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多

总会HE的~不要急~

【16】别动我的手办小心赔的倾家荡产

凯源凯  【1-2】

穿书源x小反派凯

【15】←上回说到二人在小孩的指引下前往壑州副本,结果入城就遭到跟踪


【16】

“这和我想的不一样,我拒绝!”

王源气鼓鼓地靠在门边,抱着手臂生闷气。

一旁的王俊凯强忍笑意,用手遮着脸,咳了两声说道:“我……觉得挺好的。”

“好个铲铲,你们这么大一家店就剩这么两套衣服了像话吗?”王源愤愤撩了下下摆,对着不停鞠躬的店老板嘟囔。

掌柜的面露难色:“我们店的衣服都是量身定制的,没有现成的,就这两身,还是之前客人一直没拿走,才给您的……您这不是没时间等嘛。”

“实在不愿就换下吧,我们再想别的办法。”王俊凯知道王源不情愿,可是自己确实套不下那身衣裳,只能让王源穿了。

“诶算了算了,大丈夫能屈能伸,走吧走吧……”王源摆摆手,起身想往外走,结果被裙子的飘带一绊,踉跄了一下,幸好王俊凯及时扶住他,才没有摔倒。

“没事吧?还是把这些收起来,免得再踩到。”王俊凯说着蹲下去,帮他把拖在地上的飘带系了起来,又帮他整理了下裙摆。

他换上了身黑色的广袖长袍,对襟上用金线绣着精细的花纹,衬的他整个人分外俊朗,气质与之前白衣完全不同,少了几分飘逸,却多了几分沉稳大气。

王源再低头看看自己身上层层叠叠的浅色襦裙………

“掌柜的,再给我找个帽子!”

“好嘞!您稍等!”掌柜应了,不一会从后面翻出了一顶带着一圈围纱的帽子。王源又对着镜子又摆弄了半天,然后带戴上帽子,确认完全看不清自己的面容之后才放下心来。

结果一回头就看见王俊凯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

隔了层纱,王源也看不清楚,于是把纱撩开一些露出脸来问他:“怎么了?”

王俊凯像是突然回过神一般,不自然的摸摸鼻子说道:“啊……没,没什么……”

等付完账再跨出店门,天已经全黑了下来。巴巴刚刚在店里醒过来了一会,如今又迷迷糊糊地趴在王俊凯怀里睡着。

照明条件不足,裙子下摆复杂,又隔了层面纱,王源眼前模模糊糊的,因为害怕摔倒于是扶住了王俊凯的手臂。

感觉身边人突然停下了脚步,王源转头询问道:“怎么了吗?”

“没事……马上就到了。”王俊凯这么说着,偷偷看了眼王源隔着一层面纱的侧颜和仍搭在自己右臂上的手,心里的情绪像是要溢出来。

“嗯那我们快走吧。”王源不疑有他。

街市上热闹非凡,充斥着路旁摆摊小贩的叫卖声。王源虽然很好奇,碍于面纱和服装,只得作罢,心里微微有点不满。

正走着,突然衣袖被人扯住,王源诧异得看过去,是一个大约八九岁模样的孩童,他小心地扯着王源的衣袖,用水汪汪的眼睛看向王俊凯说:“这位大侠,给你美丽的夫人买朵花吧!只要十文钱!”

王俊凯听完来不及解释,第一时间去看王源什么反应。见他整个人身形突然一滞,便皱了皱眉头,赶快和小孩说道:“不是的……你……”

话音未落,那孩子又哀求道:“今天卖不完,回家又要挨打了……大侠,夫人这么美,买一朵送给她吧!”

王俊凯刚想继续解释,那边王源却突然伸手接了那孩子的花,然后微微侧头向自己看来。

接着用及其轻柔的声音,细声细气地说了一句:

“俊郎。”

 

王俊凯已经记不太清自己是怎么掏钱买了花,又是怎么一路走到旅店要了厢房的。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抱着巴巴站在房内。旁边王源把花放到桌上,一遍摘了帽子,一边看过来问道:“你怎么了?感觉魂不守舍的。”

“没…没啊…”

“这什么花啊,好香。”王源凑近那一篮花闻了一闻问道。

王俊凯看了一眼,花已经有些蔫了,雪白的花瓣边沿上有些泛黄,上面还沾着几滴水珠。

“啊有点困了……“王源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我先去洗个澡,你帮巴巴换身衣服,别让他着凉了啊。”说完走向屏风后面的木桶。

王俊凯点点头,走到床边帮巴巴擦拭着,却一点也集中不了注意力。

闭上眼睛,耳边那声“俊郎”怎么也挥之不去。

虽然他知道这只是王源的一个玩笑而已,可王俊凯就是阻止不了去想其他的可能性,阻止不了嘴角上扬。

他想起在那个陌生世界,自己本已经打算独自面对一切的时候,王源拉住他说:“跟着我呗。”又想到湖畔树下再次相见时,王源微微仰着脸说:“你怎么高我这么多了?”

