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多

总会HE的~不要急~

【22】别动我的手办小心赔的倾家荡产

凯源凯  【1-2】
穿书源x小反派凯

【21】←上一章说终于终于终于终于在一起了!


【22】

大黄是被一阵笑声给吵醒的。

它站起来抖抖翅膀上的雪,看到前面不远处两个人影,那个刚刚还趴在它背上忧心忡忡的那个少年,现在却笑得开怀。

王源蹲在地上直不起腰:“所以你之前不理我,是觉得我心有所属?”

王俊凯皱着眉头,看着还蹲着的人,脸却偷偷地红了,他有点严肃地说:“手办精这种精我从来没听说过,难道那不是你们的世界才有的东西吗……”

“怎么能这么说呢?”王源站起来,一本正经地看着王俊凯,然后伸出手捧住他的脸说道:“他才不是什么东西,他可是我的小宝贝儿。”

王俊凯把王源的手拽了下去:“那你还是去找他吧,我们就当刚刚的事没发生过……”说完转身就准备走。

“诶,我这不是来找了吗?”王源扯住他的袖子,轻轻摇了摇,然后伸进去握住王俊凯的手,把他拉到跟前说:“他现在就在我眼前啊……”

即使过了两年,手办精红起脸来,依旧和当年在宿舍里那个他没有区别。只是王源不知道,那时看到藏在被子里的手办精,那种感觉叫做心动而已。

现在他知道了。

他又凑近了几步,看着脸上挂满疑惑、害羞不知所措各种情绪的王俊凯,和他说:“嗯,其实早就准备告诉你了,竟然被你提前发现了……只不过这些说起来有点长也有点不可思议,你愿意听吗?”

“只要你说,我都信。不过……”他又回握住王源的手,“这里太冷了,我们先回去,嗯?”

“好。”

 

王俊凯居住的院落就在不远的地方,虽然不大,却精致异常。院子里的种着棵海棠,也不知是施了什么法术,如此寒冷的天气,竟然也郁郁葱葱,结着不少的花。

树下趴着一只胖乎乎的猫,可能也不胖,只是毛比较长罢了。它闭着眼睛,一脸闲适地趴着。听到有人进门的动静,只悄悄地睁开一只眼睛向这边睨了一眼,就继续闭上眼假寐了。

大黄跟在后面走进来,一眼看到了猫,兴致勃勃地凑了上去。

王源刚想喊它一声,王俊凯却冲他摇摇头。

“没事的,让它去吧。”

王源有点急:“大黄特别傻,万一伤着猫怎么办?”

王俊凯轻笑了一下:“二十只大黄都未必打得过它。”

王源一听更紧张了,赶紧扭头去看大黄。只见它正小心翼翼地靠近猫咪,转了几圈,见猫还是没动静便又想上前。

但是这时候,本来一动不动的猫,突然把尾巴在地上随便一拍,大黄瞬间停下了脚步,站在原地瑟瑟发抖起来。

王源摇摇头,心里暗暗说了句“怂”。

 

仙侠小说最大的好处就在于,所有你能想象的、或是不能想象的,都可以存在。所以当王源踏进这间温暖如春却没有任何供暖设备的屋子时,也没再大惊小怪些什么,只是安静地打量了起来。

这房间布置的简单,却又不简陋。桌子上放着纸笔,墙上挂着不知出自哪里的字画,一角的香炉冒着一丝似有似无的白烟,王源偷偷闻了下,是王俊凯衣服上才有的味道。

环顾一圈,也只有中央的小桌上,放着一壶酒,和整个房间的氛围,有那么点格格不入。

王俊凯顺着王源的视线看到了桌上的酒壶,他假装不经意地走上前去收拾起来,边收边说:“今天太晚了,不如就住这里,你住里间……”

“这酒好喝吗?我想尝尝。”王源按住他准备拿走酒壶的手,饶有兴趣的抬头看他。

王俊凯无奈,只得倒了一小杯。

王源一口闷了,砸吧砸吧嘴:“嗯,还真不错。”

“别多喝,这酒容易醉。”

“是啊,喝酒误事。”王源捏着杯子,笑了笑,起身凑到王俊凯身边,在他耳边轻声说道,“不如,我们把上次误了的事,继续做完好吗?”

王俊凯转头看他,王源的目光中有一丝狡黠,唇角弯起,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见王俊凯半天没反应,于是重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好啦,逗你玩的,你怎么这么……”

话音未落,王俊凯伸手一拉,王源转了个圈就跌进他的怀抱中。

接着感觉手心一凉,被塞进一个物件,他拿出来一看竟是一锭银元。

王源诧异的回头看向王俊凯,谁知到他竟低头在他耳边轻轻落下一吻说道:“王小爷的规矩我可记着呢,只是不知道,这些够不够?”

王源迟疑了一秒,猛然想起在宿舍小屋的那个夜晚,内心咆哮道:手办精你不单纯了!

王俊凯见他脸红的不行,整个人像小兔子一样又害羞又生气的,索性不在逗他,松开了手:“好了,快去里面睡吧,累了一天了。”

“还睡什么里面啊你这个人……”王源打了个哈欠,身子一歪,倒在了王俊凯的床上。然后眨巴眨巴眼睛,拍了拍身侧说道,“来,宝贝儿,上来!”

王俊凯扶额,最后还是顺从的躺了上去。

刚躺上去没多久,王源就翻了个身,滚到了他身边,把脸埋到他怀里,手不老实的搂上了他的腰,嘴里还“嘻嘻嘻”的发出窃喜一般的声音。

“笑什么呀?”

