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多

总会HE的~不要急~

【20】别动我的手办小心赔得倾家荡产

凯源凯  【1-2】
穿书源x小反派凯

【19】←上回说到手办精吃自己的醋生闷气了

 

【20】

王俊凯听了他这话,过了好一会才明白他的真正意思。

他垂下眼眸,淡淡地说:“我不知道,你呢?”

王源听他不咸不淡的语气,心里一急脱口而出:“我不在乎!”

王俊凯听后迅速抬头看向他,愣了一愣,然后又自己轻笑了一下,微微点点头说道:“我明白了……”

王源看他这反应,心说你明白什么了你就明白了。

结果还没等他开口问清楚,只见眼前突然略过一道巨大的黑影,速度之快,让王源眼一花,连惊呼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觉得自己手臂被一记重击。

他整个人歪倒在了地上,身体却保持着之前举着果子的姿势。只是等他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却发现手里的果子已经不见了。

王俊凯似乎也刚刚反应过来,他迅速把剑拔出一节横在身前,然后朗声问道:“谁?”

王源跟着警惕地四处环视,却什么也没看到。直到头顶传来吧唧吧唧狼吞虎咽的口水声,王源才抬头向上看去。

只见一只目测有快两米的米黄色巨型犬,正站在一根已经被压变形的树枝上,而它背后那无法忽视的巨大翅膀,严严实实地挡住了树冠之间的缝隙。嘴里的果子早就只剩一个果核,它一松嘴,那果核就掉了下来轱辘着滚到了王源的脚边。

王源低头看看那果核,又抬头看看那姑且成为狗的生物,再转头看看王俊凯,见他已经把剑出了一半,便悄无声息地往他背后移动。

王俊凯这边严阵以待,死死地盯着巨犬的动向。它的翅膀动一下,他的剑就再出一分。

就在王源在心里计算着王俊凯和巨犬的战斗力时,耳边突然由远及近地传来一个熟悉地声音:

“大黄!你给我下来,又乱飞,今晚没饭吃我告诉你!”

人还未到,但是那巨犬听了这话,竟然呜咽了一声,把本来张着的翅膀慢慢地收了起来,裹住了自己,只露出一个缝。

“对不住对不住,我家大黄有点傻,二位受惊……”

声音的主人慢慢走来,边走一边道着歉,走到跟前一抬头,惊呼道“诶!师弟,这不是师弟吗!”

王源这才想起来,自己原来还有这么个便宜师兄——谢小天。

“这傻狗,是不是又去抢吃的了,真是谁捡的像谁……”从林子的同一方向又匆匆跑过来一个少女,她身姿轻盈,有着和谢小天差不多的面容,正是谢小迪。

“你看,大黄还是有用的,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的师弟,这不是被大黄找到了吗!”谢小天兴奋地指着王源,语气还有那么点小骄傲。

王源也不好怎么都不说,只得摆摆手打了个招呼:“……师兄师姐好”

谢小迪也顾不上骂他了,瞪大了眼睛看着王源,半天说不出话来。又走进围着王源仔仔细细地看了一圈,最后一个激动上前给了他个热情的拥抱,激动不已地说:“天哪师弟,你竟然没事啊!”

“什么叫竟然,谢小迪你会不会说话!”谢小天皱皱眉不耐烦地把她从王源身上扯下来。

谢小迪显然又被他给成功惹怒了,麻溜地松了王源扭头和谢小天争论起来:“你是不知道师弟被那大蛇吃掉的时候有多惊险,那时候你人呢,睡得和混沌兽一样!”

“诶有意思,三更半夜睡觉有什么问题吗?倒是你,大半夜的外面溜达什么啊,问你还一直死也不说清楚,我看你最可疑!”

“说了八百遍了我就是出去透透气!没有我谁能第一时间知道师弟有危险,混沌兽吗?”

“谢小迪你给我闭嘴……”

“我就不……”

 

王源叹了口气,和他们为数不多相处时的记忆又回来了。

这两个人,果然还是这么的,没完没了。

他用余光看了眼王俊凯,只见他好像并不关心这边的样子,自己默默的退后到了一个完全不打扰的位置,抱着手臂看着地面,不知道在想什么。

王源又想起刚刚没说完的话,他回头看看依旧吵的不可开交的俩兄妹,自己小步小步地向王俊凯方向挪去。

结果挪到还有几米远,那两个人却像是突然达成了什么共识似的,一齐转头喊他:“王源!”