每一幕都在他心里生了根。

王俊凯笑笑,又暗暗提醒自己干正事。

等到他终于慢吞吞做完一切,帮巴巴盖好被子,又盯着看了一会,王源依旧没有出来。

王俊凯有点奇怪,他向屏风那边问了一句:“洗好了吗?”

没人回答他。

他仔细听了又听,屏风后面一点水声也没有。

他又试着喊了遍:“王源?”

他越发的感到不安,但是又不好直接冲进去,万一……

王俊凯走进屏风,又侧耳仔细得听,依旧没有回答也没有别的声音。

他咬咬牙,说了句:“抱歉,我……进来了。”之后就一鼓作气冲了进去。

入目是满满一桶已经冷掉的水,平静的放在那里。王源之前穿的外衫胡乱地搭在一旁的架子上,地上干干净净,没有任何水渍,而墙上一侧的窗户大大的敞开着。

而王源,不见了。

王俊凯从刚刚起就一直飘飘忽忽的脑袋此刻蓦地清醒,一种难以言明的恐慌情绪包裹住了他的每一根神经,好像有人在耳边一遍又一遍叫嚣着告诉他:王源不见了。   

就在自己几步远的地方,不见了。

是被人抓走的?是凭空消失的?

还是他自己离开的?

王俊凯不知道。

他只知道那个时候自己在想着很多不切实际的事,忘记了对他而言就在面前的人,才是他最该注意的。

各种复杂的情绪的拉扯之下,王俊凯慢慢握紧了拳,神色变得越发可怕,放在一旁的青剑似乎感知到主人的痛苦,开始剧烈颤抖起来。

几抹红色悄然浮现在他的眼底,王俊凯全然不知。

“恩……”

突然,一直沉睡着的巴巴翻了个身,发出了几声呻吟,并不清楚。

王俊凯却被这一声唤回了理智。

他想起王源最后叮嘱自己,别让巴巴感冒了,但是自己现在又在做什么。

王俊凯平复了一下呼吸,转身去看巴巴的情况。孩子没有醒,小脸有着不正常的通红,王俊凯伸手试了试温度,一切正常,但是怎么叫他都叫不醒。

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开始回想进门到现在的一切,余光无意间看到想到王源之前闻过的花篮,就放在桌上最显眼的地方。王俊凯运转内力屏息,走到桌前。

枯萎的花,露水,香气……

王俊凯猛得砸了一下桌子,枯萎的花又怎么会有香气?

所以这根本不是花香,而是迷药。

花篮随着桌子一震,花瓣层层散开,一张纸张的一角露了出来。

王俊凯把它拿出来展开,上面写着:“明日辰时,邀府中一聚。所思所想,得偿所愿。”

王俊凯看了眼落款的面子,面色逐渐变得深沉。

 

“嘴上说着请我来,那来者既是客。把客人囚禁在这里,就是贵府的待客之道吗?”

王源冷冷地撇了一眼旁边站得纹丝不动的几个小厮,没有一个人回答他的话,都只是垂着头看着地面。大门没锁,但只要他走到门口,那两个守门的彪形大汉就会把手一展,横在他面前。

他不知道在这里多久了,只记得上一秒还在旅店内准备洗个热水澡,但醒来的时候,自己却只穿着里衣,躺在了完全陌生的地方。可能因为有过经验,他没有之前那么慌乱,只是在心里暗暗担心王俊凯和巴巴的情况。

那时外面的天还只是蒙蒙亮,现在室内已经被天光照的通透,除了最初有个丫鬟过来说了句“请客人稍等片刻”后就溜了,再也没人来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王源转了个身,又回到椅子旁边坐下,再次打量起这间房间。

这是一个套间,面积虽不大,但从家具的木料,再到室内的摆件,即便王源对古代建筑文玩不怎么了解,也看的出这里里外外的东西,无一不讲究。

室内没点任何熏香,王源还是敏感的察觉到了一种不同寻常的味道。

是药材的气味。

王源跟着黑无涯学的东西不多,几天的时间,大部分都在翻来覆去认识药材。虽然他一时半会记不住,鼻子却培养出了些许敏感度。不用仔细嗅,就能闻出仅仅这间屋子里就一定有着不少。

有了一点方向之后,王源定下心来,开始闭目思考起自己所在的地方。谈到药材,那必定想到最大的药店或者医馆。

王源摇摇头,这里的药种类繁多且复杂,那绝对不是普通的药店可以比拟的。这里烈性的药材很多,混杂着刺鼻的味道。他又瞅了眼每间房间一角放置的类似炉鼎一样的东西,一种怀疑慢慢在心里升起。

如果说能比药店还拥有更多稀奇古怪的东西的,那翻遍整个壑州城,也只独有一家。

制毒世家——重门。

像是要认证王源所想一般,一阵风声呼啸而至,穿过窗户的缝隙,“噔”的一声擦着王源的耳边定入墙面!

“哈哈哈哈哈果真是一点内力都没有啊。”

一阵尖锐的笑声从门外传来,下一秒,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子推开了门。

王源不紧不慢的在心里的给自己的判断点了个赞。


-------------------------------------------------------------------

该来的,总会来的


评论(9)
热度(91)
  1. 山水废话多 转载了此文字

© 废话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