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多

总会HE的~不要急~

一个故事(下)

 上    ←半糖



-10-

等王俊凯赶到这所小医院时,附近的路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
王俊凯刚带上口罩帽子准备推门下车,被旁边经纪人一把拉住:“你准备让媒体挤塌医院?”

僵持了一下,最后他还是坐回去,有点焦躁地拆了口罩帽子说:“那怎么办?就在这里等?王源最近工作你们到底怎么安排的?”经纪人没有回答,他一边打起了电话一边安慰式地冲他摆摆手。王俊凯听着对方打电话时里断断续续的语句,也推断不出个所以然,只能继续烦躁地扯着口罩。
几分钟后,经纪人电话终于结束,他急忙问道:“怎么样了?”
“情况稳定下来了,不过还没醒。应该是过度疲劳导致的,支气管炎有点转肺炎了……现在准备赶快转院,这边设施不好病房太小……”
“转到哪里?多久能转过去?”
“转到市里去,马上就过去。我们要不然先去大医院等着?”
话音未落医院门口一片骚动,保安拼命地往外推不断向上涌去的记者媒体,但是也无济于事。直到救护车后门终于砰的一声关上,车子缓缓开了出去。

一路跟随到达了医院,王俊凯找到后门绕了上去。但是站在病房门外时却怎么也没有力气推门,直到碰上被迎面出来的小T。
小T一副惊讶的表情:“凯哥?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走了吗……”
王俊凯没回答他最后那个近乎自言自语的提问,转问他王源的情况。小T叹了口气:“唉还睡着呢。不知道源哥最近把自己逼这么紧干什么,上次演唱会之后就生病了,一直断断续续没好……最近工作强度又大还是撑不住了……凯哥你要进去吗?你最好把口罩带上啊……”
王俊凯下意识点点头,对方把他让了进去说还有一些相关手续要去办就走了,顺便带走了之后跟上来的经纪人。

王俊凯轻轻关上门,缓缓走近那个躺在病床上的身影。

三个月没有见,王俊凯想象过很多次再见对方时的情形,或是形同陌路,或是遥遥相望,但绝对不是现在这样让他充满恐慌。
王源呼吸很轻,时不时传出几声咳嗽。细白的手腕上插着针管,本就没什么肉的脸颊又消瘦了些许,眉头微微蹙着,眼下青黑一片,嘴唇有点不安地张着,种种细节都透露着身体主人的疲惫不堪。

他在王源床边坐下,轻轻附上了他没插针管的右手,就像他常做的那样。直到这时,他才终于摆脱了那种令人崩溃的恐惧感,踏实下来。他叹了口气,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说:“你不是说,谁离开谁不能活吗,你就是这么活的吗……”

他再次感受到了自己的无能为力,扑面而来的愧疚感正在一点一点压倒他。他想起那天站在后台听完那首“Shall we talk”后却咬牙离开的自己。他想,如果我在的话是不是就不会这样?

附着的手轻微地动了一下,王俊凯被拉回现实,看到对方艰难地睁开眼睛,以往清澈的瞳孔此时有点迷蒙。他几乎是立刻把手收了回来,然后迅速站起身,不自然地抹了一下眼角,磕磕巴巴说:“你,怎么样了,哪里不舒服?饿不饿?我去叫医生……”说完就转身要出去。

突然他感到自己的衣袖被轻轻地拉住,那个刻在他脑海的清澈嗓音,此刻略带着沙哑,直直地撞进了他的心里,他听到他说:
“哥,我想吃火锅。”



-11 -
在医院没有住太久,因为所有人开启高度紧张的照顾模式,还有王俊凯旁边的碎碎念加成,王源很快就好转过来,只是这病脱了太久,一时半会还不能好利索,一直还有一些轻微咳嗽。最后在王源的要求下,以及考虑到医院确实有点受不了媒体的骚扰,还是决定回家休养。

