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多

总会HE的~不要急~

【10】别动我的手办小心赔的倾家荡产

凯源凯

【09】 ←泡在水里的源源......

【01】 ←第一回



【10】

“我最后再说一遍,我真的没事了!你不要再这样一步不离的跟着我了!”王源把手里的石子远远丢出去,湖面上砸出一圈涟漪,接着又归于平静。

远处的那个人听到后慢吞吞的转身,把身子藏到树后,探出一个头锲而不舍的向这边看。

 

他就是一棒子把王源打昏的罪魁祸首。

这个人名叫谢小天,为人老实,有些傻气,不过却是出了名的固执,认定什么事死也不改。

到目前为止已经跟了王源一天了,怎么说都不走,两人间隔距离始终没有超过十米。

王源很烦躁。

不是因为谢小天一直跟着他。

也不是因为谢小天打昏了他。

而是这个谢小天,本应该是《清风渡河山》里面的人物。

 

感觉到身后有人慢慢靠近,王源叹了口气把最后一颗石子丢进湖中,头也不回的说:“行吧你带路,我跟你走。”

谢小天对他这个回答显然十分吃惊,他兴奋地瞪大了眼睛:“真的?恩公您终于答应了!我就知道恩公您……”

“停,叫我王源就行了,一口一个公的听起来我好像七老八十了一样。”王源起身拍拍手,“走吧。”

“好的!恩……王…源少侠请这边走!”

看着谢小天一蹦一跳的背影,王源心里越发惆怅。

 

 

一切还要从一天前说起。

王源从水中刚爬起来就被打昏了,等他再醒来时,入目便是谢小天一张皱着八字眉、苦大仇深的脸。

在他还没搞清楚今夕何夕之时,谢小天突然“扑通”一下跪在他的床边,声泪俱下地喊道:“我我我我!我错了!我以为你是袭击师父的坏人!没想到是您救了他!您您您……打回来吧!”说着就要抓着王源的手往自己头上打。

王源反射性躲开,迅速往后挪了不少,瞪着眼睛问他:“你谁啊!”

这时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头上扎着两个双马尾的小姑娘探出一个头进来,看到此情此景她立刻冲进来,一把把跪在地上的谢小天拉了起来:“哥你又干嘛呢!”

王源这才注意到,这小姑娘竟然长得和谢小天一模一样!

小姑娘注意到王源的表情,挺不好意思的微微低了头说道:“不好意思,我哥哥脑子不太好还请恩公见谅……”

谢小天一听不干了,把手一甩:“谢小迪!你怎么跟你哥说话呢?”

“不过是从娘肚子里早出来一星半点,现如今个头还没我高,称自己兄长也不害臊……”

“诶你怎么又拿个头说事!你给我等着,我……”

“等什么,等你差我越来越多啊……”

王源眼见这俩人越吵越起劲,抬手揉揉眉心出声道:“那个……”

两人这才反应过来,这边还有个关键人物,连忙对着王源鞠了个躬,齐声说到:“恩公见笑了!在下谢小天(谢小迪),敢问恩公尊姓大名?”

王源听得一头雾水:“……什么恩什么公?”

谢小迪抬起头眼神闪闪地看着王源说:“您不记得了吗?多亏了您,师父才有幸得救!师父走时特地嘱咐我们要好好感谢您!”

“感谢我什么?”

“是您把师父从瀑布下的万丈深潭背出来的!当时师父本就受了伤,性命垂危,要不是您师父大概已经命丧潭底了……”

旁边一直不语的谢小天听到此处突然哇的一声哭出来,一边哭一边含糊不清的说:“然后……然后我以为您是偷袭师父的坏人,我我我我,我竟然打了您……我我我我……”

“等等!”王源伸出一只手打断了谢小天有准备一番痛哭的架势,他揉揉眼睛,重新睁开打量着自己所在的地方——一个没有一丝一毫现代设施的地方。

他指指正在擦鼻涕的男孩:“谢小天?”

又指指正歪着脑袋看他的女孩:“谢小迪?”

