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多

总会HE的~不要急~

【26】别动我的手办小心赔得倾家荡产

凯源凯  【1-2】
穿书源x小反派凯

【25】 ←上回书说到黑化手办精又出来叽歪了……


【26】

王源做好了极其消极的思想准备回到灵洄峰,却没想到会是这样一幅惨痛景象。

地上躺满了受了伤的苍羽山弟子,哀嚎声不绝于耳。原本修葺整齐的花草树木被毁得不成样子,百年的参天大树上,被不知什么武器砍出一道极深的痕迹,整颗大树摇摇欲坠。

王源回头看看站在旁边,抱着手臂一副事不关己地样子的人,对方看到他立马皱起眉头:“喂,你看我干嘛,又不是我干的。”

王源没理他,观察了一阵,发现一个受伤不重,正躺在一旁休息的弟子。他拽着王俊凯走到那弟子面前蹲下,又扯了把“王俊凯”的袖子,他才不情愿地开口替王源问道:“这是发生了什么?”

那弟子上下打量了他一下:“你怎么会现在才来?”接着又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来也没用了,八洄长老入魔了,一个时辰前突然从塔里冲出来,什么话都没说就动手大开杀戒。大家都被打得猝不及防……最后几位长老联手对付他才勉强镇压住,现在又回到了塔里。”

王源皱了皱眉,又扯过王俊凯的手,在他掌心写下“九曲在哪”。

还没等写完,火球就不耐烦的把手撤了回来:“好了好了,我知道你要问什么。喂,九曲人呢?”

那名弟子明显被他这态度给激怒了:“你怎能直呼师尊名讳!”

“呵,你那师尊在我身上留了那么大个窟窿,这账我还没算。”他危险地扯起一边嘴角,轻笑了一声说道。

“你是,王俊凯?你不是…不是……”

“死了?对,王俊凯是死过一次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还故意转过头看着王源,眼睛里闪着得逞一般的光。

王源对他早就不抱希望。

其实此刻他对很多事都已经没有了希望,比如怎么救他,怎么回去之类的,当然他这种幼稚的行为也并不会再让他产生什么情绪。

他站起身,面无表情地越过那个幸灾乐祸的人,径直向那座高塔走去。

“王俊凯”见他这反应,也是自讨没趣,于是转脸瞪了还被吓得瑟瑟发抖的弟子,然后跟了上去。

翎羽塔据说有一百零八层,作为灵洄峰的重地,或许只有苍羽山几位长老知道里面究竟有什么。

可眼下,他们都只是站在塔外,紧紧得盯着塔门,严阵以待,谁也没有要进去的意思。

王源没有意思犹豫,他直径穿过那些人,走到了塔前。

身后不知道是谁开口冲他喊道:“你不要命了?”

他理都没理,抬手推门走了进去。

塔内入眼是一间巨大的藏书室,室内一片昏暗,只有角落点着几盏快燃尽的油灯。书架像是受到了什么重击,全都歪歪斜斜,书籍散落一地。王源随意捡起一本看了看,还没读出个所以然,就听到不远处传来“吱嘎”的开门声,一个人慢慢踱步到了他身后。

“你也是大胆,就敢这么进来。”

王源放下书,站起身回头看着来人。

一向穿着打扮的一尘不染的九曲此刻却有些许狼狈,他的白衣上又丝丝血迹,发丝也有些凌乱。可是他脸上依然挂着平静又淡薄的笑容,好像一切都与自己无关一般,只是简单的打个招呼罢了。王源没说话,静静地和他对视。

他见王源迟迟不开口,表情有些许松动,刚想开口说什么,就听到塔门传来剧烈的撞击声,伴随着“王俊凯”的喊声:

“开门!给我开门!王源,你在里面吗!”

九曲听到这声音,眼中写满了难以置信,他瞬间卸下了冷静的伪装,质问王源道:“他没死?!柏仁草果然在你那里!”

柏仁草?这不是当初景画保拜托自己去苍羽山寻找的草吗?九曲怎么知道,这又怎么会在他身上?