回到王源的公寓,进门后他先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助理放下东西和王俊凯示意了一下就走了。王源翘脚在茶几上,用重庆话安慰着吓得不轻的他妈。王俊凯环顾了一下四周,觉得没什么需要自己的地方,拿上大衣准备出去。

谁知到王源一个箭步冲到他面前,背靠在门上,一只手臂张开,另一只还扶着耳边的电话:“……嗯嗯,我晓得勒,没事没事,嗯再见!”
挂了电话就仰起头一脸警惕地看着王俊凯:“你去哪里?”
“我不打扰你休息了,你快进去睡一会儿。”
“我病还没好呢你去干嘛?咳咳咳,我还咳嗽呢!”
王俊凯哭笑不得地看着前面这只“拦路兔”,最后只能妥协道:“好我不走,那你先把你袜子穿上,一会又着凉了。”
“好嘞!”王源一溜烟跑进卧室,穿袜子一边探出头问:“我们晚上吃什么啊?我想吃辣子鸡!”
“不行。”
“那水煮鱼!你上次做那个特别好吃最好再加点菜进去……”
“不行。”
“那吃什么啊,没得吃的了,饿死了!”王源翻着白眼在瘫沙发上装死。
“吃药。起来。”王俊凯看着他乖乖把药吃下去,然后去厨房翻了翻冰箱。除了冷冻室里有一团迷之物体,其余都空空如也。仔细辨认之下才发现这团物体也是很久之前自己放进去的某种肉类。为了防止某人饥不择食王俊凯还是顺手拿出来扔掉了。

最后简单炒了几个素菜,熬了一锅粥。所有食材也没出去买,直接叫人送货上门。
等到终于开饭,王源已经饿的不行了,连吃了两大碗。吃到一半他不经意抬头对上了王俊凯的目光,然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王俊凯知道他肯定又莫名其妙的发现了什么新笑点,就等着自己问。他故意不理他低头喝粥,王源笑了一会说:“你知道你的眼神,有一种母爱的光辉吗哈哈哈哈哈……”王俊凯听完抬起头用好多年不见的死鱼眼看了王源一会,然后起身抽掉他面前的碗:“好了我看某人吃饱了,那别吃了。”王源牢牢护住自己的碗,求饶道:“诶诶,我还没吃完呢!我错了哥我错了,我一会刷碗,刷碗!”
“有洗碗机,不用你。你刷一次打碎我多少个碗,你自己说。”
“碎就碎呗!再说那不都是我的碗吗!”
“王源儿你醒醒,你这厨房里除了天花板和地板哪一个不是我买的?”
“你买不也都是你用嘛,我又不用……”
“我每次做饭你都旁边看着,还是一点没学会,服你。”
“哈哈哈承让承让……”
   
等两个人收拾完,王源伸了个懒腰拍拍肚子,问王俊凯要不要去散散步。王俊凯刚想说好,转念想到现在还是敏感时期,不知道会不会狗仔跟着。于是说晚上太凉了,还是不要出去的好。王源听了点了点头,打开电视玩起了游戏,王俊凯陪他玩了一会就催他去洗澡。他慢吞吞去了后王俊凯自己打了一会觉得无聊,想找点歌来听。敲敲浴室的门问他唱片都收在哪里,王源回他都在书房,他就自己进书房翻了起来。

一个抽屉拉开各种CD摆放的整整齐齐,全部是各种活动上遇到的艺人赠送的,明显连包装都没拆过。另一个抽屉打开散落放着几张拆过的。王俊凯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那张,他拿起来看了一眼笑了一下,又放了进去,准备去拉其他的抽屉。

