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多

总会HE的~不要急~

【13】别动我的手办小心赔的倾家荡产

凯源凯  【1-2】

穿书源x小反派凯

【12】 ←上回书说到小圆被不明生物一口吃掉吧唧吧唧.......


【13】

“王源!你别动,等我过来!”

话音未落,王俊凯便放开了手,脚踩在边沿,慢慢向下滑落。

终于听到王源就在不远处的气息时,他总算松了一口气,忙问道:“你没受伤吧?”

“我没事……你呢?你怎么也进来了?”王源黑暗中找不到目标,只得根据声音辨别王俊凯的位置,然后伸手过去。

可是刚刚触及,便听到王俊凯“嘶”的倒吸一口凉气。

“你受伤了?”

“轻伤而已,不打紧。能力微弱,还是敌不过它。”王俊凯摇摇头,反握住王源的手,安抚的捏了下。

“我们现在在哪里?”

王俊凯犹豫了一下,还是告诉了他:“黑无涯的肚子里。”

王源立刻叫到:“不可能!”

王俊凯以为他不了解,慢慢和他解释道:“这黑无涯虽是上古神兽,我也从未见过。不知道此刻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可是,明明在一年之后才……”王源咬了下唇,开始在脑海中回忆相关的情节。

原著中,主角正是在执行千灯节任务的过程中,被黑无涯击伤,从而触发了后来的一系列遭遇。

可是,不是被吞下去啊啊啊啊啊啊!

“王源,你抓紧我,我带你出去。”王俊凯把王源一只手搭到自己肩膀上,用另一只没有受伤的手,往上摸索着,脚下找到一个支点,准备运气往上飞。

王源顾忌着他的伤,拼命想下来。

就在这时,黑无涯突然又开始剧烈地翻滚起来,刚刚好不容易站稳的两人又再次被晃落,向下坠去。

王俊凯一只手紧紧地抓住王源。另一只手将随身的剑刷的抽出,怒吼一声向黑无涯的内壁砍去。

剑身仿佛插在了里面,一时两个人的下落停了下来。

蛇身整个颤抖了一下,之后又仿若无事地翻滚前进着。

王源知道王俊凯是用受伤的那只手臂在拽着自己,因为他闻到了越来越浓重的血腥味。

“王俊凯,你听我说,我数到三,你把拽我的手松开,然后自己往上……”

“不行!刚刚如果不是我没抓紧你,你也不会掉进河里…”

王源哪知道王俊凯把自己被吃掉的锅顶到了自己头上,既无奈又着急道:“我们这样也不是个办法啊,你先上去,然后找你师父我师父各种师父来救我才对啊!”

王俊凯无视了他的话,把手又握的更紧了一些:“我不会放手的,死也不会!”

“放手!”

“不放!”

“放!手!”

“不……”

“——哎我说,你俩虚头巴脑的在这儿整哈呢!又不要你们的命,看你们怂那样!”

一道粗犷的声音突兀地响起,惊得王俊凯一个颤抖,原本抓着剑的手一松,和王源双双掉了下去。

一段下坠后,王源感觉自己跌入了一个柔软的地方,身子还在上面弹了又弹。

他听到耳边的动静,知道王俊凯就掉在了旁边,刚想开口问他怎么样,就闻道一阵奇特的味道,意识瞬间开始模糊,只来及说了个“别”字就陷入了昏迷。



等他再醒来时,只觉得浑身说不出的轻松,没有丝毫的疲惫感。

睁眼便看见王俊凯正坐在床边,换了件素白的衣裳,专心致志地擦拭着自己的剑。

见他醒了连忙把剑放到一边,俯身向前问道:“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没事,你手臂上的伤怎么样了?”王源摇摇头坐起身来,想到他之前在蛇肚子里受的伤,不禁有点着急。

“已经……全好了。”王俊凯有点犹豫地说道,说完还活动了下手臂,看起来确实没有什么问题。

“全好了!?我睡了这么久?”

王源诧异地看着这一切,他还以为自己睡的足够久,久到王俊凯的伤已经愈合了。

“不,是……”

“哈哈哈哈哈哈,吓着了吧,不是我吹,我治病这本事老厉害了!”

王俊凯话音未落,之前在蛇肚子里听到的那粗犷的声音又凭空出现打断了他。

王源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除了一条盘踞在地上的大蛇之外,什么人也没见到。

“卧槽,谁在说话?

王源一个激灵,无措地看向王俊凯。王俊凯微微动了一下手指,指向那条正在慢慢向他们俩所在方向前进的黑色大蛇。

“无知的人类,老子都活了几万年了说个话咋的了!”

 

王源把身子往王俊凯那边挪了挪,用手肘碰碰他,小声问道:“这……什么东西?”

王俊凯侧过头低声回答:“如果我看的古籍没错的话,这应该就是黑无涯…的本体。”

黑无涯似乎是听到他们的话,扭了两扭又慢慢盘到了地上。

“不是吧,它会说话就算了,怎么还一口东北话啊?”

这上古神兽不都应该一口标准播音腔吗?

“这或许与它出身的地方有关……”

“它……哪里蛇?”

“据古籍上记载应该是在……”王俊凯托腮思考了一下,认真回答道,“黑龙江。”

王源想去暴打这位作者了。

黑蛇就来自黑龙江?这明显偷工减料的设定是怎么回事啊!