见王源还是不答话,九曲上前一步,逼近王源,咬牙切齿地说:“我当初费劲心思从重门的地界弄到它,却被它给跑了,结果你又从重门把它偷了出来……”

他又走进几步,眼神带着令人不悦的压迫感。

王源已经退到了门边,那边“王俊凯”还在一次又一次地尝试着撞门,但是真个大门却丝毫不动。

王源在脑海中快速过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经过,想要弄明白一切。

他和王俊凯先是从林中捡到了正在被追捕的巴巴,之后送他回了重门又带了出来,在山洞中的那夜之后,巴巴消失不见,只剩下一颗绿色的小球……

王源突然就有了眉目。

他不是没有怀疑过,巴巴其实根本不是一个普通的小孩。只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巴巴是一个被各方争抢的草药。

他从怀里掏出那颗自己一直随身携带的小球,盯着它看了看,又抬头看九曲的反应。

九曲见到王源拿出自己苦苦寻找的东西,一时间只紧紧地盯着,竟忘了去抢。

王源看到他这反应,心下确定了几分。

“把他给我,我放你走,否则……”九曲抽出了挂在一侧的长剑,指向王源。

对面的少年好像丝毫没有被他威胁到,他看着手上这颗至关重要的东西,嘴角忽然扯起一点弧度。

九曲心道不好,刚想倾身上去抢,可是王源的动作更快,他迅速地把手里的小球放到了嘴里,然后咽了下去。

其实王源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没有考虑过吃下去是什么后果,只是不甘心地想:既然你想要,那我就让你得不到。

九曲眼睁睁看着势在必得的东西就这么没了,撕碎了王源的心都有。他红了眼睛,提剑冲上去。

王源知道自己成功激怒了九曲,他没想过什么后果,此刻只是下意识的把双手挡在身前,做微不足道的抵抗而已。

可是就这样小小的举动,却让九曲猛地被推了出去,撞在一排书架上。

落地的同时,他之前部下的塔外结界也自行破解,“王俊凯”终于撞破了门冲了进来。

他一眼看到了正坐在门边一脸不可置信的王源,见他身上没有任何伤痕的样子,放下了心,又装作不紧不慢地走过去问到:“竟然没死,算你命大。”

王源没有回答他,他用充满了不解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双手。“王俊凯”见他不太对劲,上前一步想触碰他:“你怎么……”

“别碰我!”

王源的突然向他吼道,甚至还向后退了几步,像是为了躲避什么一样。

“王俊凯”的手停在了一半,过了几秒开始握紧。这句话让他觉得自己刚刚在门外的行为是那么的可笑,他明知道有结界存在,还是一次又一次的企图撞开大门,就是因为担心门内王源的安危。现在看来,担心这样的情绪,他根本不配拥有吧。

他这么想着,本就暗红的眼眸变得更加深沉,那种想要毁掉一切的情绪,又慢慢地掌控了他,在身体里翻江倒海。

王源一直看着自己的手,缓慢地感受着自己的变化。全身的血液好像都在变热,像是水快沸腾时的感觉,汇聚着一种危险的力量。他看到“王俊凯”靠近,下意识地吼出了那句话,谁知抬头边发现他用加深了些许的赤色眼眸死死地盯着自己的表情,垂下的手慢慢张开,掌心汇聚着一团火,随时准备翻天覆地。

那一瞬间,王源觉得他可能真的想杀死自己。

下一秒,“王俊凯”猛地抬起手,他掌心炙热的温度阴面而来,王源被热度刺激地闭了眼睛,却发现他只是擦着自己的耳边过去,没有丝毫停留,攻向了身后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已经入魔多时的八洄长老。

王源回头看时,两人已经缠斗的密不可分。转眼,本就狼藉不堪的藏书阁,已经被毁得不成样子。

刚刚一起进来众人此刻看着眼前的场面,没有一人上前阻止什么,包括那几位长老。王源仔细观察着战势,一开始八洄还颇占上风,但他的攻击方式毫无章法,看上去每个动作都蓄足了势,却总是扑空。就像一头困兽一半,只是平白的浪费自己的力气。几个回合下来,所有攻击几乎都被“王俊凯”化解,看得出来,他渐渐开始体力不支,却还是没有停下攻击。