这时候王源已经擦着头发出来了,看到他的动作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嘴上出了一个音节:“等……”还没说完王俊凯“哗”一下拉开了抽屉,里面码着两摞王俊凯的专辑,全部全新未拆封。
“哦,那个,我好多亲戚是你粉丝你知道吧,逢年过节的寄点回去给我妈,让她送一送,好打发。”王源一边擦头发一边若无其事地解释着,仿佛这一抽屉专辑和自己没什么关系。
王俊凯哦了一声,默默念叨了一句:“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么多亲戚……”说着关上抽屉打开刚刚那个,拿了张很多年前周杰伦的专辑放了起来。
王源有点不服气地回他:“诶嘿老王!你这专辑一半的歌都有我的心血在里面,你居然都不送我个几百张还要我自己买,就问你愧疚不愧疚。”
“你去年出的那张有三首吉他轨都是我弹的,你最后就请我吃了顿小龙虾,而且还是你自己想吃。”
“小龙虾怎么了!前年那首拿‘最佳歌曲’的!编曲是我吧!你颁奖时候感谢我了吗?”
“我感谢了小龙虾好吗?20年那张‘最佳专辑’的好多歌也是我编的,你拿奖时候也没感谢我。”
“我也说了‘感谢重庆小面给予我的灵感’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听?”
两个人你来我往的,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然后莫名其妙地合着音乐同时唱起了副歌部分。

唱完一段后王源叹了口气趴在沙发上,嘟囔道:“最近啥都写不出来了……”
王俊凯看了他一眼没有作声,默默地去洗澡了。

到了要睡觉的时间,王俊凯从卧室拿了被子向沙发走去。王源叫住他:“诶你要睡沙发?睡床呗。”
王俊凯摸摸鼻子,有些不自然地说:“你病刚好,要好好睡一下恢复,自己睡比较好……”王源哦了一声微微倾了半个身子过来:“你是不是怕我传染你啊?”然后不等他回答就抱过他手中的被子拿到了卧室,边走边说:“诶呀不会的,你每次来不都睡床吗,我们又不贴着,沙发不够你睡的你太长了。”说完后楞了一下,突然蹲在地上狂笑起来。

王俊凯看着对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感到莫名其妙,又仔细回想了一下刚刚那句话之后瞬间红了脸。他咳了一下用一种玩笑的语气说:“王源儿你哪学的这些乱七八糟的?”王源笑够了往床上一趟,一脸事不关己的样子:“什么什么乱七八糟的!我要睡了!”
王俊凯看到对方这种明显撩完就跑的架势,也不想和他继续纠结这个话题,于是摇了摇头上床躺下。谁知道他刚关灯没多久,王源就翻了个身凑过来,在他耳边问道:“诶老王,说真的,你还是不是处男啊?”
王俊凯感觉全身的血液全部都凝固了,他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能如此自然的问出这个问题。他唯一的庆幸的就是幸好灯是关着的,否则王源就能看到他快要烧起来的脸。他不自然地往床边挪了挪,脑袋不敢转动分毫,怕不小心对上对方那种带着求知欲的亮晶晶的眼神。

他觉得自己陷入了人生中难得一遇的困境之中,而这个困境的始作俑者不但丝毫没有意识到,反而跟着凑过来,甚至还用手臂撞了他一下:“诶,是不是啊?”

明天你也别想吃肉了。王俊凯心里默默算计了一下,然后他几乎是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一句:“那你呢?”  
说完立刻就想抽自己一巴掌。
他是吧,他肯定是吧!他要说不是怎么办?不会的他没和谁接触过啊,他还这么小。那他要是说不是怎么办?怎么办?
就在他天人交战的时候,王源轻轻翻了个身躺平,过了一会才说:“我啊……”
接着他轻笑了一下,意味深长道:“你猜?”

于是王俊凯一猜就猜了一晚上,他把对方这几年接触过的女性朋友全部排除了一遍,最后不知道几点才迷迷糊糊地睡过去。

睡着前一秒他想:孩子还是长大了。

两个人就这样在家里不问世事的宅了几天,玩玩游戏看看电视,还顺便把很多年以前的视频拿出来笑了一把。
王源没有再问昨天睡前的那个问题,王俊凯猜他可能是忘了;两个人也默契的谁也都没有提过几个月前的争吵,还有那些发生过的事,虽然这些事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忘记。

王俊凯早就和公司请好了长假,但是他不知道王源为什么可以这样随便宅着,不过他也不想去想那么多,这种日子实在太难得了,以至于让他故意地忽略很多他曾经很在意的问题。宅在家里日子过得飞快,两个人真的一次都没有出门。

现在所有东西都能一键上门,王源开玩笑说感觉自己四肢都要退化了。
终于在打出了FF20的第一结局之后,王俊凯起身去衣柜拿衣服准备换。王源刚刚还沉浸在打出一个结局的成就感中,扭头看到王俊凯穿外套立刻问了一句:“去哪儿?”