王源被点了名,也不好再动,回头应了一声。

俩兄妹向他走过来,十分好奇地问道:“那天到底发生什么了,你后来是怎么脱险的……”

“这个,说来话长了……”王源想起那天的遭遇,一时根本不知道怎么开口,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王俊凯。

这个小动作却敏感地被俩兄妹发现,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一眼看到了靠在一旁的王俊凯。

“这位是?”谢小天眨巴着眼睛,向王俊凯所在的方向瞄了又瞄。

王源心下犯难,他记着灵曲峰和灵洄峰恶劣的关系,不愿意让他们知道王俊凯的真实身份徒增麻烦,只得吞吞吐吐到:“一个……朋友。”

谢小迪摸摸下巴:“怎么好像有点眼熟……”

王源想起那天在湖边,谢小迪和王俊凯确实见过一面,怕她想起来,连忙打断她:“他们长得帅的其实都长得差不多……”说完自己尴尬地笑着摸了摸头。

话音刚落,那边一直没动也没说话的王俊凯蓦地开口:“王源。”

王源听见回头看他,却见王俊凯拱了拱手说道:“我就不打扰了,先告辞。”说完就准备转头。

“等等你……”王源话刚出口,那边王俊凯已经运气轻功,跃上枝头,没一会就消失在了深林之中。

王源往前跟着跑了两步,但是连他短暂的背影都没看到。

身后的谢小天谢小迪感叹道:“你这朋友轻功真不错啊……”

王源不懂也没心情进行轻功鉴赏,他还有很多话没说完,该解释也都没解释清楚。

虽然有些事连他自己都还没有弄明白,可是他就是觉得很心焦。觉得手办精现在走掉,一定是在生气。

怎么办啊。

王源叹了口气,又远远的望了一会才转身。

谢小天和谢小迪到这会儿才终于想起了那只始作俑者。大黄一直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刚把翅膀分开了一点,就见树下两个主人一脸凶相,又及其哀怨的“嗷呜”了一声,在树上趴着不动了。

谢小天看不下去了对着大黄吼道:“装可怜没用,快点给我下来!”

大黄庞大的身躯好像抖了两抖,换了个边趴着,依旧不肯下来。直到谢小迪又威胁到再不下来明天也没饭吃,大黄才仿佛一只小奶狗一样颤颤巍巍地站起来,但是看着地面却像是突然犹豫了似的,不敢往下跳。

兄妹俩忍无可忍:“你那翅膀是摆设吗!”

结果越骂大黄越怂,一直嗷呜嗷呜地叫个不停。

王源看着不禁同情起了这只只有外表可以吓人的大黄,看它那可怜兮兮的样子,忍不住出声替它说话:“算了算了,你们别骂它了,在骂它真的不敢下来了……”说完转身冲树上的大黄招招手,喊道:“你下来吧,没事啦。”

大黄看看王源又看看自己俩位主人,这才张开翅膀,咻地飞了下来。一落到地上就躲在王源身后,只露出一个头。

谢小天也懒得说它了,看都没看它一眼,对王源说道:“你也出来这么久了,跟我们回去吗?师父还在等你,你还没回过灵曲峰呢!”

见王源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谢小天好像特别开心似的,张罗道:“那我们就启程吧!这儿回去也不远!”

王源走前又最后看了眼 远处,深林中的雾气早已散去,可是一眼还是望不尽。

更没有自己想见的那个人。

“嗯,回去吧。”

也该看看真正的灵曲峰是什么样子。

王源心里默默地想着。

 

《清风渡河山》中苍羽山各峰,随同属一片山脉,但各峰都有着不同的地方。灵曲峰峰顶有一汪泉眼,源源不断地冒着清澈甘甜的泉水,因此,灵曲峰漫山遍布着大大小小的溪流,五步一桥,十步一亭,景色秀美非凡。

而灵洄峰地势却截然不同,如果要用一个字形容,那就是险。灵洄峰是苍羽山八座山峰中最高的一座,峰顶有座高耸的石塔,终年被白雪覆盖。地势高低不平,怪石嶙峋遍布整座山峰。据说灵洄峰的各个院落之间隔着及其遥远的距离,常常要爬山下山的。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灵洄峰的弟子从入门开始最先学习的就是轻功和御剑的本事,也是全苍羽山轻功最好的门派所在。

