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多

总会HE的~不要急~

【11】别动我的手办小心赔的倾家荡产

凯源凯哦!

 【01-02】

【10】←上回书说到千灯节balabalbala……


【11】

千灯节是镜湖镇一年到头最热闹的时候。

镜湖镇因镇郊一座巨大而清澈的湖泊而得名。

传说中,在千百年前,这湖水曾经浑浊不堪,湖中没有任何生灵可以生存,名副其实的死水一潭。

这湖水之所以会变成死水,是因为水下盘踞着一条及其凶猛的上古灵蛇,名唤黑无涯。

这灵蛇皮上带着剧毒,所到之处万物涂炭,寸草不生。

原本依湖而居的人们,无奈之下只得远离故土,向外寻求一条生路。原本好好一个村庄,变得支离破碎。

俗话常说,乱世出英雄。

就在大家走投无路之时,一位青年挺身而出。他每日在湖边等待,观察黑无涯的习性,冒着危险尝试各种方法逐渐发现,黑无涯这看上去不可战胜的生物,也是存在破绽的。

它的破绽之一就是惧火光。

尽管如此,单凭几个人手中的火把,想要威吓住如此庞然大物是绝不可能的,但又不能盲目地放火,万一烧毁了曾经的家园,岂不是得不偿失?

所有人又陷入了新的困境。

 

“面对这样的局面,所有人都要认命的时候,我们的英雄又一次挺身而出!他想到了一个绝妙的方法!你们猜是什么?”

王源看着就差把“快问我”仨字写脸上的谢小天,将早已烂熟于心的答案咽回了肚子里,配合地问道:“不知道,是什么啊?”

“点灯!”谢小天打个响指,“只要每家每户都在门口点上足够的灯,这样一来,既能震慑住黑无涯,又不怕烧毁村庄,是不是很聪明!”

“那后来呢?”王源继续问下去。

“后来啊那位英雄他……诶哟!谢小迪!你又推我干嘛?想造反吗!”

谢小迪一把抢过马车的绳子,把谢小天挤到一边:“就知道讲故事,照你这种速度走下去,等你到了灯都灭了,一边去!”

王源已经习惯了这对兄妹的相处模式,默默往后退回车厢里。谢小天切了一声,把地方让给了谢小迪,转头又锲而不舍地和王源科普着:
“后来啊,在一个满月的日子,英雄前往镜湖与那怪物开展殊死搏斗,他带着专门为他绘制的鬼面面具,看起来好不威风!那天家家户户都把自家的灯全部点亮,那景象仿佛白天一般!英雄与黑无涯打了整整三天三夜,灯也就点了三天三夜!最后……”

“最后只听那怪物惨叫一声,英雄一把将剑插入了它的七寸!可那黑无涯竟然没有立刻死去,它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将我们的英雄顿吃入腹,然后坠入了湖的深处……从此黑无涯和英雄都再也没有出现……”谢小迪一边赶着车,一边抢过话头把整个故事说完,末了还得意洋洋地瞥了小天一眼。

王源听完“哦”了一声,识趣地附和道:“所以这个‘千灯节’就是为了纪念这位英雄的,我明白了。”

“不仅如此,现在的千灯节啊还有很多不一样的意义,比如祈福呀,团圆呀,还有让谢小迪这种花痴看人用的。”

“哼,也不知道是谁,上次在灵秀峰看人家女弟子看得眼睛都直了,可惜啊可惜,人家灵秀峰又不收男弟子,不如你先自宫一个?”

“谢小迪你给我闭嘴!……”

 

王源听着她们俩斗嘴,却没有一句听进去,他心里此刻在不停地担心着他们之前的话。

万一这个世界没有王俊凯怎么办?

他想着想着迷迷糊糊地靠在车上又睡了过去。

 

“源师弟源师弟,我们到啦,醒醒呀。”

王源睁开眼睛,一时不知身在何处。他坐起身探头出车厢,发现他们的车正停在一家风格朴素的客栈门口,自己竟是睡了一路。

他不好意思的笑笑,主动帮着拿了行李下了车。

就如同书里所说的一样,夜幕初降,整条街道此刻都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灯笼,虽比不上现在街道的霓虹彩灯,却也五光十色好不热闹。

王源跟随着他们进了店里,小二看着他们三人难为地摊摊手:“三位客官,真不巧,这赶上千灯节,厢房都住满了。现在就剩下两间厢房了,您看您要不要,凑合凑合?”