王俊凯正在对着镜子整理着衣领回答道:“我回去一趟,拿点换洗衣服过来。你在家呆着就行。”
王源说了句“我和你一起去”就快速跑进卧室去换衣服。
王俊凯看着他的背影,再次确定了一件事:王源最近很黏他。这是很久都没有过的情况了,就像回到14、15岁时候一样。
可能人在生了大病之后会对身边人产生依赖感?也可能是他真的缺一个陪吃陪玩陪“睡”的人?
就在王俊凯思考种种可能性的时候,王源已经换好了衣服走过来。他穿了和自己同款不同色的一件卫衣,带了帽子。王俊凯没说什么,推门出去了。

车库拿了车,一路开到不远的王俊凯公寓楼下地下车库里。锁了车,两个人边走边商量着一会去吃什么。
就在这时,一个不明显的“咔嚓”声突然出现。多年的职业经验让他们瞬间就认定了一件事:车库有狗仔,还是一个没什么经验的。
王俊凯一把把王源卫衣的连帽兜扯起来给他戴上,他还记得曾经探班时王源的那个不情之请。

然后他看向王源说:“你先进去,我去问下是哪家。”说完准备走。转身时,王源突然伸手扯住他的袖子,语气里带着急切:“其实我无所谓的!”
王俊凯看着对方在帽子阴影下微蹙的眉和半张的嘴唇,还有他扯住自己的力道,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半晌,他点点头,轻轻地说:“嗯,那我也是。”
王源也对他点点头,两个人继续向前走去。

公寓里收拾的干干净净,客厅里放着几个行李箱。王俊凯开门楞了一下,又若无其事的走进去把箱子放倒打开,取出一些衣物整理起来。
王源默默地看着对方的动作,过了一会觉得无聊自己溜进书房转悠。书房也很干净,放着吉他,还有几排书架。书桌上散落了一些打开的书,王源过去翻了一下,全都是英文教材练习。他翻着翻着出了神,连王俊凯走进来都没感受到。
“看什么呢?”王俊凯走到他旁边,随手把桌上的东西摆放整齐,看着对方手里的书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

王源好像是深吸了一口气,转过身来看着他说:“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王俊凯知道怎么也躲不过这个问题,所以干脆直接回答他:“下个月月初,先出去读语言,再考研究生。”

王源嗯了一声,默默说了句“那也没几天了”。他把手里的书放下,顺便理了理齐,从书房走了出去。快走到门边的时候突然回头笑了一下说:“我们晚上吃火锅吧!”

王俊凯看着他露出的两颗小兔牙,想到之前他面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上轻扯自己袖子时的样子,鼻子一酸,点点头。
“好。”




 -12-
两个人去了附近一家中型超市。如今电商已经成为了人们日常生活的主要购物方式,传统的超市收到冲击顾客也越来越少。因为今天是工作日的缘故,超市人不算太多,都在各自挑选着所需品,准备快点买完回家。两个人悠悠闲闲地逛着,在货架前讨论着每个东西的性价比,这是他们从小到大一直有的习惯。尽管在物质生活上不缺什么,也从不铺张浪费,能省则省,该花就花。
选好了食材,锅底,王源又偷偷摸摸地放进去好多零食,被王俊凯发现后,他默默地拿出去两包,指着另外几包可怜巴巴地说:“留着吧,好久没吃过了。”
最后结账的时候才发现王源还放了一瓶酒。