王源站在“灵曲峰”三个大字下面,抬头望着这个曾经在脑海里想象过无数次的场景,都不知道是该感叹自己的想象力不够丰富,还是这个世界的造物主太神奇。总之,当他身处灵曲峰的时候,心理油然而生一种没有白来一趟的感觉。

王源他们住的院子,是典型的徽派建筑,青瓦白墙,与潺潺的流水和满目的的搭配起来,十分得相得益彰。

九曲不爱收徒,灵曲峰有许多空着的院落。谢小天腾出来一间领了王源过去。王源没啥行李,也没什么随身物件,看着眼前挺精致的一个院落忙说不用。谢小天大手一挥:“反正也没人住,客气什么啊。”说完又补了一句,“哦,不过大黄喜欢睡这。”

王源本来还想再推脱一下,听了这话选择闭嘴了。

意外的,九曲并没回来。

“师父之前还是很担心你的。”谢小迪想了想,“他听说你被蛇吃了,还跑去了西蛇山要人呢。”

“结果人家西蛇山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最重要的是,其实西蛇山连只蛇都根本没有,住着两只老鼠精哈哈哈哈哈……”

谢小天说完和谢小迪一起笑了十分钟才停下来。

王源揉揉脸,觉得回来其实也没什么意思。

 

夜幕落下,王源正准备睡下,房门突然被轻轻的敲响。

他问了句“谁啊?”门外传来谢小迪轻轻的声音:“师弟,是我~”

王源走过去开了门,门外谢小迪和他摆摆手,打了个招呼:“师弟,没睡吧?”

“嗯还没,师姐怎么了?”王源把她让进房里,又给她搬了凳子。

“也没什么事,就是……”谢小迪两只手放在一起捏了半天,才又开口道:“今天,小天说的话你也听到了吧,就是那晚上的事,我确实没说实话……”

谢小迪说完抬头快速瞄了王源一眼,又低下头,蚊子哼哼:“我不是不担心你的安危,就是不想让他们知道……”说到这里,女孩的脸颊悄悄的红了,她顿了一下,又用更低的声音说道:“知道我喜欢陆雁恒……”

王源艰难的听清了这话,终于明白过来谢小迪来找自己的目的何在。在千灯镇那个晚上,谢小迪似乎是在向灵洄峰大师兄陆雁恒告白来着,而且后来结果还并不乐观。

就算抛开灵洄峰和灵曲峰之间的恩怨不讲,这种事,任谁都不愿意拿出来说吧。

王源心下了然,笑了笑对谢小迪说:“没事的师姐,我能理解。”

谢小迪两眼放光:“我就知道师弟你会懂的!谢小天那个傻子,让他知道了还得了,肯定要嘲笑我好几年。”谢小迪说完愤愤地一拍桌子,差点震掉桌上的茶杯。

王源知道这对兄妹不对付,没说什么只能笑着点点头,顺便把刚刚被拍歪的杯子一个一个扶正。

谢小迪平复了一下情绪,又坐了坐正,状似随意地说道:“师弟,昨天那个人,是王俊凯吧?”

王源动作一滞,嗯了 一声。

谢小迪嘿嘿地笑了两声,身子微微往前倾:“其实我第一眼就认出来了,但是我没说,你知道为什么吗?”然后不等王源回答,就自己说了下去,“因为我觉得你们在一起也挺不容易的,我也能理解。”

“啊?”王源听了这话连忙摆手,“没我们不是……”

谢小迪若有所思地摸摸下巴:“还不是啊…我看你那天的样子,以为你们在一起很久了。”

她看王源慢慢红了的耳朵尖,又故意拖长了声音说道:“那天你被啊呜一口吞掉的时候,他可是想都没想就冲了上去,还是往那蛇肚子里冲。他师兄拦他半天,不禁没拦住,还打了起来。最后好像还被划了一剑。”

王源低头看着手里的茶杯,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样子。

谢小迪叹了口气:“师弟我们虽然相处不久,但是你总是顾虑很多的样子……我昨天看你一步三回头的,应该也很担心他吧。”

“我……”王源想解释点什么,可是谢小迪说的每一句话,他也找不出可以反驳的地方。

“好啦,我也不多说什么了,” 谢小迪站起身走到门口,又停下来,回头对王源说道,“要是我喜欢的人能喜欢我一天,我就能多开心一天,这多好呀。”

说完冲王源挥挥手,带上了门离开了。

留王源一个人在屋里发呆。 


【21】 

评论(17)
热度(132)

© 废话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