这些破绽也同样被“王俊凯”看了个正着,他一边不紧不慢的躲避着那些笨重的攻击,一边暗暗蓄力。

就在八洄又扑空一次之后,“王俊凯”猛地越到他的身后,对着他还无防备的后背,准备使出全力一击。

就在此时,刚刚还半跪在地上爬不起来的九曲,突然暴起,拼了命地冲到了八洄的身前,用自己堪堪承受住了这一击!

王源愣住了。

他知道这两个人曾经是师兄弟,却没有料到九曲能为了他连命都不要。

可是荒唐的是,尽管如此八洄还是没有认出他,他回身又再次扑向“王俊凯”,连看都没有看已经倒地不起的九曲一眼。

“王俊凯”看到九曲挡在前面时收手已经来不及,他看了眼被自己几乎打穿的九曲,又再次回到了喝八洄的缠斗中。

只是这次战斗没有持续太久,几位本来一直处于观战状态的长老终于一哄而上,拿出了各种奇奇怪怪灵器,不多时就将八洄严严实实地捆了起来。

王源慢慢走到九曲旁边,他嘴角溢出大量的鲜血,染红了他的衣襟,胸膛只有微弱的起伏。可眼睛还是死死盯着八洄那边,看到他没有受伤才慢慢闭了眼睛。

王源犹豫了一下,还是出手封了他的穴道。

还有事情没有问清楚之前,他不能死。

 

那边的长老们收拾完八洄后,显然没有离开的意思。他们警惕的看着“王俊凯”,刚刚的一场打斗中,王俊凯明显不属于苍羽山武学的招式还有实力,都让他们充满了疑惑和恐惧,还有他那双和八洄简直如出一辙的赤红双眸,不得不让人怀疑。

“王俊凯”显然没把他们任何一个人放在眼里,许久未有的战斗挑起了他体内好战的因子,他微微眯起眼眸,又活动了身体,周身散发着可怕的气息。

就在王源担心他们又会再打起来的时候,“王俊凯”却突然收了手,他转过头,似乎向着王源这个方向遥遥地看了一眼,接着一阵风一样从身后不远的大窗户翻了出去,消失不见了。

王源被他这突然的行为搞的毫无头绪,正准备追出去时,从天而降一张大网把他完完整整包了个严实,一瞬间身体内蕴藏的力量仿佛被束缚住了一般。王源挣扎了一下,这网竟然越收越紧,不一会儿就箍得他动弹不得。

这他妈都什么事?

王源在心里叹了口气,放弃了反抗,乖乖被几个人抬上了架子。

一路上他被颠簸地苦不堪言,终于停下来后,他又被大力丢到了地上。

他睁开眼睛,打量了一下四周。和他心里猜测的一样,他被带到了被称为苍羽山最绝望的地方——水牢。

他独自坐在一块冰冷的大石头上,周围望去是深不见底的潭水。水里时不时冒出几个泡泡,或是泛起几圈涟漪。王源心里清楚,这可不是什么小鱼小虾弄出来的,这水里游的都是苍羽山专门抓过来看管犯人的凶兽。只要他妄图跨出这个石头一步,水下的怪物就会冲上来把他撕成碎片。

王源认命地躺在了冰冷的石面上,大脑一片空白。

现在还有谁能帮自己呢?连手办精都一走了之,自己该失去的还是失去了,好像比之前更加彻底。

他又想起还在现实世界时候的那些日子,他和手办精在小小的床上并排躺着,不着边际地聊天。他听着手办精说起这个世界,总是有些向往。

如今他来了,经历了一切之后才发现,没有王俊凯的世界,是这么残酷。

王源闭着眼睛,嘶哑依旧的喉咙终于发出了一点微弱的声音:

“我好想你……”


-------------------------------------

dbq 马上就不虐了 真的 信我

【27】

评论(9)
热度(58)

© 废话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