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多

总会HE的~不要急~

【12】别动我的手办小心赔的倾家荡产

凯源凯

(到这里应该是)穿书源x小反派凯

 【1-2】

【11】 ←终于相见的两人



【12】

月明星稀,微风抚岸。

此刻镜湖岸边的柳树下,两个少年对望着,一时无话。

王俊凯定定地望着他,目光从震惊慢慢变得柔和。

他似乎长高了些许,容貌越发俊朗,从前有几分稚气的五官,现在褪去了七八分。青衣在身,剑眉星目,看向王源的眼神一如从前的熟悉,只是多了些说不明的情绪。

就在王源想开口叫他的时候,却听到王俊凯轻声说:“你怎么又到我梦里来了……”

王源噗的一声笑了出来:“王俊凯,怎么回事,你到底梦到过我几次?”

少年脸颊有些微红,他迅速地低了头,摸索着手上的青鸟,支支吾吾:“也……也没有很多次,就那么几次罢了……但你从来都不开口,这还是你第一次愿意同我说话的。”

王源没想到自己在王俊凯梦中竟是这么个冷酷无情的形象,看着他默默念叨的样子,一时起了点玩笑的心思:“诶呀,那我可有点伤心了。想当初,我可是每天好吃好喝的待你,你竟然还是觉得我不理你……算了我走了。”说着作势要转身的样子。

王俊凯一听急了:“等等……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其实很挂念你。你再同我说说话,说什么都行。你一走,梦就醒了……”

“你真是……”王源听了这话,悄悄红了眼眶,煎熬多天的心忽地轻快了。

他经历的这一切,就像在对着一个无人的山谷呼喊。他不敢去想他呼唤寻找的那个人,是否和自己一样在努力着,一切是否会有回音。

但就在这时,他好像听到了。

 

王源蹲在树上,把脸埋在膝盖里平复了一下呼吸。

他抬起脸,看着树下的少年,突然张开了手臂喊道:“王俊凯,我跳下去了哦!接住我!”

树下那个少年看起来有些慌乱:“什么?你别乱跳,等我一下……”

“三!”

“别急,我找位置……”

“二!”

“慢点!”

“一!”

王源看着那个向他敞开怀抱的人,闭起双眼从树上扑了下去。

他感觉一阵风略过身侧,接着猛地撞入一双手臂,凌空了几秒后缓缓落地。

熟悉的气息环绕着他,耳边是混合着少年喘息声的心跳,扑通扑通的,听得真切。

他们就这样抱着过了好一阵,谁也没有先放开的意思,还是王源先察觉到不对劲。

“诶?你怎么高我这么多了?”

王俊凯看着眼前距离他只有几寸不到的王源,和记忆里一模一样的眼睛里,闪烁的是自己的倒影。

王俊凯不觉地收紧了还没放开王源的手,过了半响才颤抖着出声:“王源……?”

“才几个月不见,就不认识我了?”

“几个月?”王俊凯听了笑着摇摇头,“我等了你两年。”

王源一惊,“两年?怪不得你长高了这么……”

话音还未落,他又被王俊凯重新拥进怀里抱紧,他感觉到王俊凯伏在他肩上松了口气,用很低的音量说道:“娘没有骗我,终于再见了……”

王源听了也顿时觉得百感交集,轻声应了:“嗯。”

 

夜深了,原本熙攘的街道上,逐渐变得安静。

王源和王俊凯坐在河边,远望过去,对岸仍旧一片通明。

因千灯节的习俗,日出之前灯火不能熄灭。傍晚天黑前,所有灯笼也都必须亮起。

这任务量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确实困难了些。因此,苍羽山作为第一大修仙门派,义不容辞担下任务,每年派不同的弟子,前来此处帮助大家布灯。

“你怎么会来这里?”王俊凯想了又想,还是问了出来。

王源沉吟了一下,故作深沉地说:“这个说来话长啦……”

他把自己掉进瀑布之后的事都给王俊凯讲了一遍,至于前因以及那一段他也分不清是醒还是梦的部分,则是草草带过了。

“所以你现在是灵曲峰弟子?”王俊凯听完得出了结论。

王源点点头,然后偷偷观察王俊凯的反应,见他有点眉头微皱,出口打趣道:“我听说这灵曲峰和灵洄峰向来水火不容……怎么?你我也要划清界限吗?”

“怎么会!”王俊凯听了这话顿时紧张起来,他转过身握住王源的肩膀,一字一顿的说,“我无论如何,都不会站在你的对立面。”

王源看王俊凯认真的眼神,知道他可能又联想到些什么轴了起来,于是赶紧安抚地拍了拍他的手:“我知道,我知道…我开玩笑啦,你别紧张。”

王俊凯听了这话点点头,但是表情并未轻松下来。他摊开手掌,拿出刚刚王源落下的青鸟,重新挂到他脖子上,手臂越过王源肩膀帮他系上。

王源感受到他在自己耳畔的呼吸声,有些微痒,下意识地缩了下脖子。

就在这时,王俊凯动作忽然一停,在他耳边“嘘”了一声。王源用眼神询问他,王俊凯比了个口型“有人来了”,给他示意了一个方向。

王源顺着看过去,果然没多久就有两个人影慢慢地向这边走来。

待走近一些,王源才发现来人是一男一女,男子身穿一袭白衣,身型修长,先一步走在前面,而跟在后面低着头那姑娘,正是自己跑出去玩的谢小迪。

眼看两个人越走越近,就要看到彼此,王源下意识地一把拽上王俊凯,嗖的一下躲到了柳树后面。

刚刚站稳,就听见谢小迪说话的声音:

“陆师兄,这么晚了还打扰你,真是不好意……”

“无碍,你特意让人送灯过来,在此相约,是有什么要事与我说吗?”

