顾不得别的,扑上去就开始拉扯王源的手,并且试图禁锢住他:“先别动,先调整一下内息……”

王源扯的好好的突然被一双有力的臂膀箍住,心说手办精虽然看起来不怎么壮实,力气倒是不小。

他发套拆到一半,半粘不粘的在头顶,很不舒服。他挣脱着手办精的束缚:“唉你别管我我马上就摘掉了……”

王俊凯一听手臂又加了几分力气,还临时空出一只手打算去把王源的手从头发上给拽下来:“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随便……”。

 

原本平静的宿舍区路上,两个穿着奇装异服的人扭在一起,时不时还传出争执的声音,渐渐地吸引起了路过人的注意力,纷纷转头过来一探究竟,有的干脆停下围观起来。

王源看着面前渐渐聚起的一堆人,越发无语,积压在心里的情绪猛地爆发出来,他用尽全力挣脱,冲着王俊凯大声喊道:“够了!”

王俊凯还没见过他这么大声的说话,被吓得往后退了一大步,手却不小心把王源的假发套“唰”的一下整个扯了下来。

 

发套周围还有一点粘性,王源感觉到脑门一阵撕扯,剧痛无比,他“嘶”了一声捂着额头弯下了腰。

王俊凯看着手里王源的“头发”,愣了一秒,又连忙去看王源的情况。见他正捂着头漫漫直起身来,赶忙上前一步。

王源呼出一口气,对着周围还在围观的群众摆摆手:“散了吧散了吧!没事没事!该干嘛干嘛去!”

周围的人见他们也没发生什么,嘟囔几句就各自离开了。

王俊凯觉得自己闯祸了,他看着王源被自己扯的只剩下短短一截的头发,小心地开口,连敬语都忘了:“王、王源,我并非有心扯下你的头发,只是刚刚,事发突然……”

王源又粗暴地揉了两下额头,顺便把压了半天头毛给呼噜了一把,然后一把从王俊凯手上抢过假发套,放在旁边给他比划道:“你看,看清楚啊,这个是假、的!根本不是我真的头发。而我也不是你什么同门,这里也不是你的苍羽山,周围这些人才是我的同类。你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吧,我不送了。”

手办精听了之后抬起头环顾了四周一圈,眼神里透露出些许的惊讶,继而转变为更深的不安。

王源看在眼里,略微有点于心不忍,但又觉得这个人的出现绝对不是自己该应付的。看他长了长嘴又想说些什么,王源憋着一股劲直接打断了他:“我也不知道你的苍羽山在哪里,这样吧,你看那里有个小房子,里面有个戴大帽子的人,他叫‘警察’你去问他好不好,我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王源虽然语速快,但是王俊凯还是听明白了。其实他早就意识到,他们不会是同门。他虽然身着和自己一个门派的衣服,但是整个人的气质绝对不是苍羽山弟子会有的。

他很自由。

或者说,他的心很自由。

不知为何,他竟然有一点羡慕起他来。

 

王俊凯抿了抿唇,他把手掌伸进衣袋里摸索了一阵,拿出了一个小巧别致的金属小鸟,递给了王源:“无论如何,刚刚是在下唐突了,这个就当是赔礼吧。我身上最值钱的就是青剑和玉佩了,这两样物件师父说不能轻易赠予他人,想来这个次、次元也用不到。这个是下山游历时捡到的,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儿,要是不喜欢丢掉也好。”

王源把原本抱着的手臂慢慢放下,然后接过了小鸟。

“那在下,告辞了。”王俊凯后退一步,无比正式地对王源抱一抱拳,然后向王源刚刚给他指的保安亭走去。

 

宿舍区的灯已经慢慢暗了下来,只有大门口还是灯火通明的。

王源看着手办精的背影,风吹起了他的衣摆,在灯光的映衬下,勾勒出一个还略有些瘦弱的少年轮廓。前方偶尔驶来几个自行车或者电动车,他直直的走着也不知道避让,几次都有惊无险的插肩而过,骑过去的人还夹杂着一两声咒骂,他停顿一下,又向前走去。

 

王源叹了口气,低头看着手中的小鸟。

小鸟做工并不算特别精致,有些泛旧,翅膀上有两道青色的花纹,银白色的表面有着氧化的黑色痕迹。

王源把小鸟放进衣兜里,嘟囔了一句:“管他什么手办精呢,傻子我也认了,就当交个朋友吧,谁让我心肠好。”

然后他三步并作两步的向前跑去,在王俊凯快要被另一辆车撞着的时候一把扯过了他。

王俊凯回头,看到来人是王源,眼睛微微瞪大,充满着他特有的疑惑。

王源松开他的袖子,对他笑了一下:“警察以后再找吧。你本来就是下山来游历的,既来之则安之,你就当现在也是一种游历吧,这个世界很危险的,你还是跟着我呗。”

王俊凯看着王源眼中星星点点的倒影的灯影,终于在这个世界第一次露出了笑容,他点点头:

“好,那就有劳了。”

 

---------------------------------------------------------------------------

凯凯好软哦吼吼吼吼吼吼

我的源凯心吼吼吼吼吼吼


【04】←下回



评论(6)
热度(174)

© 废话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