谢小天听后转头看向王源:“源师弟看来,今晚我们俩可能要凑活一下了。”

王源点点头:“出门在外嘛,难免的。”

 

还没等安置好,谢小迪就急冲冲的要出门,刚走出门外就被她哥一把拉了回来,教训道:“你还记不记得自己是谁了?这外面都是灵洄峰的人,你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出去,是想被打死吗?”

谢小迪不服气:“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我们是灵曲峰的啊!”

谢小天把门关好,压低声音说:“不是我说,这灵洄峰的人都特记仇,据说每个人都随身携带一个小本本,上面画着我们灵曲峰每个人的画像。”

王源想了想王俊凯那乖巧好骗的样子,有些不信,但想到他拿着小本本写写画画的场景,又觉得特别有趣,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谢小天见了特别严肃地说:“源师弟,你涉世未深,不懂其中深浅。总之,你们俩把这个带上!”说着从包里磨出两个面具,递给了他们。

谢小迪不耐烦地接过面具,说了声“知道了”就飞一样的出了门,留谢小天在后面长吁短叹道:“孩大不中留啊……”

 

等到王源他们收拾妥当出门,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街道上张灯结彩,各种叫卖声混杂着人们的欢笑,仿佛回到了童年时候过年才有的庙会。

置身这样的场景之中,王源对这个世界的终于有了更真切的体会。

它不止是书里苍白的几句描述,而是在自己的眼前真实的存在着。一草一木,一花一树,笑声和灯火,人群和楼阁,一切的一切,都不再只是遣词造句而已。

王源此刻突然就明白了,那个他一直不愿意告诉的王俊凯,他的世界来自书中这件事,其实是他错了。

只要你生活过存在过,它对你是有意义的,就有存在的理由。

 

王源陷入沉思许久,突然思绪被人群传来的惊呼声打断。

他抬头望去,只见一条火蛇凌空而来。仔细观察下才发现是由无数的灯笼组成的一道长长的灯线,从头顶蜿蜒而过,霎时间夜空也被点亮了大半。

这灯怎能凭空而起?

王源疑惑地顺着灯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位少年衣袖翩跹,手持灯的一端,在空中快速划过。他时而足尖轻点楼阁的屋顶,身轻如燕地在各个楼阁之间穿梭,不多时他们的头顶上就出现了一张由灯笼组成的天幕。

少年在某个屋顶上稍作停留,似是在检查自己刚刚的成果,看到王源这个方向时,像是停顿了一秒又快速转了回去。

一轮满月就挂在他身后,散发着温柔而莹白的光。灯火把他的衣袖染上了鲜艳的色彩,与少年如墨的发丝一起,在风中吹拂着。他的身姿隐在光中,一切都看不真切。

 

可是王源隔着面具看着这一幕,却没由来的出了一身冷汗。

太像了。

像在那个似梦而非梦的地方,浑身沾满鲜血和火焰的王俊凯。

 

王源的目光跨越人群和灯海,紧紧地跟随着着他。少年身手敏捷,不多时便挂完了这一整片,身姿轻盈地向更远的地方飞去。

王源反应过来,下意识地想跟上他的脚步,可无奈人群熙熙攘攘,他好不容易挤开几步路突然背后的衣襟被人拉住,险些摔倒。

“源师弟,你别乱跑小心走丢啊!”谢小天看着不壮没想到力气还挺大,这一扯把王源扯回了他身旁。

就这会功夫,王源载踮起脚尖,哪里还有少年的身影。

谢小天看王源伸长脖子不死心的样子,皱了皱眉:“源师弟,你不会还在看刚刚那人吧?”

王源急切点点头:“你可知那人是谁?”

