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多

总会HE的~不要急~

【17】别动我的手办小心赔得倾家荡产

凯源凯  【1-2】

穿书源x小反派凯


【16】←上回说到小圆被抓走惹,卡卡差点暴走惹…


【17】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说实话王源上一个见到这样出场的人物还是王熙凤。

《清风渡河山》整本书的写作手法和遣词造句其实有那么些老派,和同时期的很多网络小说不同,没什么流行语和新鲜事物的加入,所以多年以后看也不会觉得出戏。

当王源因为专业和爱好去看了很多书后,再重新读才能从中发现许多自己曾经忽略的点,比如眼前这个人物的设置上。

红衣女子名叫玉瑾,目前是重门当家女主人,擅长用毒。之所以加个目前,是因为她本身只是个偏房,如今能爬到这个位置,还是费了一番功夫的。至于其中的具体细节——王源忘了。

宅斗这种章节,当然是快速翻过去的。

 

说着玉瑾就走到了王源面前,她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孩,王源定睛一眼,俨然就是那天在街上遇到的花童!

“啧,怎么是个男的?会不会抓错了?”玉瑾摸着下巴问身后的小孩。

小孩也是一脸疑惑:“回夫人,在街上的时候还是位姑娘的,我看的千真万确!

“等一下你们……”王源实在忍无可忍想打断眼前指两个人的对话,他们看着自己的目光充满了玩味,就好像在打量一个新奇的物件。

还没等王源说完,玉瑾又逼近了几步,开口道:“你和王俊凯是什么关系?”

“我们……”王源话到嘴边却突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真的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同伴?好像没有这么简单。朋友?这么说似乎又生疏了些。

如果归根溯源,那手办精难道不应该是,他的所有物?

最后他只得拐了个弯变成“凭什么告诉你?你到底有什么意图?”

玉瑾突然面色一沉,冷哼一声。身后那个“花童”嗖的拔出一把匕首,重重的插到了王源旁边的桌上,桌面瞬间出现一道裂纹。

王源不明所以的看着她,脑内飞速打算着:

这不会是王俊凯的,追求者吧?可是这玉夫人虽然保养的好,怎么看还是有30多岁了。

难道是……阿姨粉?

“你们抢了我的东西还敢来问我?我倒是问问你们是什么意图?”

“你的……东西?”王源一头雾水,“你的什么东西?”

玉瑾面上闪过一丝尴尬,又突然改口道:“哼,都被你弄糊涂了……你可别装傻,你和王俊凯带在身边那个孩子呢?”

“孩子?”王源一惊,难道是指巴巴?

玉瑾冷笑:“你们把我重门的孩子绑走,我对你算是客气,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巴巴原来是你的孩子?你的他的娘亲?”王源追问道。

“虽然不是我的孩子……但也是我们重门的后代,你敢和整个重门做对,胆子着实不小。”玉瑾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神色变化莫测。

王源听了这话才知道自己和手办精原来被当成人贩子了,敢忙解释:“不是,你误会了我们……”

话音未落,门口传来小厮急切的声音:“玉夫人,我们实在是顶不住了,他已经伤了我们一百多个弟兄了!”

玉瑾听了眉头一皱:“一群蠢货,这么多人连一个结丹期都不到的毛头小子都打不过。”她撇了王源一眼,冲那“花童”一扬下巴,然后出了房间。那“花童”立刻会意,拔出桌上插着的匕首,“嗖”的抵上了王源的脖颈。另一手拎起王源的衣领,逼着他向前走。

王源一路被扯到了庭院中,越往前走,耳边逐渐传来打斗的声音和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王源被扯得很不舒服,他还是试图想和旁边的“花童”解释:“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我不是人贩子啊,那孩子是我们捡到的……诶你轻点行吗!”

但是那“花童”仿佛闻所未闻,跟着前面玉瑾,推着王源依旧一步不停。王源又被强制着跨过一个门槛,趔趄了一下,差点扑倒在地。

这一声却没逃过王俊凯的耳朵,他用剑鞘又打倒几个人,抬头正好看到王源正被人抵着脖子站在那里,顿时感到一股怒意涌上心头,手里的剑悄无声息地出了鞘。

现在眼前的场景让王源刚刚存的那么些歉意荡然无存,王俊凯被上百号人包围着,虽然他脚边已经躺了一地,都在惨叫着,但是还是不断有人前赴后继地冲上来。

以前总是束的规矩的头发,此刻也凌乱了不少,起伏的胸膛和不断下落的汗珠昭示着刚刚的一场恶战。

尽管如此,他还是没有杀一个人。

王源心疼得不行,直接冲玉瑾吼道:“这么多人打一个算什么本事?快让他们住手!”

“哟,怎么着?偷了人家孩子还有理了,这不过一点教训而已。我问你!那个孩子到底在哪里?”

“放了他!”王俊凯这边剑已出鞘,随手扯过一个人,如法炮制的把剑抵在他脖子上,和玉瑾对峙着。

玉瑾随手扯出一个暗器夹在指尖指向王源的方向,冷笑道:“我建议你们还是不要抵抗了,你想知道到底是我暗器速度快,还是你的剑快吗?”

