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多

总会HE的~不要急~

【15】别动我的手办小心赔的倾家荡产

凯源凯  【1-2】

穿书源x小反派凯

【14】←上回书说到小圆不告而别然后和小俊一起捡了个娃……


【15】

“我未曾婚配,怎会有……”王俊凯睁大了眼睛看着仍是一副睡眼惺忪的孩子,转头无措地看向王源。

王源尚在擦拭刚刚喷出来的茶水,抬头看到王俊凯的眼神,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吞吞吐吐到:“你……再仔细想想……”

王俊凯见他这个反应着急起来,把小孩抱起来端端正正的放在膝上,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你的家人呢?”

小孩被他的架势吓精神了,瞪着小眼睛眨巴眨巴半天,嘴一撇大哭起来,一边哭嘴里还一边断断续续地重复着:“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

见他问了半天也问不出个所以然,王源蹲下身,轻轻拍了拍小孩的后背,用尽可能和善的声音安慰道:“你别害怕,我们不是坏人,你叫什么名字呀?”

小孩的哭声慢慢小了下来,用小肉手揉揉眼睛看向王源,看了一会小声地说:“爸爸…………”

王源皱了皱眉,觉得有点不对劲。于是两个人又轮番问了几个问题,孩子翻来覆去说的只有含糊不清的“爸爸”。

几番试探之后,大家才终于发现,这孩子原来只能发出“巴”的单音,其余的话一句都说不了。黑无涯见闻悄无声息地上前,将蛇尾搭上孩子的手腕和喉咙处。小孩意外的并没有感到害怕,眨巴眨巴眼睛看着这条大蛇。过了一会黑无涯慢悠悠说道:“声带受损,还是药物导致的。”

“这,能治吗?”王源问道。

“这伤太久了,这孩子生下来就被药哑了,估摸着有个五岁了,还能发个音都不错了。”黑无涯边说边摇摇自己的尾巴,试图把它从小孩手里拿出来。

王源看着正玩得开心的小孩,有点可惜地叹了口气:“这么小就经历这些……那我们现在是没法知道他的身份了?”

“先说好,谁捡的娃谁带,可别丢给我。”景画在一旁突然出声道,说完还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我睡了,你们自便。”

“前辈稍等!”王源见他转身要走,忙出声截住,“我们之前,攻击了一个黑衣人,这会儿他们可能还在附近,我怕……”

景画听闻头也不回地哼了一声:“我这里是他们想来就来的地方吗?放心吧。”说完往前走了几步又突然停住,微微转头看向他们:“不过,护得了一时护不了一世……你们既然捡了这孩子,也算是有缘,以后的种种还是要靠你们自己解决。还有和老夫的约定,别忘了。”说完慢慢踱步消失在了林子深处。

王源回头看向王俊凯,他也正好回望自己。膝上的孩子大概经过了一天也累了,此刻倒在了王俊凯怀里呼呼睡着。

两个人小心翼翼地把孩子抱到小屋的床上放好,又拿来水盆和帕子轻轻地擦拭了孩子脸上和身上的污渍。

小屋只有一张窄小的床,之前两个人一直是换着睡的,一个打地铺,一个睡床。今天把床让给了孩子,两个人并肩在地铺上躺着,倒也正正好好。

一束月光透过小窗打在墙上,整个房间只听得到清浅的呼吸声,静谧异常。

王源闭着眼数了一百多下,又认命地睁开。

度过了充满各种“惊喜”的一天,他全身每处都异常疲惫,可是头脑却清醒的不行。

孩子的身份,黑衣人的目的,以后要做的事……一个个问题在他的脑海里打转,就算此刻睡去,天亮之后还是要面对。

“如果再醒来,是在自己宿舍那张小床上……”王源经不住这样想了一下,却又立刻摇摇头自己否决。

他侧过脸看着躺在身边的王俊凯。

少年呼吸平静,眉头微微蹙起,看上去睡的不是很安稳。王源看了一会儿,轻轻问了句:“你睡了吗?”

