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多

总会HE的~不要急~

【18】别动我的手办小心赔得倾家荡产

凯源凯  【1-2】

穿书源x小反派凯


【17】 ←上回说到两个人阴差阳错的知道了小孩的身世……


【18】

王源虽然在药学上还只是个半吊子,但是有些熟悉的药材早就可以只凭气味辨认出来。

面前这碗药,虽然用了很多珍贵的药材,但是单说药性却并不适合搭配在一起。其中有几味烈性药的计量,对于成年人来说尚有些过,更别说这么点大的孩子。即使不会立刻毙命,但长此以往服用下去,对身体会有多么严重的伤害可想而知。

王源把药放回桌子上,探过身子轻轻把巴巴抱在怀里,轻轻拍拍他的后背,然后问道:“是不是不喜欢这个药?”

巴巴脸上还挂着泪滴,听见王源问自己,连忙用力的点了点头。王源心疼的帮他擦了擦眼泪,又问:“他们每天都强迫你吃?”

巴巴听完又点了点头,脸上的委屈一目了然。

从刚刚王源放下药开始,王俊凯就觉得肯定有什么问题。听了王源的问话之后,心下也逐渐了然。

他伸手摸了摸巴巴的头,然后又问了他一个问题。

“你是不是,不喜欢这里,不喜欢那个人?”

巴巴的头点的梗用力了,小手甚至还向前拽住了他的衣襟,有点恳求的意味。

王源当机立断,帮巴巴穿好了外衣,又去关紧了大门。

回来时候王俊凯已经收拾妥当,王源最后环视了一圈,然后俯身吹灭了蜡烛。

两个人看着彼此点点头。

“走。”

 

从窗户一跃而出,窗外恰好是一座香气馥郁的小花园。王源有了前车之鉴,悄悄闭了气。

趁着夜色和茂密植物的掩盖,悄无声息的溜了出去。

重门作为武林世家,整个建筑十分将就和复杂。他们不了解地形,在里面转了一圈又一圈,险而又险得躲过几队巡查的人。

巴巴全程非常听话的窝在王源怀里,一声不吭。

直到出了重门,两人才终于能松一口气,商量着之后往哪里去。

“回……苍羽山?”王源踟躇着说出了心中所想。

其实他也没想太多,他们带走了人家名门望族的孩子,一旦被发现,两个人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会苍羽山和师父好好解释,或许还是可以谅解的吧?

王源自己想的出神,没注意王俊凯脸上一闪而过的焦虑神色。等他终于想通的时候,王俊凯已经抱过巴巴,把他小心翼翼地护在胸前,准备御剑。

趁着夜色,二人悄无声息地在天幕上飞过。

王源扒着手办精的肩膀,看着脚下略过的建筑和云层,突然又有了不真实的感觉。

算算日子,自己已经来到这个世界一个月有余了,奇奇怪怪的事和人也遇到了不少。虽说总是提心吊胆的,还伴随着各种诡异的意外。

但是这一切,还好都是和王俊凯一起面对的。

现在手办精还好好的在自己身边,书上那些不好的事都没有发生,那自己这一趟来的就是有意义的吧。

王源这么想着,不自觉地把下巴搁在了王俊凯的肩上。王俊凯察觉到了肩膀的重量,微微偏过头对他说:“累了吗?你把衣服裹紧一点,我们在要一会才能到,别着凉了。”

王源闭着眼睛点点头,迷迷糊糊地就睡过去了。

再次把他唤醒的,是一种难以严明的燥热。由内而外的,烧的他站都站不稳。在凉凉的夜风吹拂下,也没有丝毫减轻。头脑昏昏沉沉的,原本抓住王俊凯腰间的手也坠了下去。

他忍不住喘息出声,因为就在耳边,王俊凯察觉到了异常,忙问他怎么了。

可是还没等到回话,王源便失去平衡直接从剑上翻了下去!

王俊凯一惊,顾不得再控制自己御剑,立刻跟着跳了下去。在里地面还有几十米的时候,堪堪握住了他的手腕,慢慢控制着下落速度。

落地的时候,王源腿一软直接跪倒在了地上。巴巴见状,自己乖乖地从王俊凯怀里下来,走到王源身边用小手摸摸他被汗湿的额头。

“源儿你怎么了?”