王俊凯瞪着她几秒,之后突然松了抓着的那人,把剑也丢在了地上,说道:“好, 我不抵抗,你放了他,我什么条件都答应你。”

王源眼看着王俊凯被一拥而上的人困了个结实,恨不得冲上去打他一顿。

这种时候束手就擒是不是傻?

他平复了一下呼吸说道:“你要的那个孩子,如果不是你捆的这个人,早就在深山老林里被大灰狼吃掉了!我们救了他,还准备送他回家,你就这样对待我们的吗!真是岂有此理!”

玉瑾转头看看王源,好像不太能消化他说的话:“这孩子不是你们偷得?”

王源心里翻了无数个白眼,强忍着怒气:“当然不是!你见过偷孩子的人大摇大摆住街上的吗?”

玉瑾又用询问的目光看向“花童”,那小孩点点头:“他们住的确实是城里最大的客栈。”

“那你们又是什么时候,在哪里捡到他的?”

王源哼了一声,瞥了眼还摆在自己脖颈附近的刀,玉瑾见了犹豫了一下,还是轻轻一摆手,那花童便把刀收了回去。

“还有他。”王源指指还被捆着的王俊凯,玉瑾铁青着脸说:“他不行,他太危险,我还没看到孩子之前不能松开。”

“我不是在和你商量,你不松开他,我们也没办法把孩子还给你。既然他之前是被偷走的,那现在你拖的时间越久,这孩子危险就越大,我说的对吗?”

玉瑾脸上颜色精彩无比,过来一会愤愤地一摆手,周围的人连忙把王俊凯送了绑。王源跑过去问道:“你没事吧?”

王俊凯点点头,看王源还是一身单薄的里衣,连忙把外衣脱下来罩在他身上:“你呢?”

“我没事……”

“……诶,该答应的我都答应了,现在该告诉我孩子在哪儿了吧。”玉瑾看两个人没完没了的架势,忍不住打断道。

“你说孩子是你的,那他的情况你可知道?”王源摸摸下巴,一副不配合的样子。

玉瑾咬了咬唇,遣散了在庭院里的护卫们,走上前几步说道:“这里不方便告诉你们,进去说。”

王源想事到如今倒也不怕她使诈,便跟着走进正厅。

坐定后,玉瑾从衣袖里摸出一块手帕丢给王源:“……孩子才四岁三个月,不会说话,只能发一个类似‘八’的单音。身后的肩膀位置有个……胎记,和这个手帕上的图案一模一样。”

王源翻过手帕仔细查看,上面绣着一株草。他知道巴巴身上的胎记,可是又记不太清,只得抬头用询问的目光看向王俊凯。王俊凯昨天刚刚帮巴巴换过衣服,对这个胎记还有些印象,便点了点头。

确认了细节,王源又问道:“孩子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孩子一直是一个人睡的,前天一早才有人发现不见了,我们派人出去找,到今天都未果……”玉瑾边说边掏出了块手帕,轻轻掩住了下半张脸,似乎在抽泣。

过了一会又说:“他从小身体不好,每天都要吃药,这么几天了也没吃,不知道怎么样了……”

“不必担心,他很好。”王俊凯难得开口说了句话,王源知道他还在生气,于是把手伸过去拉了下他的衣袖。

王俊凯会意,拿上剑转身出了门。

玉瑾见此想起身追出去:“诶他去哪里?”

王源解释道:“他去带孩子过来。”

又和她大概讲了在林中捡到孩子的遭遇,去掉了前因后果,只说看见一伙黑衣人跑过,然后在草丛里发现了孩子,一边说边仔细观察着玉瑾的表情。但是她好像对发生的情况没有任何头绪,对黑衣人的身份也并不知道。

听完了全部遭遇,又开始抽泣起来。一改之前嚣张跋扈的态度,对王源千恩万谢起来。王源虽然觉得有些不对,但是也没细想。

巴巴自己指出的家在壑州,如今看起来玉瑾也晓得孩子的情况,似乎也只有这个可能了。

“所以在旅馆把我劫走带到这里,也是你策划的吗?”说完了其他的,该算的账王源也没落下。

玉瑾面露难色:“少侠海涵,我们只知道王俊凯是苍羽山弟子,明着起冲突,总归不好……又觉得你们图谋不轨,不如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而且……”玉瑾说道此处突然顿了一下,用及其暧昧的眼光打量了一下王源,“我们派去打探消息的人,说他对你甚好,还以为你们,是爱侣关系呢……”

王源不是第一次被打趣了,但是听了还是止不住地脸红了一下,刚想摆手说不是,那边王俊凯已经推门回来了。

王源赶忙迎上去,看巴巴的情况。小孩子醒着,小脸红扑扑的,见到王源显得很开心。

玉瑾听到声音,立刻飞奔过来,看着王源怀里的孩子,上上下下地翻看了一遍,嘴里念叨着:“还好没事……”

