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多

总会HE的~不要急~

【25】别动我的手办小心赔得倾家荡产

凯源凯  【1-2】
穿书源x小反派凯

【24】


【25】

王源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竟会从王俊凯的口中听到这样的话。

他以前想过,也许很久以后,他们会天各一方,互道一声珍重也罢,再见也好,都不像这决绝。

仿佛整颗心都揪在了一起。

他闭上眼睛又一遍告诉自己,眼前这个有着同样相貌的人,并不是他。可是每当他这样告诉自己一次,就像是再次确认了属于自己的那个王俊凯已经不在了,到底哪种情绪更难过,王源自己也分不出来。

“王俊凯”盯着王源合了许久都没有睁开的眼眸,又慢慢扫到脸颊,上面还残留着湿润的泪痕。他突然觉得刚刚愈合的心脏,突然又痛了起来。

这是什么感觉?

他压下这种自己也不知道的奇怪感觉,慢慢靠近了王源,半蹲在他的面前,一只手略带轻佻地挑起了王源的下巴。

“怎么哭了?怕我?”

王源缓缓睁了眼睛,虽然眼眶还是依旧通红,却没有了刚刚的脆弱,只是平静地与他对视。

“王俊凯”不太喜欢这种感觉,好像自己在王源眼里是一个陌生人一样。

为什么要露出这种表情?他明明是一个更加强大的王俊凯啊。

“你放心,我暂时还是不想杀你,你不用怕成这样。”

王源好像是笑了一下,然后“啪”的一下打掉了捏着自己的那只手。

他低下头,用冻得僵硬的手指,在雪地上一笔一划地写着:

“把他还给我。”

“王俊凯”看着他专注的神情,写完后抬起头看向自己的目光里,除了痛苦,还有微弱的祈求。

身体里某一处说不清的情绪,在看到这样眼神后突然炸裂,他弯下腰狠狠地把王源按倒在了地上,贴上了他的耳边,咬牙切齿道:“还给你?我再说一遍,他已经死了,因为他的懦弱,无能,还有可笑的尊师重道。你想要什么,一具尸体吗?那好——”说着他抓住王源冰冷的手指,按上了自己的脖颈,“来啊,杀了我,看看你的王俊凯会不会回来,嗯?”

王源本就没有多少力气,如今被他压着,挣扎了几下根本无用。他愣愣地看着自己被按在眼前脖颈上的手指,突然开始用力。

力道虽然微弱,却还是被感知到了,“王俊凯”笑了一下,在他耳边继续蛊惑到:“对,就是这样,继续。”

王源像是突然找到了发泄口,手越握越紧,手心下的跳动越来越清晰,温热的血流哗哗地流淌着,像是逼着他用力。

那人还在他耳边不停说着什么,他却一句都听不进去。他的脑海里叫嚣着“还给我”三个字,经历一切之后的复杂情绪混乱的交织在一起,让他完全丧失了理智。

这力道根本不能算是威胁,“王俊凯”甚至有点享受,因为王源这样的浓烈情绪全因他而起。

正在他有点得意的时候,身下人的动作蓦地停了下来。“王俊凯”看着他,却发现王源呆呆地盯着自己的颈后某个位置,过了一会儿慢慢把手放下。

“怎么,舍不得了?”他像是玩游戏赢了的孩童一样,语气里满是胜利的意味,“哼,就算你杀了我也无济于事,根本没有什么相反的人,我本来就是王俊凯的一部分。”

“他从小到大,经历的每一件事,我都在。他那些突如其来的情绪,都是我。”

“狂躁,妒忌,仇恨,残暴还有,”他俯下身,脸贴上了王源的侧脸,轻声说,“欲望。”

近在咫尺的红色眸子又暗了几分,王源觉得越来越无法理解他的话了。

“想知道那次你在山洞里主动投怀送抱,看起来正人君子的他,心里其实在想些什么不堪的东西吗?”

期待中王源脸红的画面并没有出现,“王俊凯”看着他越发迷离的眼神,又想说些什么继续调戏他,可是王源竟然眼一闭头一歪,昏了过去。

“王俊凯”皱了皱眉,喊了他两声,王源并没有任何反应。他突然想起王源只是一个普通人,在冰天雪地里待这么久,恐怕已经是极限了。

他心里突然有些怕了,伸出手想碰一下王源颈上的脉搏,却在碰到那一瞬间,被的一股力量猛地震了出去几米远!

他有些狼狈地爬起来,难以置信的看向王源。

他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可是少年只是静静的躺在雪地上,闭着眼昏睡着,根本没有动过的痕迹。只是身上隐隐略略笼罩着一层绿色的光晕。

就在他准备再次靠近的时候,一人一蛇突然从天而降,挡在了他的面前。

 

王源睁开眼时,已经回到了曾经待过的那间小木屋。景画见他醒了,也没问什么,只是给他递了杯水。

王源接过喝了一口,润了润嗓子,尝试着说话,却还是说不出来。

“我和黑无涯帮你看过了,嗓子没什么问题,可能是心理……过段时间就好了。”

王源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之后又在屋里到处打量着。

景画看他这个神态也知道在找谁,开口道:“你在找那个火球吗,被我关在外面了,让他自己冷静一会。”

火球?