谢小天听了之后眉头锁的更紧了:“我就不明白了,灵洄峰弟子就真的那么好看吗,谢小迪追着那个大师兄这会都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了,没想到源师弟你身为堂堂七尺男儿也是如此……”

“所以你到底知不知道他是谁!”王源心里着急,没注意声音就高了好几个度,说完意识到自己有些许失态,不好意思道:“小天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刚刚那个人他很像我一位很久不见的朋友,一时有些激动……”

谢小天点点头:“这样啊,你在灵洄峰竟然还有朋友?据我所知,每年参与千灯节的弟子,都是各峰千挑万选,经过下山游历的弟子。像挂灯笼的任务,大多应该是金丹期左右。你可知道你哪位朋友的道行?”

王源点点头,又摇摇头。

其实按照原著中的情节,他还能有个大致的推断。可是在现在这个时间,他却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因为主角的第一个副本就是千灯节,那一年恰逢灵曲峰负责千灯节,而现在则是前一年的灵洄峰。

当他自己推测出现在的时间线在故事发生的一年前后,也陷入了沉思。手握预知未来的一切却派不上用场,王源甚至萌生了找个地方躲一年再出来的念头。

“怎么了?”谢小天看他不语,关切的问道。

王源抬起头重新看了一遍那个被灯火笼罩的屋顶,笑了笑:“没事,我们说好的,总会见面的。”

 

王源一直而谢小天则在不停地吐槽灵洄峰的一切,两个人都没有再逛下去的心思,早早的回了旅店。

舟车劳顿了一天,谢小天简单洗漱之后便打两个哈欠上床休息去了。

王源看着那张狭小的单人床摇了摇头,简单打了个地铺躺下。

可能因为下午在车上睡的太久,再加上谢小天震耳欲聋的呼噜声加持,王源越躺越精神,干脆披了衣服,起身出门。

他没往远处走,怕找不到回去的路,于是绕着旅店转悠。

旅店后面是一片静谧的湖水。这里似乎和节日气氛格格不入,没有灯火的照耀,只剩天上的一轮明月和几颗星斗洒下些许的光。入夜后湖面的风透着一阵阵凉意,拂过草地。喧杂的人声仿佛被隔开,静的只听到窸窸窣窣的虫鸣。

不得不说,书里的世界绝对是纯天然无公害的。王源站了一会就被草地上的虫子烦得不停跺脚,可他一时又不想回去,于是看到湖畔一棵高大挺拔的垂柳,就手脚并用的爬了上去。

他靠着树干看遥远的月亮,想到和王俊凯初见的那天,也是这样一个满月。又想到对方当时那惊慌失措的表情,不禁笑了出来。

可能是晚风太过舒服,也可能是周围过于静谧。王源靠着靠着,又渐渐地睡了过去。

 

梦里又是那个人。

王源看着他带着笑意向自己走来,递给自己一杯奶茶说:“给,半糖的。”

王源伸手去接,可是怎么都接不到,明明近在咫尺的人却越来越远。而下一秒,火焰腾空而起,将他圈在原地动弹不得。少年的面容开始模糊起来,像是自己的眼前蒙了一层雾,怎么都看不清楚。

王源拼命地揉着自己的眼睛,他开始后怕自己是不是已经忘了他的样子,这样如果他在这个世界换了姓名,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再也找不到他。

不!

不行!

王源猛地惊醒,冷汗浸透了他的一层里衣。他抬起头,眼前还是那随风摇曳着的柳树枝条和平静的湖水。

一切都没有变化。

他取下一只挂在脖子上的那枚青鸟,想像往常一样,握在手里汲取一点力量。但手可能是被压了太久,一时竟一个没拿住,向树下掉去。

王源惊呼一声,手飞快的去接,然而还是差了一点,青鸟直直的下落,却被一只手突然地接住。

王源探出身子向下看,而这一眼,仿佛是远隔千山万水终于得以对上,让他还未平复的呼吸瞬间骤停。

他喃喃地念出刚刚那个梦中人的名字:

“王俊凯……”


【12】

-------------------------------------------------------------------------

本文的一切神话故事,民间传说,风俗习惯都是我现场即兴胡编的hhhh

如果撞了什么其他故事的设定那就……撞吧吼吼吼!!

评论(15)
热度(112)

© 废话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