两个人回到公寓就开始起火开锅,虽然只是普通的番茄锅,虽然比起重庆差了十万八千里,但是俩人还是吃的津津有味。王源把酒开了倒上,喝了一口露出了怪异的神色。王俊凯看着对方纠结的表情也喝了一口,艰难地咽下后说道:“王源儿你不懂还乱买,这么难喝。”
王源听了很不服气的说:“拜托我平时又不喝酒,就看着价格随便挑了一瓶,谁知道这么难喝……你以前都不让我喝酒的,我一喝你就挡,所以我什么都不知道。”
王俊凯笑了笑:“不喝挺好的,我也不喝,对嗓子好。”
王源哼了一声嘀咕起来:“以前啊,酒不给喝,零食不给吃,辣椒不能碰,火锅有毒,饭吃少了还要被打,啊我凄惨的童年。”
王俊凯停了火,看着锅里的沸腾的气泡慢慢消失,归于平静。王源又喝了口酒,呲牙咧嘴了一会,继续在那里碎碎念着:“玩游戏要玩同一个,抓娃娃要抓一样的,手机聊天还要放第一个,你说你烦人不烦人……”他突然自己轻笑了一下说:“反正以后就没人烦我了。”

王俊凯看着他微微出神的样子,心情错综复杂。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呆在这里,于是起身收拾了锅和餐具,都放到厨房里,看着水流发了会呆。
等收拾好了回来,王源还坐在餐桌边,安安静静地看着手里的杯子,酒瓶里的酒却少了一半。王俊凯走上去把他手里的杯子拿走,把酒瓶的塞子塞上。语气带着些许责备:“不是说不好喝吗,你喝这么多?你病刚好你知不知道?”

王源听了抬起头来看着他,脸颊上带着两朵红晕,眼睛雾蒙蒙一片,就这样直直地盯着他看。王俊凯被他看得有点心烦意乱,还是伸手摸摸他的额头试了试温度,才放下心来。看着他有点呆呆的样子,于是轻声说:“是不是有点晕?去洗澡吧,洗完睡一觉就好了。”王源还是没说话,他垂下眼眸默默地站起来往房间走去。

王俊凯叹了口气坐在沙发上,犹豫着今天是不是要离开。突然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王源趿着拖鞋拖拖拉拉地走到茶几对面,盘腿坐下来。
他看了王俊凯一会,然后抬起一只手在桌上放了一张银行卡:“这是我全部家当了,老婆本都在里面了,给你。”
他又顿了一下,用小心翼翼的语气说道,“够不够你以后继续管我啊?”

王俊凯立刻就妥协了,他在一瞬间想,为什么这个人永远能够最准确的戳中他最脆弱的部分。他想冲过去抱住他的少年,然后告诉他:你什么都不用做,我愿意管你一辈子。

可是他克制住了。

他红着眼眶看着王源,然后艰难地开口:“你快点睡吧,我先走了。”说完就要落荒而逃。
王源猛地把桌子向旁边推去,桌脚摩擦地面发出一声嘶哑地声响。
他几乎是吼着说:“王俊凯!你他妈到底想怎么样啊!我对你来说就那么累赘?我都这样了求你为什么还要跑!你是不是觉得我这样求着你你很开心啊?你走啊!我告诉你再也不会这样了我再也……”

剩下的话全部停在了喉咙里,因为他的嘴被另一个人的嘴唇堵住了,带着微微的酒香纠缠在唇齿间。他的眼睛大大地睁着,只能看到对方通红的眼眶还有眼中自己的倒影。接着对方闭上了眼睛,他感到自己的后脑勺被人微微用力按着,嘴唇上的热度让他仿佛快要融化。

直到王俊凯放开了他,王源依旧睁着眼睛一动不动。王俊凯松开箍在他腰间的手,看着他的眼睛,用一种近乎绝望的声音说:“我已经无可救药了,你还好好的,所以我不能这么自私,你懂吗。”