话音刚落,王俊凯的眼皮抖动了几下,缓缓睁开。王源只是试探性一问,谁知道真的把人叫醒了。四目相对,一时无话。

二人对视了许久,王源回过神,轻咳了一声,压低声音说道:“咳,这个孩子的身份你有没有……”

“你为什么会一个人先走?”王俊凯不等他说完,把憋在心里一天的问题终于问了出来。

“我……”王源放在身侧的手捏紧了被角,犹豫再三还是开了口,“黑无涯和我说,你手臂的伤是你师兄弄的……”

听到这话,王俊凯猛地全身绷紧,手慢慢握成了拳。

王源没感觉到他的异常,又接着说下去:“……我知道你把我当朋友,但是我不想你因为我遭到师门的排挤,诶,也不是因为我,这怎么说……”

听了这话,王俊凯紧握的拳慢慢地松开,继而又伸过去,准确无误地抓住了王源的手腕。

王源一惊,就听他在耳边说道:“谢谢。”

手腕上传来的温度,像是瞬间就烧了起来,他的手心开始抑制不住地出汗。王源不自然地活动了一下手腕,哼唧了句:“谢什么啊……”

像是听到了王源心里的话,王俊凯的手只停留了片刻就拿开了,但是那触感好像还停留在上面,王源轻轻呼出一口气。

我怎么回事?不就是一起睡而已又不是没睡过。王源想着。

可是还没等他缓过来,王俊凯却突然一个翻身,成了紧贴着王源的手臂侧躺着的姿势。灼热的呼吸若有若无地喷在王源侧脸上,还有那明明看不到的视线,也像是有温度一般。王源感到自己的耳朵尖正开始一点点的发红。

“其实娘走了之后,很少有人再这样惦记着我了……在灵洄峰,做好自己分内的事,互不听闻是每个弟子都要遵守的……所以你能这样待我,我是真的很高兴。”王俊凯一瞬不移地看着王源正在快速煽动的眼睫,“以后,你不要再这样突然不告而别好吗?”

王源听了这话,又开始同情起手办精的遭遇。小小年纪父母双亡,送上山学艺,一日一日又过得如此克己复礼。自己不过是尽到了普通朋友的责任,却让他觉得如此珍惜。他想了又想,自己没有和手办精说明就贸然弃他而去,还说什么为他好,确实是很不负责任,心里起了一丝愧疚,于是缓缓点头回答道:“嗯,我答应你。你……”

说完后回头,却发现手办精已经睡着了,头微微的靠向了王源的肩膀。想到他今天累了许久,王源默默帮他把被子拉高盖好,自己也闭上了眼睛。

 

  • 还是小孩子把王源叫醒的。王源感觉自己睡梦中被人捏住了鼻子不能呼吸,猛地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小孩一张笑嘻嘻的脸,还有已经穿戴整齐立在一旁笑着看着自己的王俊凯。

王源看到小孩,又想到昨晚没说完的话和没商量完的事,以及眼前要面对的一切,一时间回不过神来。

“饿了吗?”王俊凯看着王源一副懵极了的样子,以为他是饿的,连忙问道。

王源听了这话,脑袋里开始不自觉地想起王俊凯熬的白粥那清甜的味道,肚子适时地“咕”了一声。

这声不知道触动了小孩什么开关,在一旁手舞足蹈地笑个不停。王源有点微恼:“你笑什么啊?你不饿吗!”

小孩也不回答他,还是一直笑,笑到最后竟然打起了嗝,上气不接下气的。

王俊凯看着这一大一小一大早就这么精神,笑着摇摇头起身去外面煮饭了。

等吃过早饭,王源感觉自己因为饥饿而停滞的思维终于重新运转起来。他从包里拿出之前景画给他的简易地图,展开对着小孩,试探地问道:“你能记得你家在哪个位置吗?如果有印象的话能不能指给我看?”

王俊凯听到用询问的目光看着王源,王源对他点点头,然后回过头紧盯着小孩的一举一动。

小孩看看地图,又看看王源,两只小手颤巍巍地伸了出来。王源眼神一亮心道:“果然有戏!”便把地图往前伸送到了小孩手里。

小孩乖乖接了地图,小眼眨巴眨巴地看着,王源正准备感叹自己是个天才,就听“嘶啦”一声,小孩把地图撕成了两半。

王源:“……”

旁边王俊凯一个没忍住,“噗”地笑了出来。

王源想去抢,显然为时已晚,小孩越撕越起劲,直把地图撕的四分五裂。

“我真是的,指望这么小的孩子认什么地图,真是异想天开……”王源懊恼地拍拍额头。

“没事,我们再想想别的办法……”王俊凯脸上还有着刚刚的笑意,伸手拍拍王源的肩。

正在俩人商讨着到底还有什么办法的时候,小孩突然吧唧吧唧跑到了俩人跟前,献宝似的伸出小手。

手心里是一片地图的残片。

王源和王俊凯对视一眼愣了几秒,然后蹲下身来问小孩:“是要给我们的吗?”