听到这个名字,王源困惑地眯起了眼睛。景画不紧不慢地解释道:“他和王俊凯的性格简直截然相反,上来二话不说就丢火球。我们俩不想和他打,带着你跑了,谁知到他还一路跟过来……”

话音未落,屋子的门外传来一声重击,伴随着一股不知是什么东西烧糊的气味。

景画看得脸色发黑,他握紧了拳向门口走去,却被王源拉住了袖子。王源仰起脸看着他,摇了摇头。

景画看他这个样子又看看门边,叹了口气说道:“我可以不和他计较,但是他和王俊凯终究不是同一个人,你明白吗。”

他看着王源认真的点头,心下也略微有些不舍,又犹豫地说:“这种起死回生的情况,我从来没见过。不过着伤口愈合了这也算是一件好事,至于是夺舍还是什么别的原因,我想,可能只有那个罪魁祸首才会知道。”

王源听了这话,不由得思考起自己一直没能想清楚的问题。

九曲到底为什么要杀王俊凯?他努力回想着九曲对他说过的话,只是这个过程对他来说太痛苦,他只要想到王俊凯倒地的那一幕,心口就一抽一抽的疼。那时候的他听不进任何声音,现在回想起来,丝毫不记得九曲的说过什么。

但是,他一定要搞个究竟。

哪怕王俊凯再也回不来,他也要让他死的明白。

让下手的人,付出代价。

他从桌上拿了纸笔,在上面写了什么,写完后径直出了门。景画本想跟上来,见他摆摆手,便只待在原地没有动。

外面的雪已经停了,地上也没堆积多少。也可能是因为某个人变态的破坏力,把整个院子的雪都融了个干净。

“王俊凯”看到王源来,像是看到了玩具的小孩,一脸兴奋地从十几米远的地方冲了过来。他还穿着之前染血的那件衣服,在白茫茫一片的背景间快速移动,就像景画形容的一样—— 一个火球。

火球嗖的一下窜到了王源的面前,站定打量了他一会,刚想对他上手。王源看出他的意图,往后猛地退了一大步,让他扑了个空。然后拿出了之前写好的纸,展开给他看。

“怎么样才能让他回来”

“让他回来?”火球轻蔑一笑,“他回来我就要继续过暗无天日的生活,你觉得,我会让他回来吗?”

王源没作声,又拿出一张纸,上面写着:“其实你并不恨我”

那人哼了一声转过脸去,嘴里念叨着:“那又怎么样?”

王源走了几步,站到他的面前,把纸贴到他的面前:“我要救他”。

不等火球有什么反应,又迅速拿出另一张纸:“我要去找九曲,你和我一起去”。

王源安静地等着对面那个人的反应,只见他挑了挑眉,故作深沉地思考了几秒,然后说:“那,我有个条件。”

王源等着他说下去。

“你怀里的东西,给我。” 

说完毫不客气地向王源伸出手。

王源一开始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他指的是什么,想了一会儿下意识抓住了自己胸前的青鸟吊坠,警惕地看着他。

“谁要你们那个定情信物啊……还有什么,都拿出来。”火球不耐烦地撇了撇嘴。

难道他指的是,在山洞里,巴巴不见之后,留下的那颗小球?

他一直随身携带着,但是从来没什么异常。王源犹豫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

“这么小气?”火球好像难以置信的样子。

王源没说什么,把怀里的纸理了理转身走了。

“诶诶,那我不要,你给我看看总行了吧。”

身后传来妥协的声音,王源回过身,看了他一会,然后把那个小球拿出来放在手上。

火球走近几步,小心翼翼伸出手,戳了一下小球。

没有任何反应。

他心里暗自嘀咕:那到底把自己弹出去的是什么?

他刚想再拿起来仔细看一下,王源突然把手一握,收了回去,转身走了。

火球看着王源的背影,把拳头捏的咯吱咯吱,一小从火苗从指间升起。王源走着走着突然被什么绊得踉跄了一下。火球指间的火瞬间熄灭,身体向前不由自主地迈出了半步。见王源站稳了又向前走,才停了下来。

他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没有其他动作。

 

半夜,窗外的积雪铺了厚厚一层,映着月光照的一片敞亮。王源看着窗外半天,叹了口气,起身拿了一件外衣出了门。

门外火球正蹲在地上,在堆一个不成形的雪人。听到脚步声,警惕地起身看向来人。发现是是王源后,第一反应竟然是一脚把雪人给踢了。

王源心里划过一排省略号……

“你来干嘛?”

王源拿着手上的一衣服看着他。

火球嘴角扯起一点弧度:“你怕我冷啊,我怎么会冷,我可是——”

说着手上又升起一小丛火焰。

王源看着他这活蹦乱跳的样子,面无表情地把衣服自己穿上,然后打了个哈欠转身回屋了。

谁知道身后人就一直跟着他进了屋。

王源没管他,自己径直走到桌边坐下,然后托着腮盯着桌上的蜡烛的一小丛火焰发呆。

火球见他不理自己,走过去呼的一下吹灭了蜡烛,屋里陷入黑暗,只有窗口透出一点光。

王源还是没理他。

火球静静看了他一会儿,又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发现他一点反应没有。他有点慌乱地又点着了蜡烛,却发现他眼角挂着湿润的痕迹。

他哭了。

火球的觉得自己胸膛某个位置又开始泛着疼痛。这种感觉很奇怪。他一直寄生在王俊凯体内,他能感受到情绪是残缺的,负面的。比如想把某个人置于死地,或者把什么东西占为己有。只有感知到这种情绪时,他才会控制这个身体。

所以此刻,他觉得这种感觉很不一样,很……酸。

王源闭了眼睛趴在手臂上,呼吸渐渐沉稳。

过了许久,他轻轻抱起了王源,把他放在床上盖了被子,吹了蜡烛,然后出了屋子。

门外雪停了,天边渐渐开始泛白。

他突然觉得有点冷。


【26】

评论(9)
热度(103)
  1. 源*天真有邪废话多 转载了此文字
    因为这一章我打算把前面全看啦 然后追文

© 废话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