他突然有一种轻松感,长久以来在心里扎根生长的那份情绪,终于可以剖白在那个人面前。不过他想他还是无耻的,直到最后还是占尽了便宜。所以他收回了已经快要抚上王源脸颊的手,叹了口气,转身向门口走去。
  
只是他完全没有想过同样的情形会在他面前上演两次。
他看着眼前背靠着门挡住他的王源,瞬间只能听到心脏疯狂跳动的声音。
王源微微仰着脸看着他,脸颊上的红还没有散去,他还是一句话没说,只是这样看着他。

王俊凯平复了一下情绪,用尽量理智的语气说:“你明白你在做什么吗,你知道着意味着什么吗?”
王源摇摇头,又点点头,然后慢慢靠近他,踮起脚尖,在他唇角印上一个吻。
这次轮到王俊凯觉得自己是一个傻子。

王源慢慢离开他的唇,突然一个发力双腿腾空一绕直接挂在了王俊凯身上,然后双手搂住他的脖子,把脸埋进他肩膀。王俊凯堪堪托住他,刚刚心里的狂喜被这个举动吓退了一半。
他听见王源在他肩上哼哼:“好烦啊,你好烦啊。”
他托着他甜蜜的负担,一时不知道该做什么,只能点点头:“对啊我最烦了,那你现在是干嘛?”
王源又抬起脸来,认真地看着他说:“缠着你啊。”
王俊凯抱着他走回卧室把他轻轻放在床上,然后去拿了块毛巾给王源擦脸。王源左滚右滚一点都不老实,嘴里嘟嘟囔囔念叨着什么,王俊凯凑近了听,他说:“早知道这样还费这么多事,太傻了。”说完扭过脸去闭上了眼睛说道:“我要睡了。”
王俊凯看着他发红的耳尖,凑上去咬了一下说:“我们源源明天想吃什么。”
王源躲了一下软糯糯的回答:“要吃水煮鱼。”
“好。”
“要吃辣鸡。”
“行,给你做。”
“王俊凯……”
“嗯?”
王俊凯定定地看着在侧躺着的少年的侧脸,他闭着眼睛往前挪了挪,然后伸手抱住了王俊凯的腰,把脸埋在他肚子上。一会儿,他哽咽了一下说道:“……你是不是很难过……对不起。”
王俊凯揉了揉王源的头发,低下头在耳畔吻了一下,说:“我知道,我都知道。”
两个人又断断续续地说了好多话,最后王源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把王源搂进怀里睡过去的前一秒,王俊凯突然想到:他俩没洗澡。
    
第二天王俊凯醒来的时候,王源正盘着腿坐在床上一脸严肃地看着他。
王俊凯楞了一下瞬间清醒,也慢慢地坐起来。他刚想开口,王源咬了下嘴唇,抢先一步说:“我银行卡密码是xxxxxx,以后的我们就不是队友关系了。”他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是你工作室最大的股东。”
王俊凯哭笑不得地点点头:“嗯,还有呢?”
王源清了下嗓子说:“还是你男朋友。”说完麻溜下床进了洗手间。
王俊凯控制不住自己脸上的表情,他平复了一下,然后又把脸埋进枕头嘿嘿嘿地傻笑起来。
王源从洗手间出来就看到他新鲜出炉的男朋友像个怀春少女一样在床上扭来扭去,翻了个白眼又进去了。

几个星期后,两个人坐在候机室里等待飞往纽约。
王源打了个哈欠突然想起什么,用胳膊肘撞了一下王俊凯:“诶,你火锅底料带了几包,够不够?”
“大概够一个月吃一顿的。”王俊凯回着信息头也没抬地说。
王源一脸心痛的表情:“完了可能活不到一个月了。”
王俊凯笑着打了一下他的帽檐:“小龙坎早就都开遍全世界了,还不够你吃的。”
王源点点头:“那就好,唉还没有离开祖国的怀抱就开始怀念了。幸好我聪明,随身带个厨子。”
王俊凯装模作样地拿起自己的背包:“哦那你自己去吧我走了。”
“诶诶诶你不也随身带了个国家一级按摩师嘛!你见过长得像我这么好看的按摩师嘛!”
王俊凯撇了他一眼继续低头发消息:“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处男一个,不懂。”
王源用肩膀撞了撞他,咬牙切齿地说:“王俊凯你看着我的眼睛你再说一遍。”
王俊凯左右看了一下,凑过去轻轻在他眼睛上亲了一下,用重庆话道歉:“我错了我错了。”然后他把手机拿起来给王源看,“诶你看M姐祝我们一路平安。”
“嗯M姐这次帮我们好大忙,下次回来请她吃饭。”说完王源拿过王俊凯手机和对方发了几句语音。