“哼,就是高兴,终于抱到我的宝贝儿了,特别高兴!”

王俊凯也不禁弯了眼睛,轻轻搂住他的后背,说道:

“我也很高兴。”

室内一片静谧,身边的温度太过舒适,让人昏昏欲睡。

经历了心情跌宕又起伏的一天,好不容易安稳下来,王源的上下眼皮开始疯狂打起架来。但是他还记得自己有很重要的事要说,一件已经拖了很久很久的事,一件他早就想通的事。

王源想了想措辞,犹豫着开口:“你准备好听我告诉你一切了吗?”说完他微微抬起头,看到王俊凯正用一种专注而温柔的眼神注视着自己,接着点了点头。

“其实我很久以前就知道你。”王源顿了一顿,“在一本书上。”

“清风渡河山?”

听到这个名字从王俊凯嘴里如此自然的出现,王源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你……怎么知道的?”过了半响,王源缓缓和他拉开一些距离,不太自然地问道。

王俊凯手臂微微用力,把他又拉回自己怀抱,嘴角挂着似有似无的笑容说:“在你的电脑上查到的,那天我突然去找你,就是想问这个。”

王源听了如此简单的原因,心里整个哭笑不得。

他这么早以前就知道了,还瞒了这么半天,原来都是白费功夫。

“你不会觉得奇怪吗,觉得这一切,都太不真实?”尽管王俊凯表现的淡定自如,可是王源心里还是隐隐有些不安。

这种事无论发生在谁身上,都会对自己的人生产生怀疑吧?

王俊凯,又是怎么接受的?

“我确实想了很久,可是接受了之后也没什么不好。说起来,我还要感谢这一切。”

“为什么?”听他这么说着,王源突然好奇起来。

“你有过那种身不由己的感觉吗?做什么事遵从的不再是自己的本性,而是脑海中一个不停叫嚣的声音。很多的情绪,总会莫名其妙的诞生,我却怎么都拒绝不了。”

“嫉妒,仇恨,厌恶……这些本不应该出现的情绪,总是在一些根本不值一提的小事中产生。我总是要拼命的压制,拼命地挣脱……”

“有时候我都怀疑,我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王源听着他那样平淡的叙述,好像一切都没关系了的样子,内心忍不住难过起来。

“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从我记事起?第一次发现,是有一次我看到同门的师兄被表扬,大家都去祝贺他,可我竟然在与他握手时试图捏碎他的手腕……幸好那时还小,师兄喊痛的瞬间我就收手了……”王俊凯说着好像又陷入了沉思。

“那现在呢?还会这样吗?”王源担忧地皱起了眉,握住了他的手,想给他一点力量。

王俊凯感受到手上的温度,反握住他,笑笑说:“好多了,自从你到我身边之后,我脑海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都不见了,就只有你。”说完拿起王源的手,在手背落下一吻。

王源不知道手办精说起情话来这么腻歪,他移开视线,嘴嘴里打着哈哈:“我还有这种功效啊……”

说完打了个哈欠,感觉困意突然来袭,自己的上下眼皮又开始打起了架,只来得及说一句“我睡了”就陷入了睡眠中,不多时便平稳呼吸起来。

王俊凯低头在他熟睡的脸庞落下一吻,又静静地看了一会儿。

接着把手臂向着窗的方向打了个响指。

窗外突然出现一道剪影,低着头一动不动,似乎在等谁发号施令。

王俊凯低声问道:“到哪里了?”

窗外人答:“各峰已集合于山门外,按目前行进速度,明日巳时便可到达结界之外。”

王俊凯脸上一片冷色,已经毫无之前的温柔笑意,他冷笑了一声,似是自言自语地说道:

“那就会上一会。”

 


“小迪,王源师弟呢!”

谢小天一大清早跑去叫王源起床,却发现房间空空荡荡,根本没个人影,连大黄都不见了踪影。

谢小迪也刚刚醒,睡眼朦胧地看着他:“不在房间吗?”

“不在啊!只有桌上有这么封信。”谢小天有点不爽的把信拿了出来,递给谢小迪,“喏,还是给你的!我都没拆!”

谢小迪清醒了不少,一把抢过信就拆开看了起来,边拆边念叨:“看,师弟还是和我感情好。”等她拆完看了一遍,脸上挂上了意味深长的笑容,看的谢小天急得不行。

“诶到底说了什么啊!”

谢小迪故作深沉地说:“爱情的力量真伟大啊。”

“谢小迪你毛病吧!说人话!”谢小天实在听不下去,自己拿过信看了起来。

上面简简单单写着一句话:

多谢师姐提点。只是此去灵洄峰,路途遥远,来不及告别,望海涵,替我向师兄问候。王源

“等等,他去灵洄峰干什么啊!”谢小天看了信没有明白任何事,却越发着急起来。

谢小迪瞥了他一眼,不屑的说:“啧,你没谈过恋爱你不懂。”

谢小天更急了:“什么恋爱不恋爱的,他究竟为什么要现在去灵洄峰啊!”

“你怎么这么老古董啊,恋爱自由啊,去灵洄峰谈个恋爱怎么了嘛?”

谢小天突然深吸了一口气,瞪着眼睛看着谢小迪,用低沉地语调说道:

“灵洄峰叛变了……”

谢小迪脑袋嗡的一声,难以置信地说道:“你说什么?”

“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现在整个门派已经集结了前驱力量前去讨伐!王源如果在那里,恐怕……凶多吉少……”


----------------------------------------------------------------------

突然更新

新年快乐(*/ω\*)

【23】

评论(14)
热度(111)

© 废话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