看着两个人如出一辙地点头,王源深吸了一口气问道:“你们……来自哪里?”

兄妹二人脸上绽放出一种难以言喻的自豪感,然后异口同声道:

“弟子来自苍羽山灵曲峰!”

 



“王源少侠,您在想什么呀?”谢小天见王源站在原地若有所思很久都没有跟上来,于是折回去问他。

王源从思绪中回过神来,看着眼前谢小天好奇的目光,随手摆了摆:“没什么……那个小天啊,你现在要带我去哪里?”

谢小天神秘一笑:“师父刚刚已经回来啦,他要见你,少侠,说不定会是好消息啊。”

王源心道难不成你师父知道我是怎么来的还能把我送回去不成?但是还是礼貌性的点了点头。

最近发生的不能用科学来解释的事件实在太多,王源的接受能力已经提高了好几个等级,面对眼前的一切也努力劝服自己接受,根据面对的情况随机应变。

王源定了定神,跟着谢小天一路走到了一片竹林当中。

竹林中背对着他们站着一个人,此人身着一袭素白长袍,满头银发垂直腰际,仅仅是一个背影就让王源感受到一种沉静而强大的力量。

谢小天向前一步恭敬地开口:“师父,王源少侠来了。”

那人听到后微微转过身来,看向王源。单从面容上说,此人不过30来岁的样貌,气质儒雅,目光温和,嘴角带笑,没有想象中的清高冷淡,只让人觉得如沐春风。

王源心里砰砰直跳,对其实于这个人的身份,他在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答案。

“王源,源远者流长,单从这名字来看,你我也还是有些缘分的。”他转过身看着王源开口,声音不高却声声清晰入耳,“老夫九曲,一言九鼎的九,曲水流觞的曲。“

尽管已经猜到,但是书中人物活生生站在面前介绍自己的时候,王源不免有些恍惚。他在心里把这个名字默念了一遍,开始迅速回想起关于这个角色的一切。

在《清风渡河山》里,苍羽山虽说是一个修仙门派,但是它的管理方式,使得每座山更像是一座座城,有自己的管理方式和制度。

而眼下这位九曲长老正是灵曲峰的最大掌权者。

见王源不语,九曲又走近了几步,不着痕迹地上下打量了他一下,问道:“接下来可有打算,有要事在身吗?”

王源听了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静静地看着九曲说道:“与其问我,不如前辈您直说您的打算可好?”

“哈哈哈,也罢,直说也好,”九曲笑了笑,轻甩衣袖,手上出现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牌,“你可愿入我门下,成为我九曲峰弟子?”

此话一出,身后不远处的谢小天立刻发出了一声惊呼,见王源脸上没有什么反应,他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拽拽王源衣袖:“天哪,师父已经很久很久不收徒了!王少侠你可真是好运气啊!”

王源没有理会谢小天的动静,并不是他不为所动,他确实被九曲的话震惊到,但他真正奇怪的是,同样的情节,已经发生过一次。

只是那个人不是他,是本书原本的主角,张青枫。

王源下意识就想拒绝。他觉得以自己目前的处境,最安全的方式就是不参与到有关情节的任何部分,因为他不经意的某个举动都可能会打破这个世界原本的平衡,造成完全不同的走向。会波及到什么,大到生灵万物,小到一花一木,他一概不知。

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这只是一个故事里的世界,王源还不能对它真情实感起来,他唯一在乎的是,这些会不会牵扯到王俊凯。

熊熊火光中的一幕幕太过深刻,王俊凯赤红的双眼一直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

那是他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再看到的画面。

 

想到此处王源暗暗握紧了拳头,抬头问道:“愿如何,不愿又如何?”