可能是感受到了几条探究的视线,王源久违地打开了一个小号,然后笑着拿给王俊凯:“她们都以为你今天一个人走,看到我在这里都懵逼了。”王俊凯凑过去看了一眼吐槽道:“居然还有人说你是顺便过去拍街拍的,这个顺便……”
“嗯,就是还要顺便考个试、读个书、拿个学位,还有……”王源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伸出一只食指挑起王俊凯的下巴,眉毛一挑,
“谈个恋爱。”
  



-13-
又是冬天。
北京的雪今年来的有点晚。

王俊凯起床拉开窗帘,窗外已经一片苍白,结了冰的湖面上铺着干净松软的雪,安静的像是雪花球里的世界。
突然一个带着黑色毛线帽的身影跑入了他的视线。
王源回过头看见了窗边的他,透过玻璃窗用力的冲他挥手,然后指指湖面。
王俊凯也对他招招手,然后快速换好衣服,走了出去。
远远地就看见王源伸脚试了试冰面,然后跳了上去。回身冲他大喊了一句:“快——过——来!”就向远处跑去。

相似的场景。

王俊凯突然感到一阵心慌,这是已经好多年没有体会过的。他加快了脚步追上去,紧紧盯着前面那朵黑色的毛线帽子,生怕一不小心就不见了。
前面的人跑着跳着,时不时滑动一下。但是突然一个不稳摔了下去。
王俊凯控制不住地大喊了一声:“王源!”可是倒着的身影却一点也没有起来的迹象。

他疯了一样的向前跑去,几乎用了自己最快的速度。等跑到王源身边,王源闭着眼睛躺着一动不动,王俊凯声音颤抖地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王源突然睁开眼睛,猛地坐起抱住他哈哈大笑。可是过了一会也不见王俊凯回应。他有点奇怪,正想要松手的时候王俊凯却突然把他抱紧,箍得他隔着厚厚的衣服也觉得有点上不来气。
他安慰似的拍拍对方的背轻声地说:“怎么了?被我吓着了?”
王俊凯没有回答他,却抱得更紧了一些。

半晌,他听见那个已经融入骨血的声音,此刻略带鼻音的在自己耳畔说:
“我爱你。”

王源眼眶一酸,用手轻轻拍拍这个大男孩的头,就像三年前在医院时一样。然后用他这辈子最温柔的声音说道:
“我也是。”
 
<完>


----------------------------------------------------------------------


尾声

25年的娱乐圈发生了很多大事。

当然对于T字组合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年,因为就在这一年,他们结束了12年的组合生涯,开始真正意义上的各奔前程。

W姓男星的粉丝表示祝贺。

另一位W姓男星的粉丝也表示祝贺。

同年,两位W姓男星宣布正式合作成立了工作室,以后将是合作伙伴的关系,并会将重心转移至音乐领域。

两位W姓男星的粉丝表示:算了懒得管了。

所以呢,我们的故事也就从这时候结束了。

而他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一个新的篇章。

后来啊,人们给这个篇章起了一个新名字,叫奇迹。


----------------------------------------------------------------------------

废话部分:

感谢阅读。

其实就是想说趁年轻还是要多学点东西呀。

瞎写,本质还是想写相声

所以他俩什么时候去说相声?


评论(7)
热度(264)

© 废话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