“你俩别搁哪儿瞎嘀咕了,麻溜地跟我厨来!”黑无涯吐吐蛇信子,一个潇洒转身,哧溜一下出了门。

 

门外是一片茂密的竹林,郁郁葱葱的,像网一样地围着王源他们刚刚待的这间小屋。

屋前有一个用竹子和木材搭出来的简易小棚子,棚上爬满了黄瓜藤,还结着一两个还很小的黄瓜。

棚下坐了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一头墨黑的长发随意散落在脑后。整个人透露着一种闲适的气质,正在自顾自的饮茶。而之前还凶神恶煞的黑无涯,此刻正缠绕在他的身上。

“下来。”白衣男子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突然出声。

“别啊,景画你让我趴一会呗,正得劲呢!”

“三。”

“诶呀别介啊…”

“二。”

“好好好!我下来我下来,你别点火!”

黑无涯磨磨唧唧地爬了下来,在一旁缩成一团。那名被唤做景画的男子,这才抬眼看向王源和王俊凯,看了半响才幽幽开口:“怎么还有个不请自来的?”

“可不咋的!”黑无涯突然直了身子,语气委屈兮兮地,“他还在用他内破剑搁我肚子里划拉了半天,老疼了!景画,你给我揉揉呗。”说完又准备往他身上爬。

白衣男子打了个响指,指尖蓦地升起一小丛火苗。黑无涯见状嗖的一下子窜了出去,找了颗角落里的竹子盘在上面。

 

王源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嘴角不禁抽搐了几下。

他其实从刚刚就大概明白了眼下是什么状况。

如果没有记错,这位名叫景画的白衣男子,就是千灯节传说中那位和黑无涯大战三天三夜然后被吞吃入腹的英雄。

黑无涯可能根本没有消化功能。王源想。


他定了定神,率先开口道:“前辈好。”

景画点点头,指了指面前几个蒲团:“坐吧。”

王俊凯早被眼前的状况搞得一头雾水,他转头看着王源,向他抛去疑问的目光。

王源压低了声音和他说:“没事,有源哥在……”

“咳咳,二位少侠身体可还有不适的地方?之前是小涯有些莽撞,惊扰了二位,在此代他向你们陪个不是,还望见谅。”

“前辈您费劲周章把我们带到这里,有什么还是直说吧。”

景画笑了一笑:“看来这位少侠已经知道我们的身份了?也好,那我便直说了吧。”说着从袖中拿出一张有些泛黄的纸张,递到了王源面前。

王源犹疑着接过展开,上面画了一株长相颇为奇特的植物,旁边写着三个字:柏仁草。

王源眉头一紧。

怎么和书里不一样?

景画看了他的反应,不以为然,拿起茶杯清呷了一口,才慢慢开口:“没见过正常。这柏仁草,是只有苍羽山才有的草。”

“我在苍羽山多年,为何也从未见过?”

景画看了眼同样一脸疑问的王俊凯,轻笑道:“你没见过就更正常了。这草,只有没有任何内力的人才能看的到,或者说,抓的到。”

“所以你想让我们帮你找这株草?”王源把纸叠好,看着他说道,“因为我是唯一一个既没有内力又可以上苍羽山的人?”

“不错,你比我想象中的要聪明。九曲三百年没有收徒,突然收了你,看来也不全因为你的运气。”

“前辈,那报酬是什么呢?你总不能让我白干活吧。”王源往后一仰,双手抱胸,煞有介事地看着他。

景画听了之后大笑了几声,摇了摇头:“现在的年轻人啊……你说,你想要什么?”

王源伸出一只手,指着不远处的黑无涯。

景画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王源沉吟着:“想要它?也不是不可以……”

黑无涯一听飞速从竹子上窜下来,猛地撞进景画怀里一边扭动一边叽歪:“这咋成呢?我不同意!你咋能为了一颗小破草就随便把我给人呢!”

“不前辈,我的意思是,”王源顿了下,看了看身旁的王俊凯,又回过头去正色道:“我要黑无涯把他的医术教给我。”

景画把黑无涯从身上扯下来,笑着点头道:“成交。”

 

深夜。

“你还没告诉他?”

王俊凯站在竹林边上,正抬头看着远处的明月出神,听到这话,只是摇了摇头。

“我看那孩子像是知道了什么,你别以为他没有内力就看不出来,你瞒不了多久的。”景画还是坐在凉棚下面,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腿上盘着的黑蛇冰凉的鳞片。

“……他不属于这里,我只希望他能平平安安回去就好。”王俊凯回头看着远处的小屋,眼里尽是说不清的情绪。

“现在的年轻人……该说的话还是要说清楚,不然……”景画把手臂伸平,黑无涯迅速而安静地盘上去。他起身慢慢踱步到竹林深处,一会就不见了踪影。

只留下王俊凯一人站在院子中,一身萧瑟。


【14】

---------------------------------------------------------------------------

垃圾路否我登了一个小时才登上来!

草药名字随便翻我妈的书找的,这味药应该叫柏子仁。

主治:秃顶

(和本文没有任何关系哦哈哈哈哈哈)



评论(11)
热度(95)

© 废话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