九曲挑了下眉,似是有点讶异:“愿,从今往后你便是我灵曲峰弟子,潜心修炼,有朝一日或建功立业,或得道成仙。不愿……继续着平凡而短暂的一生,实为可惜啊。”

“平凡的一生有什么不好?”王源也笑了。

九曲听了微笑着摇摇头,将手里的玉牌收起来:“是啊,你还年轻,还未能明白何为短暂,何为平凡。既然你已经有答案了,那……”

“弟子愿意。”

王源说完恭敬地鞠躬,等待着九曲的反应。

九曲愣了一秒,继而大笑起来,走过去将王源扶起来,把玉牌交到他手上,王源匆匆一瞥,只看到上面已经有了一个“源”字。

“老夫不喜那些繁琐的仪式,一切从简即可。之后的安排都由小天交代与你,老夫还有要事,先行一步。小天,你们也尽快启程回灵曲峰,知道了吗?”

谢小天已经被两个人的一来一去搞得晕晕乎乎,此刻竟没反应过来,过了一会才结结巴巴地说:“是是是是的!师父!”

待九曲的背影消失,谢小天才终于松了一口气,他冲过去拉着王源的手一个劲的甩来甩去,兴奋地说:“王源师弟,以后我们就是同门了,请多指教啊!”

王源看着比自己还矮半头的谢小天,认命地作了个揖:“师兄请多指教。”

 

 

没过几天,谢小天就收拾好了一切,还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一驾马车,三人准备启程回灵曲峰。

王源不是没有问过为什么学修仙不用飞的,谢小天用看傻子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说:“你想什么呢!不到师父那水平还想飞,就你现在的这样连门口大黄都跑不过。”

王源有点气,心想怎么能说我跑不过一只狗。刚想出门找大黄挑衅一下,大黄倒是自己巴拉巴拉跑过来了,王源一看瞬间没了脾气。

这长着一对大翅膀,站起来比王源都高的猛兽怎么叫这么个名字?

谢小迪看着大黄皱了皱眉:“哥你从哪里捡的啊?师父不让带回去怎么办?”

谢小天正撸大黄撸的起劲,猛兽在他手下仿佛真的变成了一只萌宠,正顶着他的手心蹭来蹭去:“诶呀,没事没事,你不说,源师弟不说,师父是不会不知道的。你看多乖,平时跑个腿送个信的可好用了!”

谢小迪翻了个白眼出去了,王源也跟着出门上了马车。谢小天见状赶忙牵着大黄拿着包袱一路手忙脚乱地坐上马车出发。

 

一路上,这对兄妹叽叽喳喳的就没停过,王源靠在马车边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一边思考着接下来的要做的事。

就像谢小天所说,他现在可能连山林里随便捡来的一直灵兽都打不过,整个苍羽山五峰之间毫不相连,凭他个人能力,想到灵洄峰找王俊凯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而且,让他担忧的事远不指这一件。他之所以答应九曲成为其门下弟子,因为这是他目前想要接近王俊凯最好的选择。至于如何回去之类的,他已经无暇顾及。

王源想着叹了口气,揉了揉因为久坐而酸痛的肩膀,隐约听到谢小天和谢小迪在小声讨论着什么:
“哥,这一路多没意思啊,我们不如拐个弯去镜湖镇一趟吧!我好久没去了!”

“去哪里干什么?”

“马上不就是千灯节了嘛,一定很热闹。”

“千灯节?这种节日有什么稀奇的……等下!我明白了!谢小迪!你是不是知道这次轮到灵洄峰主管千灯节,迫不及待想去看那个什么灵洄峰大师兄吧!”

“是又怎么样!我就是想看看帅哥不行吗!”

“想什么呢!我们和灵洄峰可是几百年死对头了!再说了看帅哥你看我不行吗!”

“看你和照镜子有什么区别!”

“停一下!”王源及时出声打断了他们俩的斗嘴,因为他突然出声,声音又响,一时间把兄妹二人吓得齐齐看向他。

王源顾不得解释自己的唐突,一个可能性在他脑海里逐渐成型,他急切地问道:“你刚刚是说灵洄峰?那王俊凯也会去吗?”

这兄妹二人看看彼此又看回他,齐声说出了一句让他意想不到的话:

“王俊凯是谁?”


【11】

-------------------------------------------------------------------------

我我我我我我……

我没弃!没弃!

打我吧!

哇!


评论(10)
热度(123)

© 废话多 | Powered by LOFTER