“叭……叭叭”小孩开心地点点头。

王源接过来看,纸片是被沿着边界线,完完整整地撕了下来。

这块区域上,写着“壑州”两个字。

“壑州?那不就是在附近?”王源一惊。

“嗯,不远,半天路程。”王俊凯略微一思索答道。

王源又认真地看着小孩的眼睛问了一遍:“你的家在这里吗?”

小孩把手背在身后,看看纸片,又看看王源,用力的点了点头。

王源兴奋地给了小孩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在胸膛上啪啪拍了两下,对着王俊凯一脸邀功的表情:“怎么样!我!天才!”

王俊凯笑着给他比个佩服的手势:“是是是,这位天才,中午想吃什么?”

 

“巴巴,自己下来走一会,我抱不动你了!”王源停下脚步,对着怀里赖着不动小孩说道。

王俊凯见状伸过手:“我来吧。”

“不行,谁知到这林子里什么时候会突然冲出来什么人,到时候你抱个孩子,怎么打架?不行不行。”

小孩听了撇撇嘴,自己出溜一下从王源怀里滑了下来,乖乖下地站好。

三人继续上路。

因为小孩只会发“巴”这个音,王源和王俊凯一合计,干脆就叫他巴巴了。

两人收拾了下东西,就立刻启程前往壑州,想着先把孩子送回家,再一起回苍羽山。

出来了半个月,自己家里那便宜师兄师姐也完全没有找过自己,师父也仿若人间蒸发,仿佛之前拜师的一切都是假的。

他又侧过头看看走在身边的王俊凯,似乎出来这么久,也没有丝毫要回去的意思。

不是说门规森严吗?王源在心里默默切了一声。

壑州城,根据书中设定,是整个国家的第三大主城之一。地处中原地区,城内不仅人口众多,广厦楼宇数以千计,同时还有着许多其他江湖门派。其中以制毒闻名于世的重门,在当地是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名门望族。这些门派和当地的官员一起,保证着整个城池的运转。

等到他们到达壑州城门下,太阳已经快落山了。王源看看天色,思考了一下,和王俊凯商量到:“看来今天是不能带他回家了,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下来吧。”

看着怀里已经睡熟的巴巴,点了点头。

不论是在哪个世界,大城市似乎永远都一样,夜生活及其丰富。王源扭头看着依旧灯火通明的街道,不仅感叹道:“比起千灯镇确实要气派很多啊!”说完便有一搭没一搭的逛起来,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异样。

但是王俊凯从一上街就感受到了。

走在人群之中,总觉得有几道一样的视线在盯着自己,而回头看去,却又什么都没有。

他又走了几步,在准备拐弯的时候一把拉住还优哉游哉的王源,把他拉进了一家店铺。

王源走得好好地突然被他扯进一家店,吃了一惊,忙问道:“怎么了?”

王俊凯眉头微皱,轻声说道:“我们刚刚在街上似乎被什么人盯上了,也有可能只是我的错觉……”

“难道是那些黑衣人?”王源连忙往店里站了站,手办精的直觉他可是从来没怀疑过。

“不一定……”王俊凯摇头,“那种目光,没有什么置人于死地的杀气,更多的大概是……探究?”

说着他突然身形一滞,缓缓开口:“现在……也有这种感觉。”

王源听他这么说,连忙转身看向背后。

只见店里站着男女老少,全部都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他们,店铺的掌柜大叔正和他们保持着一段距离,大概是看到了王俊凯随身配着的剑,犹豫着开口:“两位,要买点什么?”

王源这才打量起了这家店,原来是家制作成衣的裁缝店。他刚想笑笑摆手来环节尴尬,突然灵机一动:

“老板,你们有做好的衣服吗?”


【16】

--------------------------------------------------------------------------

哈哈哈哈哈哈大家快去看小黑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都是爱情!

哦对!答辩挺顺利的!

其实下章也写完了不过我以防万一还是存一下

跪谢!

快去看小黑屋!!!

评论(7)
热度(121)

© 废话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