“…也不是什么特别要紧的事……”谢小迪难得像个小姑娘一样,双手背后,眼睛看着脚下的草地,嘴里支支吾吾了许久,最后像是终于鼓足勇气一般抬起头,“师兄!我……我很倾慕你!”说完又突然补了一句:“……倾慕你们…你们灵曲峰,我以后可以不可去做客……”

王源听了她这百转千回又失败的告白,差点笑出声。心里一盘算,这对面的青年人,看来就是灵洄峰大师兄陆雁恒了。

谢小迪说完,整个场面陷入一阵死寂,过了一会,才听陆雁恒清了清嗓子说道:“灵洄峰向来热情好客,只是九曲前辈,恐怕不会同意吧。”

“没关系师父他不会知道的……”

“可是我师父会知道。陆雁恒颇有些不客气的打断了她,“你还是,少于灵洄峰往来为好。”

 

王源听得一阵咋舌,这灵洄峰和灵曲峰到底有什么恩怨,是原著非常大的一个谜团,作者到现在也没有给出官方解释。王源刚想问问王俊凯,一回头却突然愣住了。

刚刚被他情急之下一把拖到树后的王俊凯,此刻离他只有不到5公分的距离,被他抵在了树上。只要王源稍微上前一点,两个人的鼻尖就能碰在一起。

王源看着王俊凯近在咫尺的眼睛,里面没有半点笑意,甚至还有那么点委屈。可是王源没太多时间思考为什么,因为他脑海里走马灯式的写满了两个字。

树…树咚?

王源想赶紧放开,往后一退,谁知到忙中出错,竟一脚踩上了湖边的一块石头。

于是他脚下一滑,王俊凯还没来得及拉住他,就扑通一下就掉进了河里。

王源呛了口水,手脚并用的游了上来把头伸出水面喘着气,见王俊凯已经准备往下跳的样子,连忙冲他挥挥手:“我没事!”

“什么人!”

听到此处的动静,陆雁恒立刻拿出剑,脚下轻功点地向河边飞来。谢小迪也跟着一路小跑来到河边。

王俊凯见状,立刻回头挡在前面说道:“师兄,这是我朋友。”

尽管王源努力想把头埋进水里,一旁的谢小迪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惊呼道:“王源师弟!你大半夜在这里游什么泳啊!”

王源此刻非常感谢她的神经大条,他刚刚想着该怎么解释自己和王俊凯河边“私会”这事,正好有了个理由。于是他一边故作悠闲地向后游去,一边说:“啊对!这边人少又清净,我这一天不游泳就浑身不舒服……”

他看着岸上的王俊凯把头低下,肩膀在轻微地颤抖着,王源就算看不到,都能想象出他笑得不见眼睛的样子,心情没由来的好了不少。他又仰着往后游了几米,嘴里还念念有词:“这水质真不错!我就喜欢这种纯天然的,没有化学物质,安全省心!”

他说完看向王俊凯,却发现少年脸上的笑容仿佛凝固一般,瞪大了双眼看着王源。而在场的另外两个人,也是用同样的表情看着他。

或者说,是他的身后。

王源也不敢动了,他感到一阵庞大的黑影,整慢慢将他笼罩起来。

“王源!”

王俊凯撕心裂肺地喊他的名字,是他被黑暗吞噬前听到最后的声音。

 

王源努力地睁开眼睛,视线中却是一片黑暗。他感觉到自己在一条黏膩的管道中迅速向下滑去,想伸手抓住点什么,却只摸到一手粘稠的液体。

这条管道还在不停地剧烈抖动着,周围围绕着一种奇特的味道,让王源有一种下一秒就要吐出来的感觉。

他只得一边拼了命摸索着,一边努力憋气。终于在漫长的下落中让他碰到了一个硬物,连忙一把抓住,暂时停止了下落。眼睛也在长时间的黑暗环境中也适应了一些,他借着时有时无的光,打量了下周围。

此刻他终于可以确定,他应该在某种生物的食道里。

还没等他细想到底是什么生物,王源突然听到一声尖锐刺耳的叫声,伴随水流的声音,有一道光线从前方照进来。

与此同时,一人从前方的光线中冲了进来,几秒之后,有重新回到一片黑暗。

震动变得更加厉害,王源感觉自己随着着怪物的摆动被甩来甩去,胯骨猛地撞在了不知道是什么骨头上,剧痛让他不禁发出一声闷哼。

“王源!王源你怎么了!你在哪里!听得到吗!”

王源听到这声音,眼眶一热,也顾不得闭气和还疼着的胯骨,用他能发出的最大声音喊道:“王俊凯,我在这里!”


--------------------------------------------------------------------

【13】


评论(11)
热度(111)

© 废话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