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多

总会HE的~不要急~

【23】别动我的手办小心赔的倾家荡产

凯源凯  【1-2】
穿书源x小反派凯

【22】←上一章说在一起睡觉觉来着,然后睡醒发现……


【23】

第八次尝试叫人未果之后,王源终于意识到可能出了什么事。

他醒来时屋里没有人,他尝试着叫了几遍王俊凯的名字也没有回应。又躺了许久,也不见有人过来。他穿戴整齐,本想出门自己去找他,谁知道推门却发现怎么也打不开。

王俊凯这是,把他关起来了?

昨天才确定了关系,今天就翻脸不认人了,这什么态度。王源有点生气,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主动,才导致王俊凯一点也不珍惜。这样一个本应该你侬我侬的早晨,竟然以他独守空房而结束。王源气得又砸了一下门,觉得不过瘾,干脆一边砸门一边问有人吗,喊了许久,除了庭前的风声,没有任何的动静。

他突然意识到有点不对劲。

就算是王俊凯有什么急事要去处理,也完全没必要锁住自己,整个灵洄峰也不可能没有其他人。自己刚刚喊了那么久,习武之人的耳力向来灵敏,绝不可能没有一个人发现。

王源一边想着,一边在床上坐下。床上另一边的温度早已消失,看来王俊凯已经离开了很久。

他轻轻拂过床单,余光不经意扫到另一面墙上一扇不起眼的窗户,忽然心下一动。

 

等他踩在窗外的雪地上,看着眼前一座座院落才开始犯了难。

他试着走了几间院子,敲了几扇门,然后依旧无人问答。

这好好的灵洄峰,怎么一夜之间就空了?还有王俊凯,他到底会去哪里?

王源心里着急,脚下却不停,一扇门接着一扇敲过去,就在他快要失去耐心,耐着性子敲响最后一扇门的时候,那门竟然从里面打开了。一名穿着灵洄峰道服的弟子,背着包袱慌慌张张地从里面冲出来,幸好王源及时闪躲才没有撞个满怀。

那名弟子没想到门口竟然还有人,吓得惊呼了一声,接着就用充满惊恐的眼神盯着王源,一眨不眨。就在王源准备开口询问的时候,那弟子突然扑通一下子跪倒在王源面前,扯着王源的衣摆就高声求饶道:“我真的不是叛徒,不要抓我走!”

王源听着他断断续续的语气中包含的内容,脑袋一懵,简直以为自己在做梦。他摇摇头,又紧紧盯着眼前惊慌失措的人问道:“你在说什么?王俊凯在哪里?”

“他……他带着剩下叛变的弟子去了峰顶的翎羽塔,其他的我真的不知道了,放过我吧……”

说完他趁着王源思考的瞬间,嗖的一下使出轻功飞了出去,动作快到王源反应过来时候就没了踪影。

叛变?翎羽塔?这都什么跟什么?王源努力回想着书内关于翎羽塔的内容,作为整个苍羽山最高塔,据说塔内有藏书数十万册,还有无数的奇珍异宝,可谓是苍羽山重地,一般人不得靠近。

可是这和王俊凯又有什么关系?

王源来不及细想,仅看刚刚那人的反应,恐怕王俊凯现在的处境会很复杂。

王源抬头看看高耸入云的石塔,又低头看看眼前蜿蜒而上、一眼望去看不到边界的台阶,咬了咬牙跑了上去。

一口气跑了百来阶,王源在原地停下,想喘匀了气继续跑。忽然身子一轻,被什么东西一下驼了起来,王源一惊,低头一看,身侧是展开长达数米的巨大翅膀,竟是刚刚喊了半天也不见的大黄。

王源惊喜地拍拍大黄的头:“你刚刚去哪里了?”

谁知一向撒娇个没完的大黄此刻一言不发地驼了他,快速向前助跑了几步,然后腾空飞来起来。

王源看着难得认真的大黄,欣慰的同时又不禁在身侧握紧了拳。

王俊凯说,灵洄峰一年四季都会下雪。今天也不例外。王源把头低下,埋在大黄厚实的脖颈里,只露出一双眼睛,仔细地观察着地面。

终于视线范围内出现了成群结队正在向山上移动的队伍,他们穿着各色道袍,从上面俯视下来,浩浩荡荡,有数千人之多。根据衣着判断,苍羽山诸峰的弟子,竟然集结在了这里。

王源倒吸了一口凉气,又粗略的关注了一下他们行进的速度,伸手在大黄身侧拍了一拍:“能不能再快一点?”