可是巴巴却不知怎么回事,看到玉瑾的那瞬间,开始哇的一声哭起来,边哭边躲她的碰触。

玉瑾也被吓了一跳,面上有些尴尬的说:“他从小就和我不亲……也是,毕竟我不是他娘亲。”

王源看着她的神态,有些落寞的样子,不禁有点同情起来。

电视剧里不都是这样演的嘛,后妈总归是不受孩子待见的。

王源想了想,觉得有理。

玉瑾见他有点为难提议道:“这样吧,两位少侠先住下,休息两天,不麻烦的话在帮忙照看他两天。你们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还没好好谢谢你们呢!”                                                                                        

这边巴巴还在一个劲的往他怀里蹭,显然是不想他走的样子。王源没办法看看王俊凯,对他点了点头。

晚上玉瑾本想设宴款待他们,可是王俊凯不小心发现了王源脖子上被刀擦破的一点皮,又开始皱着眉头生气,说什么也不去。

王源一天折腾下来也累的不行,干脆也算了。

没一会,玉瑾亲自带人送来了一桌好酒好菜,又十分真诚地再次和他们道歉。

王源摆摆手,说既然是误会就算了。玉瑾见他这么大度,连忙顺着说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开口。王源略微一沉思,试探着问道:“重门以制药闻名,想必夫人一定对草药有所了解。”

玉瑾点点头:“少侠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便是。”

王源也不和她客气,问道:“你知道柏仁草吗?”

玉瑾面色微变,又默念了一遍这草的名字,然后摇摇头笑道:“是我孤陋寡闻了,还这点呢从未听过这草呢,不知少侠是作何用?”

王源一听这药连重门都没有,顿时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又重了点,他摆摆手说没什么。玉瑾又转身端来一碗黑乎乎的药嘱咐道:“这就是那孩子每天都要喝的药,今天还得麻烦您帮我喂给他了。”王源点点头接下了。她看看一直坐得很远,一次都没有搭过话的王俊凯,小声对王源说:“再帮我替王少侠陪个不是……”说完带着人离开了。

那药还有些烫手,王源放在了一边等着放凉。巴巴正躺在床上,王俊凯在一旁逗他玩。王源饿了一天早就过劲了,现在看看桌上的吃的,才感觉到饥饿感的袭来。他揪了个鸡腿,咬了一口,发现肉质鲜美,连骨头都很软。其他几个菜色也都色香味俱佳,于是美滋滋的吃了起来。送来的酒不知经过了怎么样的处理,入口没有一丝刺激的味道,非常柔美,又不是那么甜腻,比他喝过的饮料都好喝。

吃到一半,看看王俊凯还没有过来说话的意思。他撇撇嘴,擦了擦手走过去坐在他身边。

“饿不饿?”

“不饿。”

“嗯……渴不渴呀?”

“不渴。”

“那你先睡吧,我把巴巴抱我那里去。”说完准备伸手抱起小孩。

王俊凯叹了口气,握了他伸过来的手腕,翻过来打量着。那里也有一个小小的擦伤,连王源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弄得,已经结了一个小小的痂。

“疼吗?”王俊凯细细地摸索着那一小块皮肤。

“不疼啊,你不说我都没发现。”王源被他摸索的有点痒痒的,于是把手往回抽了抽。王俊凯见此就势把他往前一拽,抱进了怀里。

王源被着突如其来的抱抱搞得有点不知所措,他只能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王俊凯的后背说道:“好啦,你又怎么啦?你源哥没有那么脆弱的。”

“你什么时候能明白呢……”隔了很久,耳边突然传来王俊凯轻飘飘的声音。

“明白什么?”王源问道。

“我太脆弱了。”

王源被他这句话击中了,半天回不过神来。他不敢猜测王俊凯到底是怎样的意思。故事中的他从小就独立的生活着,年纪轻轻被委以重任;有着绝佳的天赋和能力,独自一人面对千军万马也毫不慌张。

可是此刻在自己怀中的少年,却呢喃着自己的脆弱。

王源心软了下来,就这么让他抱着半天没出声。

直到巴巴瞪着小眼跑过来看着他们两个,王源才如梦初醒般的松开了手。王俊凯没说什么,只是悄悄放开了他。王源感觉到自己脸红的不行,连忙转移话题:“对,药还没吃呢!”说完连忙从桌上取了过来。

药放了一会,变成温热的,正正好好。王源舀了一勺刚准备给巴巴喂下,刚伸到面前,巴巴突然摇起了头,一张小脸拧巴的不行,下一秒就哭了起来,和看见玉瑾时候的表情一模一样。

王源以为是小孩子哭闹,于是耐心安慰了半天,但是也不见好。他越观察越觉得,巴巴的表现好像不仅仅是对药的抗拒,更多的是一种恐惧的感觉。

他觉得诧异,如果是每天都要吃的药,为何还会有这样的反应。

他把勺子送到自己的嘴边,抿了一口。舌尖的苦味和鼻尖几丝气息让他瞬间皱紧了眉头。

这药,有问题。


【18】


评论(2)
热度(70)

© 废话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