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多

总会HE的~不要急~

【14】别动我的手办小心赔得倾家荡产

凯源凯  【1-2】

穿书源x小反派凯

【13】 ←上回书说到小圆要和一条蛇学医……


【14】

“多谢两位前辈照顾,在下告辞了。”

王源掂了掂装满了各种医书的包袱,恭恭敬敬地对着前面一人一蛇鞠了个躬。

“此去苍羽山路途遥远,不用小涯送你们一程了?”景画倚在竹子上,头顶上盘成几个回环的黑无涯,正“嘶嘶”地吐着蛇信子。

“还是……不麻烦您了。”王源回想起在蛇肚子力受到的种种“惊喜”,印象之深让他到现在还不敢问王俊凯,他们到底是怎么从蛇肚子里出来。

景画站直了身子,似笑非笑地看着王源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多客套了。但是王源少侠,答应在下的事,可千万别忘记。”

“记着呢!“王源从兜里摸出景画给他的一面小镜子晃了晃。

这镜子名叫万里乾坤,相当于一部只能拨打一个电话的手机,是景画特地塞给王源用来远程指导他完成任务的。

“最后一个问题,”景画指了指远处的小木屋,“真的要一个人走?”

王源敛了脸上的笑意,轻轻地点点头:“等他醒来,烦请前辈帮我转告他,就说我先走了,日后再见。”

景画听了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自己路上多加小心。”

“不必担心,我出了这山,寻到有人烟的地方就会想办法告知师门,他们自会来接应我。如果遇上了什么山林野兽,我找法子避开就是。”王源说着又拍拍自己的包袱,“况且我现在有医术傍身……”

“你以为野兽出没的山最险吗?”景画打断了他,看着手里的青瓷茶杯,轻声说道,

“你记住,空山最险。”

 

王源沿着下山的石板小径慢慢向下走着,天空被成片的竹林遮蔽,只留下一隅。

山风穿林打叶,几片竹叶飘到了王源的发间。他伸手想把叶子拿下来,不小心被锋利的叶边给割伤了手指。王源看着那个细小的伤口,想到黑无涯上次无意间和他说的话。

“寻常的兵器所造成的外伤对我来说都是小菜一碟,不过他手臂上那个伤还是比较麻烦的。”黑无涯摆摆尾巴,“他师兄那把剑还不赖,那伤口可够深的……”

王源想了很久,他一直以为王俊凯的伤是和黑无涯打斗所致,现在知道了真相,却不知该怎么办。

只因一切因他而起。

我是来帮他的,不是害他。

王源叹了口气,颠颠肩上的包袱向前走去。

走了整整一天,到天光都要逐渐消失,别说是村庄,王源连一个人影都没看见。

他擦擦额头的汗,寻思着先找个地方过夜再说。

王源还未动身,空旷的山林间忽然传来阵阵不同寻常的声响。不同于鸟兽的鸣叫声,也不是风吹树林的动静,准确来说像是一群人在奔跑和说话的声响。

这对一天都没有见到人烟的王源来说不免是个好消息,他正想向前几步去打个招呼,一声惨叫突然响彻整片林子的上空,伴随着利器没入肉体的声响,生生地止住了王源的脚步。

没多久又是接连几声惨叫响起,至少有3人之多。

王源感到刚刚出的一身的汗瞬间变冷,如此真实的场景他仅仅是听到都觉得不寒而栗,更不敢想象现场到底是什么样一副场景。

他僵在原地,冷汗满满浸透衣襟。这时,冷不丁有一只手从背后捂上了他的嘴,另一只迅速揽过他的腰把他向身后的竹林深处拖去。

王源还没从刚刚的杀人现场缓过神来,转眼又被这么一拖,顿时感觉自己手脚全部失了力气,吓得过了好几秒才想起来挣扎。

“嘘!是我……”

听到身后人的声音,王源才停下了那微不足道的攻击,任由他把自己带到一颗树后藏起来。

一阵脚步声逐渐逼近,王源蹲在树丛里一动也不敢动,透过树叶间的缝隙向外观察着。

仿佛武侠片一样,一群穿着黑色衣服的人走进了他的视线,他们手上的剑还不停的向下滴着鲜血,无声地诉说着刚刚发生的一切。为首的一名黑衣人向身后人说了句什么,一群黑衣人迅速地点了头,然后开始分散在周围搜寻着。

其中一个直直地向他们的方向走来,王源屏气凝神,下意识地抓紧了身后人的袖口,仿佛这样能汲取一点力量。

就在那人靠他们所在位置还有几米远的时候,林中的另一个方向忽然想起几声树叶的声响。几个黑衣人听到动静,动作迅速向那边跑去,包括眼前这个。

王源看着他们逐渐跑远,终于重重地松了一口气,剧烈跳动的心脏平复了下来。

这时他才想起,身后还有个大麻烦。

“你为什么自己先走了?为什么不等我?”