大黄像是会意了一般,巨大的羽翼扇动频率加快了许多,带着王源瞬间又升高了几十米。王源感受着风霜的呼啸,心下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自从来到这里,一切都和他知道的那个书里的世界不一样了,他不清楚未来,更无法改变过去。他曾以为自己是一个知晓一切的bug 存在,实际上却是一个不折不扣闯入者而已。

眼下离翎羽塔越来越近,可是大黄也开始体力不支起来,“呼哧呼哧”地喘个不停。王源摸摸它的脑袋,又指指下方一个略微空旷的平台,示意大黄在那里降落。

一落地,王源顾忌着身后的大部队行进速度,一秒没停地继续向山上跑去。

当石塔逐渐出现在视野里,王源才终于停下想喘口气,还没等他有所动作,前方一闪而过三个人影,下一秒,三把剑就围着贴在了他的颈部。

“放开他。”

王源被压着低头一动不敢动,听到这声音才感觉脖子周围的威胁一下消失,终于抬头,看向来人。

“发生什么了?”

“没什么事,你快回去吧。”王俊凯表情看起来仿佛一些都安然无恙一般,淡淡地回了一句转身就准备走。

王源跑了几步追上去:“你让我回哪里去?”

王俊凯听了转过身面无表情地说:“当然是灵曲峰。”

“我刚刚来的路上看到了,还有不到半个时辰,其余几峰的人就上来了。我不知道他们是为什么而来的,但是都到这时候了,你就还想着把我支开?”王源一口气说了太多,情绪越发激动,他最后甚至上手扯了王俊凯的衣襟,有点发狠道,“怎么,昨天睡过就想赶我走吗?”

话音刚落就听到周围传来此起彼伏的抽气咳嗽声。

王俊凯脸色终于有点变化,有不舍,有无奈,他握住王源抓着自己衣服的手,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又归于平静。

他一把扯下弯管王源的手,转身向后走了几步,对后面的弟子吩咐道:“绑上。”

“是。”

王源被绑住跪在地上的时候,脑袋里还是一片空白。昨天还温柔帮他盖被子的手办精,今天竟然让人绑了他?

王源猛地冲他吼了一声:“王俊凯,你什么意思?”

王俊凯却看都没看着他,独自一人拿剑站在了从山下到翎羽塔必经之路的最前端,慢慢将剑拔了出来,垂在一旁,整个人散发着肃杀的气息。其余的十几名灵洄峰弟子跟在他身后,全部严阵以待。

接着,王源就听到了来自不远处大部队行进的声音,逐渐逼近。

他转动了一下手腕,发现绳子只是松松地绑着自己而已,只要稍微用力就能挣脱。

就在他想着怎么摆脱身上的绳子时,就感觉前方远处的空中突然落下几个人影。待他们站定,王源才观察到,这几个人有男有女,身着苍羽山高阶道服,单看面容都已不再年轻。王源虽然对不上号,还是大概知晓他们的身份。

这些应该就是苍羽山其他几位峰主。

王源又伸长了脖子,仔细找了一找,却没有发现自己师父的身影。

沉默许久,为首一位看起来念过半百,面容和善的老者才悠悠开口:“这看起来似乎不是在迎接我们啊……”

王俊凯听他说了这话依旧一言不发,对面的老者看他这个态度,竟然笑了起来:“你们还真是护师心切,八洄是给了你们什么好处,让你们如此卖命?”

“师父仍在闭关,还请几位长老回去。”王俊凯一步未退,手握剑柄朗声道。

“八洄闭关许久了,可否出来一见?我们也有些话想要问上一问。”旁边一位带着面纱的女子走了出来,她身上并无任何武器,看上去好像弱不禁风。但她一开口,声音瞬间传遍在场每一个人的耳朵,可见内力深厚。

王源暗暗猜了猜她的身份,见她衣侧隐约有一个“秀”,大概和灵秀峰跑不了关系,八成就是灵秀峰的峰主陆灵了。

“师父闭关,请几位长老回去。”王俊凯没有正面回答他们的话,而是又重复了一遍。

这时身后的大部队也逐渐到齐,从人群中突然蹿出一个人,王源还未看清他脸就听到他扯着嗓子喊道:“什么闭关,明明是修炼魔教邪功走火入魔了,我亲眼所见!”待他走近,王源才看出来,这人竟是灵洄峰大师兄陆雁桓。

魔教邪功?走火入魔?