“很热……”王源感觉燥热感比起刚才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努力撑着地面颤颤巍巍的站起来,可是摇摇晃晃走了两步又倒在王俊凯身上。

“你喝了很多酒吗?”王俊凯回想了下刚刚的经过后问道。

“没……就……就一杯而已……”王源不知道自己的酒量到底什么样,不是没有想到喝醉。可是眼下,他感觉到的不仅仅的是醉意,还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欲。

实话讲,他虽然还是一个处男,可是该懂的也都懂了。

他咬咬牙,暗恨自己为什么见了好吃的就不动脑子了,重门这么个制毒世家,也不提防一下,被人下药了都没有知觉。一边又在心里把重门翻来覆去骂了十几遍。

王俊凯环顾四周,想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他们降落的地方是一片树林,夜色之中似乎充满了危险。王俊凯顾不得太多,只得先一把背上王源,往前走去。

越走却越觉得有些熟悉,直到眼前出现了一个山洞,王俊凯才意识到:这是自己第一次下山游历来过的那个山洞。

也就是那个让他穿越到王源世界的那个山洞。

他之后无数次的寻找过这个地方,可是明明走过的路、亲眼见过的地方却像是消失了一般毫无踪迹。

王俊凯背上背着王源,左手还牵着孩子,陷入了沉思。

万一进去,又去到了那个世界呢?

王源似乎是感觉到他的停顿,含糊地问了一句:“嗯……怎么……”王俊凯回头看看王源趴在自己背上的小脸,忽然就想通了。

他应该回去,过他正常的生活,而不是在这里每天提心吊胆。

他下定了决心,把王源有向上颠了颠,然后伸手去推那道石门。可是记忆中一推就开的石门,此刻却纹丝不动。

王俊凯又推了几推,巴巴看到了也在旁边蹬着小腿卖力的推,可是那门就是一动不动。他又仔细观察摸索了石门,发现上面没有什么机关,只有在边沿处,有一个看不清形状的凹陷。

王源在他背上不安的扭动着,脖子上一直挂着的那个青鸟项链,从领口掉了出来,掉在了王俊凯的眼前。

他摸索着这个吊坠,然后把它从王源的脖子上摘下来,鬼使神差的放上了那个凹陷的位置。

“咔”的一声,沉重的石门开始缓缓移开。

门后传来微微的光亮,王俊凯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会。当年他走进去,还没仔细看,一转眼就在源的衣柜里了。嘱咐巴巴跟在自己身后,王俊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走了进去。

巧合也罢、请君入瓮也罢,他总要去看一看。

洞内比起外面暖和了不少,空间很大,点着几盏长明灯,光源大概就来它们。但是不算很亮,勉强可以看到大致的环境。

洞内干干净净,没有什么其他的物件,在墙边铺着一些看起来柔软而干净的稻草,王俊凯走过去把王源放在上面,帮他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他提着剑绕着洞内走了一圈,发现就在深处,尽然还套着一个小山洞,里面竟然有一个不深的小水池,清澈见底。池底有一汪泉眼,这大概就是水池形成的原因。

整个山洞没有其他人也没有其他生物的存在。

巴巴一看到水就兴奋了,跑过去想玩。王俊来拦住他,自己先伸手试了一试,又尝了几口,确认没有什么问题才放他去玩。

王俊凯撕了点衣角沾湿了回到王源身边,轻轻帮他擦着额头的汗。王源面上有着不自然的潮红,眼神带着雾气,迷迷糊糊的看向王俊凯,嘴里一直絮絮叨叨的念着什么。

王俊凯弯下腰凑近听,听见他一直在重复“好热……”然后手开始下意识的扯着自己的衣服。

到了这个时候,就算没有什么经历,王俊凯也明白王源这是怎么了。

他的脸刷的一下也红了,但是看着王源万分难受,也不知道该怎么帮他。看他胡乱地扯开衣服,露出白皙的胸&膛,王俊凯连忙把脸转到一边。最后却又怕他着凉,只好扭过来,再帮他拉上。

王俊凯又去把自己的外衫整个浸湿,帮王源擦着脸颊和脖颈,可是王源却一点不见好。

其实他不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只是他怕王源清醒过来的之后,自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只得把衣服浸湿再拧干,一趟一趟得来回帮他降温,因为他舍不得把他丢进冷水里,王源没有内力护体,不知道会发什么。他再去池边浸湿衣服的时候,发现巴巴大概是走累了,自己趴在墙角睡得呼呼的。

这样治标不治本的折腾了半天,药性似乎完全没有变弱。王源已经由呢喃完全变成了不成调的呻、吟,手也开始胡乱的向下摸去。王俊凯看着他,最后心一横,默念了一句对不起,然后用手缓缓解开了他的衣带,抚上了他的胸*膛。

王源似乎是感觉到了这不一样的触碰,舒服的叹了口气。王俊凯却被这一声惊的猛然收回手。

他咬咬牙,自暴自弃的打算离开这里,好让自己不要再胡思乱想,王源也能够疏解自己。

他刚准备直起身,却感觉胸前的衣襟一紧,这力道不由分说得扯着他向前。

接着嘴唇就触碰到了一个滚烫而柔软的存在。

那是他刚刚肖想过的,王源的唇瓣。


-----------------------------------------------------------------

什么我竟然也有被pingbi的一天

我明明,什么都没干

委屈

评论(13)
热度(91)

© 废话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