王源磨磨唧唧地转过身,对上眼前人的视线。王俊凯紧锁着眉头,看了他半响,见他不回答又说道:“你自己一个人很危险你知道吗?”

王源知道自己不占理,避重就轻地问:“你……是什么找到我的啊?”

王俊凯听了这话,眼睛快速眨了几眨,头不自然地向一边偏去,很是纠结了一阵才说:“我,我跟了你一路……”说完快速起身,向前走去,边走边嘱咐道:“你在这里等我,我去看看情况。”

王源听闻自己被跟了一路还毫无知觉,不禁重重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心里默念道“你是不是傻”。

远处王俊凯走到刚刚黑衣人在的地方,地上横七竖八地罗列着几具尸体。这些人的脸五一被刀剑所划伤,血肉模糊看不清面容。

他默默地叹了口气,江湖险恶,人心难测。不知何时就会与人结怨,惹来杀身之祸。他又略带情形,幸好自己及时赶到,否则王源要是遭遇什么不测……

正想到此处,不远处的树梢上突然掉落一个重物,落地声不算太想,却也足以引起自己的注意。他顺着声音方向走去,在树下的草丛里,正躺着一个四五岁的孩童。那小孩脸上身上都脏兮兮的,此刻正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王俊凯想伸手去探探他的鼻息,刚一伸手,便听得身后传来兵器出窍的声音!

他刚刚转身,就见距自己几米远,一个黑衣人闷哼一声直直像地面倒去,手里还维持着举剑的姿势。

而在黑衣人倒下后,露出了王源喘着气搬着一块大石头,惊魂未定的脸。

王源把石头随手丢到一边,插着腰说道:“还敢不敢小看你源哥。”

 

两人七手八脚地把黑衣人绑在了树上,堵上了嘴。又去探那孩子的鼻息,发现只是昏睡过去,都松了口气。

“他们应该过不久就会回来,此地不宜久留。”王俊凯看着渐渐暗下来的天色说道。

王源点点头:“但是我们现在怎么办,要把这孩子带走吗?”

“那群人手段残忍,如果被发现,这孩子一定也活不了。不知是何等恩怨,竟要如此……”王俊凯说着摇了摇头。

“那我们就把他带上,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再说,我们轮流背。”王源把孩子背到自己背上,缓慢有艰难地站起身。

他已经走了一天了,没有吃什么又受了惊吓,此刻虽然已经疲惫不堪,却还是咬咬牙站了起来,颤颤巍巍地走了几步。

王俊凯赶忙上去扶住他,跟着他龟速走了一段距离后,踟蹰着说:“其实我可以御剑……”

王源听到楞了一会,转头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王俊凯半天:“所以你为什么不早说?”

王俊凯无辜:“你……没问我……”

当王源吹拂着微凉的夜风望着月亮,在上空飞行的时候,不得不感叹了一句:带着手办精还是很有用的。

王俊凯可就没那么轻松了,他肩膀被王源牢牢地攀着,胸前还绑着那个小娃娃,同时又要集中精力御剑,没多久就感觉有些疲惫。

王源帮他擦了下额角滴下的汗水,提议道:“不如我们先回前辈哪里?”

王俊凯点点头,偏头回到:“抓稳了。”

 

等他们到了小院已是深夜,王源刚刚落地站稳,就发现景画竟然就坐在门口的凉棚底下。

一直在树上假寐的黑无涯悄悄睁开了眼睛,沿着竹子一路向下,悄无声息的窜进了林中。

王源不好意思的开口道:“前辈……”

景画给他们各倒了杯水,云淡风轻地开口:“我就知道你们两个……”说到一半突然抬眼看到了王俊凯怀中的孩子,瞪大了眼睛饶有兴趣地问道:“你们这进度是不是有点太快了点?”

王俊凯刚刚喝下的一口茶“噗”的一下全喷了出来,用衣袖掩着嘴咳个不停。王源一边在心里嘀咕景画清奇的脑回路,一边笑嘻嘻地回到:“前辈,您这林子里可不太平。我这没走几步还能捡个孩子。”

“谁说是我的林子,我就是暂时找个地方呆着,这里可不归我管。”景画坐直身子,把手抱在胸前,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王源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只听得一声细细小小的气音,王俊凯怀里的孩子慢慢的醒了过来。

他赶紧凑过去,王俊凯也紧张地低下头看着。

小孩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左右看了看,一副迷茫的神情。

然后他对着王俊凯的方向,轻轻地喊了一声:“爸爸。”

这次轮到王源“噗”的喷了出来。

景画挑了挑眉感叹道:“现在的年轻人啊……”


--------------------------------------------------------------------------

捡个娃hhh

假期快乐吼!


评论(8)
热度(146)

© 废话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