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多

总会HE的~不要急~

【24】别动我的手办小心赔的倾家荡产

凯源凯  【1-2】
穿书源x小反派凯

【23】←上一章……就…那个……刀嘛


【24】

王源又想起了那个梦。

在炼狱般的苍羽山上,被血染的白衣,脚下生出的一朵朵艳色的花,还有躺在血泊中的少年。

一切的一切,仿佛重现一般,模糊又真实,却是王源最不想面对的画面。

他颤抖着伸出一只手,缓缓抚上王俊凯胸前的那个狰狞的创口,白净的手瞬间被血色覆盖,掌下是微弱得几乎感受不到的起伏,少年的生命正一点点流失着,他却怎么也捂不住。

“救……救他……救……”

王源也不知道自己在向谁呼救,他拼了命地喊着,发出的只是几声嘶哑的喉音。

九曲看着眼前由自己亲手创造的景象,却根本无动于衷。

看清了发生的事,谢小天谢小迪冲到他身边拽着他的袖子问他为什么,他不耐烦的一把扯掉,冷哼一声说道:“别装了,他撑不了多久了。”

王源却好像什么也听不到一样,他反反复复地重复着那个“救他”的气音,目不转睛地看着王俊凯逐渐失去血色的面孔。

九曲发现自己完全被忽视,一股冷意从心底而起,他再次拔了剑毫不犹豫地指向了王源,一字一顿道:“你知道怎么救他吧,交出来。”

谢小天从没见过这样的师父,那个在他心目中始终温文尔雅的人,竟然如此暴戾。他一下跪倒在剑前,挡住了王源冲他喊道:“师父,你怎么了,这是师弟啊!”

谢小迪见状也跪在一旁:“就算他们有什么错,也罪不至死,为什么要这样!”

九曲冷笑:“和你们两个无关,给我让开!”

两人一动未动,就在九曲准备一掌扇开两人的时候,从空中突然传来几声诡异的声响,像是风声,又过于尖利。这声响有些鲜明,众人也听到了纷纷抬头望去。

只见天边一团黑云以极快的速度移动过来,待近了才看清,哪是什么黑云,而是一条巨大的黑色大蛇。它在空中快速扭动着庞大的身躯,鲜红的蛇信子在嘴边吐息着,发出危险可怖的“嘶嘶”声。在场的人群纷纷发出惊呼,甚至连几位长老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传说中才有的怪物。

陆雁桓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他指着空中的大蛇说道:“这是黑无涯!我上次见过!大家快跑!”

话音未落,原本整齐的队列,早就因为这凭空出现的怪物而四散分离。

但是空中的蛇并没有要向众人发难的意思,它直直地向着九曲冲了过去,尾部高高翘起,蓄足了势,看起来有着巨大的杀伤力。

九曲仰着头,看着庞然大物越来越近,下意识急速后退,把剑挡在身前,双手护住自己的关键部位,只等重重一击。

预想到的攻击没有发生,待九曲睁开眼睛,眼前只剩四散的人群,和不知所措的弟子们,哪还有怪物的身影。

而一同消失的,还有几米远处的王源以及被自己伤了的王俊凯。

九曲迅速回头,看着远处空中的那一个黑点,微微眯起了眼睛。

 

王源也不知道自己飞了多久,风霜挟裹着砂石从他的脸庞呼啸而过,但他好像失去了任何知觉,只能紧紧抱着怀中的身体,就像是他最后一点温暖。

终于等到落地,王源还是保持着原先的姿势。黑无涯轻轻一抬尾,他便抱着王俊凯滚落了下来。

顾不得身上摔落的疼痛,王源又爬回王俊凯身边,握住他的手。

景画也落了地,皱了皱眉走上前去,眼前是王俊凯血肉模糊的伤口,和王源通红的眼睛。听到脚步声,王源好像突然惊醒,他疯了一样地抓住了景画的衣摆,口中不断重复着什么——依旧没有一点声音。

就算听不到景画也知道要做什么,他把手贴近王俊凯的颈部,却什么也摸不出来。他又快速查看了他的各个经脉,发现可以控制气血的穴道已经被封上了,想必是王源曾经跟着黑无涯学过的。

可是没有任何用处。

黑无涯也迅速变回一条小蛇,窜了过来。他仔仔细细地匍匐在王俊凯身上查看他的伤势,在伤口位置看了许久,又贴着他的脉搏仔细感受。最后却还是慢慢地爬了下来,伏在一边,沉默地垂下了头。

王俊凯伤在心口,不偏不倚,整颗心脏毁得彻底。

他也无力回天。

王源看他们默不作声的样子,眼中满是绝望,他又焦急地拽了拽手中的衣摆,得来的却是景画闭着眼睛摇了摇了头的回应。

王源从没像现在这么冷过。

好像是整座灵洄峰的雪,都下到了他的心里。

他还是握着王俊凯早就已经没有一丝温度的手,不停地揉搓着。可是他自己的手也早已冻僵,没有什么温度,他又迅速将那手贴上自己的脸颊,想让他赶快暖起来。

只是徒劳。

景画看着两个不久前还在他面前有说有笑的孩子,此刻一个已全无生气,另一个生不如死,心里难过至极。他一收到王源通过万里乾坤镜发来的求救,立刻和黑无涯赶来苍羽山,但还是晚了一步。