实话讲,在整本书里对八洄这个人物的描写可能还不到800字,一直是一个背景板一样的存在,现在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剧情,王源实在有点摸不着头脑。

但如果一切像他所说一般,那么眼下正是苍羽山清理门户,王俊凯作为一名忠心耿耿的弟子维护的一场大戏,。

王源已经悄悄松了身上的绳索,只要微微一动就可以解开。看着对面剑拔弩张的态势,心里飞快思考着要怎么办。

场面又回到僵局,王俊凯一言不发,只是把手里的剑又握的紧了一些。

谁都没想到再次打破僵局的竟然是大黄。它扑棱着翅膀从天而降,落地后吐着舌头左看看右看看,终于瞄到了跪在地上的王源,一路向他狂奔过来。

跑到一半突然被呵住:“大黄,你在哪里干嘛,快回来!”王源抬头一看,谢小天和谢小迪刚刚赶到,正气喘吁吁的看向这边。王源心下一喜,无论如何,他们总归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他猛地挣开绳索,喊道:“师哥师姐,我在这里!”

“王源师弟?你在那边干什么,快过来!”两人看到王源就在王俊凯身后,也顾不上大黄了,急忙喊到。

王源看了一眼就在前侧方的王俊凯,而王俊凯也正好回看他。王源刚想和他说点什么,就见王俊凯缓缓举起剑指向了自己。

王源愣在原地,就听他短促地说了一个字:“滚。”

“什……什么?”

“既然你和他们是一伙的,那现在就滚过去,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王源简直想冲上去揍他一拳。

每次都用这种方法,也不看看自己的眼眶已经红成什么样了,一点威慑力也没有。

王源虽然心下清楚他的用意,却还是没有戳破,自己慢慢走到了谢小天谢小迪旁边站着。

“我们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吧,”陆灵看了这莫名其妙的一段,有点不耐烦,“现在让开,我费你灵力逐出师门,以后就做一个普通人罢了;不让的话,休怪我的手下无情。”

王俊凯失神了片刻,又重新抬起头,看着陆灵摆出了准备战斗的姿势,嘴里缓缓吐出两个字:“不让。”

王源看着这态势,心里越发紧张,忍不住拽了谢小天谢小迪的袖子问道:“师父呢?师父怎么还不来?”

谢小天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这和师父有什么关系啊?师父和八洄长老的关系水火不容,他来了只会让场面更加可怕啊!”

“唉你不知道!”王源一急,忍不住把想的东西一股脑说了出来,“他俩以前是好基友他不会坐视不理的……”

话音未落,伴随着谢小天谢小迪长大的嘴,九曲就像是听到召唤一样,落在了他们眼前。

王源还来不及反应,待看清了他身边人是,心下暗道一声糟糕。

九曲身边站着的那个红衣女子,可不就是被他“偷”了孩子的那位玉夫人吗。

该来的不该来的都到齐了,这是华山论剑吗?

那边还在对峙的人显然也注意到了发生的情况,九曲还是那么不急不慢地,缓缓走到另外几名长老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一下王俊凯,对他们说:“几位且慢,我还有事要与这位弟子询问。”

说完转身看着王俊凯问道:“听说你与我那顽劣的弟子,做了些不该做的事?”

这句话一出,王源的脸刷的红了个遍,心里暗暗腹诽道:你到底会不会问问题?

王俊凯皱了皱眉,一瞬间明白了过来。

“如果你说是那位夫人的事,那与王源无关,孩子是我捡的,也是我弄丢的。”

“哦?”九曲饶有兴趣的围着他转了一圈,“丢了?”

“就是你们!偷了我的孩子又把我的整个宅子搞得一片混乱,今天你们苍羽山必须给我个说法!”玉瑾上前一步高声道,看架势就是要死磕到底的样子。

王源心凉了半截。

好了,人家来算账了,我要怎么说。你好,你的儿子变成了一颗球吗?

打死也没人信吧!

就在他踟躇着该如何开口的时候,就见那边的九曲笑了一下,冲着王俊凯点了点头。

笑容刚落,他忽然从身后抽出了一把剑,直冲王俊凯而来。

王俊凯迅速反应过来,然而距离实在太近,他想要闪避却已经无能为,堪堪后退了一步,被剑一下子从前胸捅了对穿!

王俊凯低头看着胸前穿过的剑身,最后一秒想到的是:

王源,快点回家。

 

雪还在下,风很静,人群也很静。

或者说,王源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他看着那个距离自己不过十几米远的少年,却丧失了全部力气,甚至连喊一声都做不到。

九曲又拔了剑,不急不慢地插回了剑鞘。

王俊凯像是没有任何力气一般的滑落在地。身体里不断涌出的血液,慢慢透过他的身体,逐渐形成了一滩血泊。

王源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他身边的,可能是走的,也可能是爬的。

他只记得王俊凯身上的白色道服,已经被染红了大片,触目惊心。还有逐渐失焦的瞳孔,他像是在努力想看清自己,却无能为力。惨白的嘴唇不断开合着,王源却读不懂。

后来他才知道,那两个字是回家。


---------------------------------------------------------------------------

全剧终(并不是

抱头鼠窜


评论(17)
热度(112)

© 废话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