黑无涯盘上他的肩头,沉默地立着。

王源放下了那只怎么也捂不热的手,又去抚摸王俊凯的脸颊。雪还在下,少年的眉眼上早已盖了薄薄一层。王源轻轻地把雪拂去,少年面容安静,就像睡着了一般。

王源久久地凝视许久,然后俯下身,在他失去温度的嘴唇上落下轻轻一吻。又搂住他整个上身让他靠在自己怀里,一动不动地坐着,像是要坐到天荒地老。

雪越下越大,景画撑着把伞,站在一旁,看着雪地里那个衣着单薄的少年良久。雪已经覆盖了他整个头顶,可他还是丝毫未动,静静低头看着怀里的人。

景画叹了口气,走了过去,拍了拍他的肩:“……你没有内力护体,这样下去会出事,快起来吧。”

王源闻所未闻一样,连眼神都没有移动过半分。

景画知道他现在说什么也听不进去,只好挥手设下一小圈结界,挡住了风雪,然后转身离去。走出几步,他又回头看了一眼,天地寂静。


王源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坐了多久。但是他却能感受到自己体温正在慢慢流失。

就这样结束吧,一切都回到原来的样子。王源迷迷糊糊地想着,回到他们没有认识的时候,然后躲的远远的。他再也不会在课上偷偷摸摸地看什么小说,也不会攒钱买什么手办,当然就不会在打开宿舍门的时候遇见一个奇奇怪怪的少年,也不会像现在这样,难过的快要死掉。

还有好多话没有和你讲,还没有带你去过我的故乡,你甚至都不知道火锅是什么,你怎么可以就这样离开我啊。

王源无力地闭上了眼睛,放松了身体,依偎在王俊凯的身体旁边,躺在了冰冷一片的雪地上,放任困倦和黑暗吞噬自己。

不知道躺了多久,就在他快失去知觉的时候,早已冻僵的身体却一点点开始回暖。

当王源感知到这温度来源时,猛地睁开了眼睛。

是身边的那个人。

他飞快地坐起,颤抖着去触碰了一下王俊凯那本应该冰凉的手,指尖传来滚烫的温度让他浑身一颤。

他又看向王俊凯身上那狰狞的伤口,却发现那处的皮肤竟然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着。

王源连气都不敢喘了,他紧紧盯着那个伤口,一瞬都不敢眨,生怕一切只是自己的幻觉。

没过多久,那里的原本血肉模糊的皮肤已经恢复如初,只留下外衣上的血迹,证明着王源再也不想回想的那一幕。

王源伸手抚上王俊凯的心口,手下传来皮肤上炙热的温度,还有强有力的跳动。

此刻他的泪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如果这是一个梦,他宁愿自己这辈子都不要醒。

王源俯下身,看着王俊凯的面容。几滴眼泪掉落在他的脸颊上,王源生怕惊扰了他,赶忙用手轻轻擦去。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声音,如果你醒过来,我这辈子都不离开你。

像是听到了他心里的声音,躺在地上的少年眼睫微微颤动了一下。

王源屏住呼吸,身侧的手已经握成了拳,他的心脏在胸腔里疯狂地跳着,那声音形成的回响,此刻被放大了无数倍,在他耳边环绕着。

像是被困住一般,那熟悉的眼眸经过了一番挣扎,在王源的注视下,终于一点点在睁开。

待王源终于看清一切时,却开始浑身发冷。

那是一双,暗红色的眼睛。

是他梦里见过的眼睛。

 

“王俊凯”睁开了眼睛,慢慢坐了起来,像是活动筋骨似的左右转动了下头,浑身的骨骼发出“咔咔”的响声。

然后,他又缓缓把头转过来,看着王源,眼眸深沉了几分,继而嘴角上扬露出一个有些诡异的笑容说:

“我的源源,我回来了。”

他浑身散发着炙热无比的气息,王源却觉得比刚刚还要冷。他明显地感知到,眼前这个“王俊凯”,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了。他想问你是谁,可是喉咙还是发不了声,只能死死地盯着他,身体不由自主地一点点向后移动着。

“王俊凯”见王源不理自己,还挂着泪痕的脸上满是戒备和惶恐,笑得更开了一些,站起了身,局高临下的开口道:

“你不要怕,我们见过的,在——”他故意停顿了一下,玩味的眼神扫过王源的脸庞,轻声吐出四个字,“人间炼狱。”

不等王源回答,他又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思考着开口:“我怎么介绍我自己呢?嗯……哦,这么说吧,我是王俊凯的反面。”

“如果说王俊凯尊师重道,那我就离经叛道;他宽容大度,我就瑕疵必报;他吃素,我就只吃荤。”

说完他又刻意的停了一停,迈开步子走近王源,微微俯下身,暗红的眸子里暗流涌动,然后用平静的语气说道:

“他有多爱你,我就有多恨你。”


------------------------------------------------------------------------

放他出来玩一会


评论(7)
热度(77)

© 废话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